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佛山治超办承认粗暴执法并道歉 打人民警被拘

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岑耀斌 张闻 摄

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岑耀斌 张闻 摄

  打人民警被拘留10日并罚款500元,另一民警被关禁闭7天,现场负责人被免职

  羊城晚报讯 记者黄晓晴报道:佛山各部门联合执法“治超”,最终司机却躺在病床上吐痰带血,官方当时否认“暴力执法”,没想到却被无线视频“出卖”(详见羊城晚报3月22日报道)。22日下午,佛山市治超办主任、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骆健庭只身出现在情况通报现场,称当时“确实是粗暴执法”。

  骆健庭代表佛山市治超办通报称,3月20日下午,佛山市治超执法人员依法在佛山一环官窑路段设卡治理超载行为。下午1时许,执法人员示意当事司机岑某驾驶的货车停车接受检查,岑某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冲卡并加速绕行避检。执法人员追行约3公里,将货车截停后,有关执法人员上前阻止司机逃逸时,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个别执法人员对当事司机实施了踢打行为。经医院诊断,该司机软组织受伤。

  对于执法人员的违法行为,公安机关、交通部门迅速介入调查取证。经核实:民警杨某踢打当事司机,公安机关依法决定给予杨某治安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民警曾某执法行为失当,公安机关依法决定给予曾某禁闭7日处理。

  通报称,岑永新作为现场负责人,未对现场违法行为进行及时纠正,未及时向上级反映现场的真实情况,经研究决定:免去岑永新佛山市交通运输局综合行政执法局第二大队副大队长职务。此前,交通、交警两个部门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时,岑永新表示,事发时他在现场,但车辆被拦截之后,他在侧面维持交通秩序,货车车头位置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没有看到。

  骆健庭表示,22日上午,佛山市治超办已及时慰问了当事司机;同时,他也明确表示,对司机超限冲卡行为将会依法依规处理。

  记者从车主梁小姐处了解到,目前执法部门已经向涉事司机下发罚款通知书,决定对其罚款7000元。

  骆健庭最后称,佛山市治超办有关人员在3月21日下午回应媒体时,在对事件调查不足的情况下,仓促应对媒体,以致与事实存在出入,造成在社会上的不良影响,“在此,我代表市治超办向社会各界真诚道歉并改正。”

  是否会向司机赔偿医药费?骆健庭回应称,虽然司机存在超限冲卡行为,但其因粗暴执法而造成的损伤,政府将“该赔就赔”。

  官方答问

  治超工作不会减弱

  22日下午,佛山市治超办主任、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骆健庭向媒体通报了情况,之后,多家媒体的记者围着骆健庭进行询问。

  治超只有加强不会减弱

  事发路段的超载治理点设置是否合理,事件是否会促使以后的治超检查更为严格?骆健庭回应称,整条佛山一环路段是省里批准的流动治超路段,当日的超载治理点设置是合理的;而今后的佛山治超工作“只有加强,不会减弱”,因治超是制造业城市佛山的实际需求。

  尽快查清硬盘损坏真相

  被打的司机说,事发时他曾指着货车大喊:“我车内有摄像头,有本事你们打死我吧。”21日下午5时左右,车主梁女士等人与公安部门有关人员一同前往查看涉事车辆,发现车内记录视频的硬盘还在原位,但已不能像往常一样“自动弹出”,而后在公安部门读取硬盘内容时,也无法正常读出,“硬盘已经被损坏”。为什么事发后车内记录视频的硬盘会损坏?骆健庭回应说,据初步了解,接到报警后,公安机关已经将硬盘拿走调查取证,“我们会加快加紧,本着实事求是、不偏袒的原则,尽快查清事实真相。”

  对于驾车追缉含糊其辞

  《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规定:除交通违法行为人驾车逃跑后可能对公共安全和他人生命安全有严重威胁以外,交通警察不得驾驶机动车追缉,可采取记下车号,事后追究法律责任,或者通知前方执勤交通警察堵截等方法进行处理。但是,根据视频显示,当天佛山市治超执法人员存在追车行为。这是否符合规定?对此,骆健庭的回答含糊其辞,只说佛山的治超工作是十分慎重的,且每年上级部门都会对治超工作进行检查。

  司机说法

  车速快未能当场停

  没有加速逃跑

  是下坡路停不了车

  记者(以下简称“记”):他们说你看到车就跑掉了,请问是否有这回事?

  岑耀斌(以下简称“岑”):没有,我当时就看到斜坡那里有一辆路政车,他追上来,示意让我停车。因为我当时下着斜坡,我考虑车速当时都有60—70公里左右,所以就没有当场停,后来下了坡,到了安全地方我再靠右停车的。

  记:但是视频上显示你在不断地变换车道?

  岑:是执法车从左边靠过来,(停不了车)我只好往右变换车道,而且右边又有一辆大货车,我怎么敢停?

  记:当真没有加速?

  岑:本来下坡时汽车就有加速度的,何况我在上坡时又加了速。

  确实是超载了

  该怎么罚就怎么罚

  记:你当时有没有超载?

  岑:应该有超载,我那个时候是有超载的。交通规则要怎么罚就怎么罚啦。

  一下车就被打

  看视频就最清楚了

  记:你被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岑:一下车我刚关门,他们几个就冲上来,像“烂仔”一样,我都搞不清楚他们是不是真的执法队伍。打得头、肚。周身都痛,一脚就踢在我的肚子上,像打功夫一样,还用脚踩着我的下巴,医生说软组织受损。

  记:当时你有没有跟他们说什么?

  岑:我当时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是这样执法的?这样打我,你们是什么人啊?我又不是偷,又不是抢,又不是杀人放火。但他们都不理,反正就是打我。

  记:是路政的人打你还是特警、交警、路政一起打你?

  岑:三种都有,打得我头都晕了,看视频最清楚了,我都不敢挣扎。如果没有视频,他们怎么说我都可以啦。

  诉求不算过分

  要道歉要赔医药费

  记:你还有哪些诉求?

  岑:希望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起码打我那几个要亲自道歉,医药费也肯定要他们承担,也希望那两个死咬住没打我的领导,别在执法队伍做了。

  亲属诉求

  转院再作具体检查

  3月22日,记者从佛山市南海区官窑医院获悉,司机的身体目前已无大碍,但其亲属要求转院再查。至发稿时,官方尚未向被殴司机道歉。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