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湖北男子绑架高校工程师致死潜逃17年后被抓

张桂花老师始终保留着丈夫苏明秋当年的工作证。本报特派记者熊波 摄

张桂花老师始终保留着丈夫苏明秋当年的工作证。本报特派记者熊波 摄

每当看到与丈夫的结婚照,张桂花老师便会伤心不已。本报特派记者熊波 摄

每当看到与丈夫的结婚照,张桂花老师便会伤心不已。本报特派记者熊波 摄

  本报特派记者张勇军 发自崇阳县

  1995年,原武汉汽车工业大学高级工程师、基建处长苏明秋被绑架,31天后其尸体在崇阳县煤坑里发现;17年后,潜逃东北的作案者终于落网,本报特派记者全程直击庭审——

  一起简单的经济纠纷,却以一场血腥的结局收尾。

  昨天下午3点,咸宁市崇阳县人民法院。因绑架原武汉汽车工业大学(现武汉理工大学)高级工程师、基建处长苏明秋致死,崇阳籍嫌疑人廖宗世化名潜逃东北17年后最终落网,站到了法庭的被告席上。

  1995年12月,就在苏明秋失踪的31天后,武汉晚报曾连续独家报道该案,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该案当时被称为“中国高校绑架第一案”,震惊了全国。

  嫌犯潜逃17年

  乡音变成东北腔

  昨天下午3点15分,法官、检察官、律师、家属、旁听者均已落座。众人等候了约10分钟后,门“吱呀”一声,一个中年人在法警的押解下走了进来。

  他就是嫌疑人廖宗世,梳着分头,中等个子,身穿橙色马甲,面色白皙。潜逃17年的折磨,似乎并未在他的脸上有所体现。

  从进门到被告席约6米距离。他朝旁听席瞄了一眼,认出了旁听席上的家属。他抬起右手挠着脑袋,作无视状径直走向被告席。

  当法官问起他的籍贯时,在外太久的他有些错乱,“大源乡……”实际上,原先的大源乡早已改名为金塘镇。原本难懂的崇阳口音,在廖宗世的嘴里已变成东北腔普通话。

  “有个细节我要说明一下,当天我并不想绑架他,我还暗示要他走。”在检察官宣读完起诉书后,廖宗世指着坐在一旁的死者妻子张桂花说,“我认识她。”此时,廖宗世弯下腰,朝张桂花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很后悔,向你们说声对不起。”

  在持续一个半小时的庭审过程中,廖宗世对检方指控的基本事实,并无异议。他3次面对受害人鞠躬致歉。他称,他劫持苏明秋只想要钱,并不想要命。

  检方指控

  因经济纠纷起歹心

  被绑高工窒息死亡

  检察机关起诉称:1991年至1995年间,廖宗世以崇阳县大源乡(现金塘镇)竹制品厂负责人的名义,与当时的武汉汽车工业大学基建处陆续签订了批量承建木制门窗合同。

  1995年7月,最后结算时,廖宗世与该校基建处发生经济纠纷,遂准备劫持该处处长苏明秋。1995年10月27日上午,廖宗世之兄廖宗启(在逃),到崇阳县将廖祖水(已判刑)、叶志侯(在逃),邀到武汉汽车工业大学,并准备了麻袋、绳子等作案工具,廖宗世让其妹妹廖伍凤(已判刑)邀约廖志明(在逃)来帮助作案。

  当晚8点许,苏明秋被诱骗至廖宗世在校内的木工棚内。进房后,廖宗启等人将苏的手脚用绳子捆绑,并用毛巾将其嘴巴封堵,装入麻袋,抬到由廖宗启事先准备好的小客车上。

  同时,廖宗世将一封告知校方的信件交给廖伍凤,信中写有“苏明秋已被劫走,要求校方付货款” 等内容。

  当晚,廖宗世、廖宗启等人挟持苏明秋驶往崇阳县大源乡界上村,导致苏明秋窒息死亡。

  次日,廖伍凤将信件送到武汉汽车工业大学。校方当日报案。崇阳县司法机关派人到大源乡解救人质,廖宗世提出要校方付货款等18万元,并隐瞒苏明秋已死的事实,将苏明秋的尸体掩埋于一处废弃煤井,同廖宗启等人潜逃。

  嫌犯自辩

  哥哥策划绑架

  自己没有动手

  “绑架苏明秋的主意是廖宗启提出来的。”廖宗世在接受公诉人当庭询问时称:学校欠他的钱,但他和苏明秋没有个人恩怨。

  廖宗世自辩称,竹制品厂是他和哥哥两个人的厂,因学校不及时支付货款,导致很多材料供货商上门找他要债。这让他和廖宗启都很气愤。

  廖宗启提出了“绑架苏明秋,就不怕学校不付货款”的想法。随后,廖宗启回到了老家邀约了村里人和亲属帮忙。

  “我并不想绑架他,实际上我把苏明秋喊到工棚时,我还要苏明秋和张桂花两个人离开。”廖宗世称,张桂花离开工棚,是他送出门的。可苏明秋坚持留在工棚。他辩称,绑架苏明秋,甚至有人殴打苏明秋,他并未亲自参与。

