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广东阳春官员遭举报婚外生双胞胎 拒做亲子鉴定

广东阳春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何某亮第一次与两个孩子联系时称他们为二兄弟。

广东阳春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何某亮第一次与两个孩子联系时称他们为二兄弟。

何某亮发短信说孩子是“野种”,激怒了李梅,李梅把何某亮告上法庭,要求支付抚养费。随后,达成和解,何答应每年各给每个小孩1.65万元后,李梅从法院撤诉.

  何某亮发短信说孩子是“野种”,激怒了李梅,李梅把何某亮告上法庭,要求支付抚养费。随后,达成和解,何答应每年各给每个小孩1.65万元后,李梅从法院撤诉.

  南方农村报讯  近日,有人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反映广东阳春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何某亮婚外与一女子育有两个小孩,涉嫌违反计生法规。南方农村报记者调查后发现,举报何某亮的网帖出现已有半年。3月14日,何某亮告诉记者,他没有超生,并已向阳春市纪委说明了相关情况。

  生下孖仔不像父

  3月14日,记者辗转找到网帖中所称为何某亮生子的女子李梅(化名)。李梅说,去年7月,她也曾向阳春市纪委反映何某亮与其在婚外生有两个小孩,但何一直拒绝支付抚养费等问题,“到现在纪委也没(就处理)给答复。”

  李梅介绍,她与何某亮的妻子韩秀(化名)是高中室友,“那时韩秀时常带着何某亮到我家打扑克,我因此与何某亮认识。”李梅说,在交往过程中,何某亮对其产生了好感。后来,韩秀和何某亮结了婚,并生有一个小孩。1994年6月,李梅也领了结婚证。“一直对我有好感的何某亮不相信这是事实,他来到我的单位宿舍。”李梅说,“看到结婚证,何某亮有点伤心,也不甘心。随后,他与我发生了关系。”一个月后,李梅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我就知道孩子是何某亮的。”李梅告诉记者。次年年初,李梅生下双胞胎男孩。

  “随着小孩逐渐长大,我老公越来越觉得小孩不像他。”李梅说,随着外面风言风语多了起来,老公最终与她离婚。离婚后的李梅,靠每月1000多元收入抚养着两个小孩。“生活虽然艰辛,但我并未向何某亮要小孩的抚养费。”李梅告诉记者,其间她曾告诉何某亮两个小孩是他的,何某亮则说会把两个小孩当自己的孩子一样。

  起诉索要抚养费

  2010年,李梅以供小孩读书、生活困难为由,要求何某亮支付生活抚养费。李梅向记者提供了两张银行卡和对应卡号的交易明细。两张卡户名均为何某亮,存款金额均为5000元。李梅表示,这是2010年和2011年何某亮向她支付的部分抚养费。

  2012年夏,李梅的两个小孩考上大学后,其生活压力陡增。因何某亮拒绝继续支付抚养费,2012年7月,李梅到阳春市纪委实名举报何某亮在婚外生有两孩的问题。李梅称,两个月后,何某亮约她谈了一次。在李梅提供的一段录音中,记者听到一男子说:“你说是我的仔我都认,我的仔,我的人。”李梅说,说话男子即为何某亮。此次谈话后,何某亮给每个孩子支付了5000元,之后再给每个小孩追加了2000元,并为两个人各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然而,围绕小孩的抚养费问题,李梅与何某亮的矛盾并未就此了结。李梅向记者展示的一条短信显示:“利用人的爱心来勒索人,可耻!以后不要再拿你那些野种来说啦。”经与何某亮所在单位有关人员核对,发信号码为何某亮常用手机号。李梅说,“何某亮怎么能骂自己的孩子为野种呢?”

  而在李梅提供的一条由何某亮手机发给她两个儿子的短信中,何某亮则说:“我第一次见到你二(两)兄弟就很喜欢,曾向你妈表态我一定会象(像)(对)自己的儿子一样支持你们……今后我和你们直接商量事情……”

  2012年12月,李梅将何某亮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小孩的生活抚养费。2013年1月17日,阳春市人民法院受理此案。2月22日,李梅与何某亮在庭外达成了和解,并签订了一份协议书。

  协议书显示,在李梅两个儿子读大学期间,何某亮向两个孩子每人每年支付16500元,理由是为了帮助其完成学业。随后,李梅撤诉。

  亲子鉴定遭拒绝

  3月15日,阳春市纪委副书记谢维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阳春市纪委去年7月接到李梅对何某亮的举报材料,并登记在案,作为一般信访件交由纪检二室负责办理。谢维光说,当时适逢“三打”时期,纪委工作压力非常大,所以暂时把李梅对何某亮的举报放在了一边。 

  去年11月,谢维光直接约谈了何某亮。他告诉记者,从何某亮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跟(李梅)投诉的内容基本一致。”谢维光同时表示,“我们考虑对李梅的孩子和何某亮做亲子鉴定,但要到广州的医院才能做。”

  谢维光说,后来,他们了解到此案正在走司法程序,“我们要求何某亮及时告知司法处理结果,再跟进处理。”对于李梅已经撤诉,谢维光表示:“纪委不知道,现在我们(对这个事情)还没有深入调查。”他告诉记者,对李梅举报何某亮的问题,阳春市纪委将继续跟进调查。

  3月15日,记者试图找何某亮了解相关情况,但一直未见其人,打电话也未通。记者随后找到阳春市委统战部陈部长,陈部长打通了何某亮的电话。在电话中,何某亮否认超生,称与李梅曾在年轻时有过恋情,但“故事十分复杂,电话里说不清”。至于此前给予李梅两个儿子的钱,他表示,那不是抚养费,而是因李梅家生活困难,孩子学费不够用,才出钱资助,且与李梅向法院告他一事“没有任何关系”。对于亲子鉴定问题,何某亮表示,只有李梅前夫先做了鉴定,“证明两个儿子不是他的,并将结果向社会公布后,我才可能会去做亲子鉴定。”

  南方农村报记者希望与何某亮见面约谈,他表示其在外地出差,近期无法与南方农村报记者见面。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