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广东五华饮水工程建成一月即荒废 镇村互相指责

五华安流镇福岭村3000多村民饮水难至今未解 ◎村官称是设计问题,镇水管所指村里管理不力

五华安流镇福岭村3000多村民饮水难至今未解 ◎村官称是设计问题,镇水管所指村里管理不力

由于安全饮水工程荒置,私人供水缺乏保障,福岭村几乎每家都买了蓄水罐,以防万一。

由于安全饮水工程荒置,私人供水缺乏保障,福岭村几乎每家都买了蓄水罐,以防万一。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 胡新科) 根据广东省农田水利建设相关规划,全省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于2012年底全面完成,受惠人口1645.5万。然而,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广东五华县安流镇发现,该镇福岭村2009年竣工的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成之后只使用了一个月,蓄水池便没了水。

  “国家花了上百万元帮我们建安全饮水工程,现在却只能看不能用。”福岭村村民张建伟(化名)说。

  村民

  水管还没装好

  水池便已干涸

  福岭村有村民5000余人。该村党支部书记张旭增说,长期以来,大部分村民饮水主要依靠由私人老板投资的蓄水池,其过滤、消毒等环节很不规范。“私人蓄水池平时没有人管理,老板只负责把水从远处抽到村里,每隔半年或一年收一次水费。”张旭增说,目前全村共有5个私人蓄水池,水价为每立方米1.8元。村民张华(化名)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私人蓄水池的水有很大异味,下雨时还会混着大量泥沙。”

  2009年初,安流镇申请到连片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资金,文葵、福岭等4个村庄被纳入建设范围。当年,工程竣工并通过验收。根据设计方案,安流镇连片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水源地为七丈礤水库,取水点是水库下游2公里的泥圳,文葵村和福岭村采用同一条取水线路。

  然而,让福岭村民没想到的是,许多人还没等安装好水管,饮水工程蓄水池里便没水了。一村民说,只有住在蓄水池附近的1000余名村民“有幸”用到了饮水工程蓄水池里的水,“但很快也没了水。”张华说,现在他家有两条水管,一条接私人蓄水池,一条接饮水安全工程蓄水池,“接饮水工程那条3年多没流过一滴水。”

  在村民的带领下,南方农村报记者找到了位于福岭村附近小山上的一座蓄水池。记者顺着锈迹斑斑的梯子进入池内,发现里面已基本干涸,只有阴凉处有些许潮湿的泥土。“这就是国家花大价钱帮我们建的饮水工程,在这荒着,让人心疼。”一位50多岁的村民说。

  水管所

  村里不收费用

  维护工程无钱

  谈起饮水安全工程蓄水池遭荒废的原因,张旭增认为问题出在工程设计上。他说,福岭村被列入饮水工程受惠范围的村民有3000多人,可安装的总水管口径只有4寸(约13厘米),“水管不够粗,还在我们村前面为文葵村设置了一个取水点,水根本就过不来。”

  “福岭村饮水工程被荒置的情况,我门今年才知道。”安流镇水管所所长古学宏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不过,他认为,饮水工程供水出现问题,主要原因是福岭村没有向村民收取管理费,无法对工程进行维护。古学宏说,由于文葵村和福岭村使用同一条取水线路,管道需要经常疏通,这部分资金主要靠向村民收取。

  对于水管所负责人的答复,张旭增并不认同,“连水都还没用到,怎么向村民收取管理费?”

  五华县水务局农水股股长邹佐宏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安流镇连片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是以该镇镇政府为建设法人,工程竣工后,镇政府将工程移交给各村委会管理。“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是非营利性项目,但村委会作为管理主体,可以根据实际用水量向村民收取管理费,用以维护工程。”邹佐宏认为,福岭村的问题有些特殊,“未消费先收费,村民确实很难同意。”邹佐宏说,对于福岭村饮水工程,安流镇政府应当履行监管职能。

  镇政府

  地方资金有限

  设计标准较低

  除了工程设施遭荒废之外,在张旭增看来,该村安全饮水工程面临的另一大难题是难以实现全村覆盖。“村里纳入安全饮水工程的只有3000多人,剩下的2000多人同样缺水,怎么办?镇政府只说让我们自己协调。”他说,“文葵村的水也不够用,4000余名村民只有约1000人被纳入了饮水安全工程。”

  根据相关文件,农村饮水困难居民指居住点到取水点的水平距离大于500米或垂直高差超过50米以上的缺水村民。而在实际执行中,让谁喝,不让谁喝,成了让村干部们头痛的问题。一些没有被纳入安全饮水工程范围的村民,也将水管接到了工程设施上,导致取水量超出设计标准。

  邹佐宏说,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资金由中央预算内投资、省级财政补助资金、地方自筹资金组成。中央、省资金按照纳入项目的饮水人数划拨,“以福岭村饮水工程资金为例,中央下拨了52.76万元,省下拨52.32万元,不足部分由市、县乃至镇政府配套。”他认为,由于申报项目有明确的条件限定,不可能把所有村民都纳入到工程受惠范围内,只能先解决饮水较困难的群体,“由于设计标准是按照覆盖人口确定的,一旦有未被纳入饮水工程的村民也从中取水,同样会导致水量减少。”

  安流镇副镇长古爱常则表示,该镇属于贫困地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地方自筹资金有限,所以工程设计标准较低,“文葵村和福岭村两村共万余村民,都不同程度存在饮水困难,而如果按照供水人口一万人申报项目,根本批不下来。”

  “要想解决福岭村村民饮水困难问题,只能等以后国家再有惠农资金拨下来。”古爱常表示,镇政府目前只能协调两村,将水量适当分配,共同出资维修设施。

  张旭增及几位村干部则在盘算着,实在没办法,就发动村民集资,铺设一条独立的取水管道。“初步算下来要80万左右,难度很大。”他说。

  昨日下午,南方农村报记者致电安流镇相关官员和张旭增,对方表示,福岭村饮水工程问题尚未解决,“蓄水池还是干的。”

  ■ 记者手记

  干涸水池示范了什么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