  对于廖宗世的自辩细节,张桂花提出了质疑。她认为,首先,廖宗世并无证据证明学校欠他货款;第二,当晚并非由廖宗世送她出工棚;第三,廖宗启目前仍未到案,廖宗世的自辩有推脱之嫌。

  择日宣判

  家属索赔45万余元

  原、被告双方正协商调解

  “在本案中,廖宗世的错误行为,不仅毁掉了苏明秋的家庭,也毁掉了自己的家庭。”在庭审最后陈述阶段,廖宗世的代理律师表示,她代表廖宗世对苏明秋家人表达歉意,并提出愿尽自己所能,对苏明秋家庭作出一定的补偿。

  记者了解到,苏明秋的家人已向法庭提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求,算上精神损失等赔偿,其索赔数额约为45万元。

  昨天下午,原、被告双方在法庭的支持下调解,但尚无结果。张桂花说,丈夫突然离去,让这个家庭遭受了灾难。婆婆老年丧子,经受不住打击去世。她认为,金钱无法弥补她对丈夫的思念,也无法弥补对家人的伤害,她希望嫌疑人得到法律的严惩。

  廖宗世一直在沈阳租房居住,可能并无多少财产。原告代理律师表示,受害人家庭最终是否接受法庭调解,须看被告是否有诚意。

  此案将择日宣判。

  追问1

  追问2追问3追问4

  随着廖宗世的到案,原武汉汽车工业大学高级工程师、基建处长苏明秋被绑架致死案,已基本明朗。然而,此案仍有一些疑团待解,人们不得不追问。

  苏明秋已遇害,但廖宗世为何敢现身与警方讨价还价?

  据本报当年的报道:就在苏明秋已经遇害后的一个月内,狡猾多端的廖宗世还多次露面讨价还价索要赎金,当地警方并未采取措施将其抓捕,最终导致其潜逃17年。

  记者了解到,当时,身无分文的廖宗世,最终要到了2000元钱作路费,从江西转道湖南,最后北上潜逃到了沈阳。

  当时的崇阳县政法机关,若能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此案也许不会拖至今天。

  追问2

  他如何买到新身份潜逃17年?

  记者深入了解此案时,获得一个颇有意思的细节。

  2004年,远在沈阳的廖宗世夫妇,花钱在吉林省购买了2个新户口,地址为“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廖宗世化名为卢应保,妻子卢九花化名为卢卫红。

  2012年9月28日,在沈阳做古玩生意的廖宗世夫妇,在当地警方实施的“清网行动”中落网。

  他的新身份是如何买到的?在获取新身份以前,他有无被“追逃”?

  追问3

  其他嫌疑人在逃,廖宗世是主犯,还是从犯?

  从廖宗世交代的材料看,苏明秋绑架致死案,基本由其哥哥廖宗启策划实施。这一说法不免让死者家属质疑有推脱之嫌。

  因主要嫌疑人廖宗启等人目前仍然在逃,兄弟俩到底由谁策划的这起绑架案,到底谁是主犯、谁是从犯?

  追问4

  债务纠纷引发绑架,到底涉嫌“非法拘禁罪”,还是“绑架勒索罪”?

  此案中,当地司法机关认为,因廖宗世与校方存在经济债务纠纷,廖绑架苏明秋实为要回自己的债务。按从轻、从旧原则,廖宗世涉嫌的罪名为“非法拘禁罪”。

  对这一定性,受害人家属提出异议,认为首先要证明校方到底欠不欠廖宗世的钱,其次还要证明校方到底欠多少钱?如果廖宗世索要的“债务”根本不存在,或索要的数额超出了欠债数额,那么就涉嫌绑架勒索罪。

  多名涉案人员证词串起绑架案全过程——

  苏明秋生命的最后5小时

  1995年12月,本报报道了苏明秋被绑架致死的“中国高校绑架第一案”,因嫌疑人潜逃,诸多谜底无法揭开。

  昨天,在检察机关向法庭举证的过程中,通过多方证词,较为清晰、详细地勾勒出了被害人苏明秋生命的最后5小时。

  1995年10月27日晚8点——

  苏明秋落入圈套

  1995年10月27日,周六,晚8点左右。张桂花清晰地记得,她和丈夫吃完晚饭到校园里散步。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