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媒体解读环保部长反对票:替全国性怨气背黑锅

  观察者网3月20日发表文章:投“反对票”并不是最难的

  全国“两会”已闭幕三天,“反对票”事件仍被部分网络舆论津津乐道。除去1988年的那次全国“两会”和三峡工程建设全国人大代表投票表决,历次全国“两会”的反对票数这一次最多。

  本次“反对票”事件有四名连任部长“中枪”:住建部长姜伟新吃181张反对票,环保部长周生贤吃171张反对票,央行行长周小川吃158张反对票,教育部长袁贵仁吃135张反对票。

  四位连任部长所对应的分别是当下中国社会最突出的四大难题:房价过高、空气不洁、股市不振和教育失公。

  至于新一届全国人大环资委,所吃反对票更是多达850张。如果单凭反对票之多,仿佛中国的空气不洁就是环资委全体成员在造孽。

  同样被反对票所困的还有“两高”的述职报告。最高法吃反对票605张,最高检吃反对票485张。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作正面解读者,纷纷撰文称赞此乃民主政治在中国的又一进步标志。其理由,不外乎拿人大代表独立自主意识进一步觉醒作发散性解读。这类解读不能说不对,但视野偏小。

  作反面解读者,则抱定幸灾乐祸之心态,仿佛一夜间中国出现了“反对党”。这类解读只能说明反体制反惯了的少数人,在政治上的幼稚。“错把纳米当大米”。

  冷静看待反对票的声音依然占大多数。这是理性、建设性思绪在面对各种“中国困扰”时渐生渐长的最新例证。就这一大多数人的声音,笔者尤其欣赏再度当选重庆市市长的黄奇帆的直言不讳:最高法只对中央政府本级的法制工作进行管理,如果把全中国法院的问题都交给高院来背,这就是黑锅。

  黄奇帆的直言要点如下:“最高法其实只对本届中央政府的法制工作在做管理。各级地方法院都是各级人大、各级地方自己的;从业务上来说,不少案件并未由最高法院复核,但由于媒体报道,这些地方性案件经常会成为全国关注的热点事件,例如河北“聂树斌案”;按照宪法规定,最高法和最高检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地方各级法院和检察院对本级人大负责;最高法对地方法院虽有监督权,但地方各级法院并不对上级法院负责。

  回头再议四位连任部长的反对票,情形同样如此。以环保部长周生贤为例,他本人包括背后的环保部乃至新一届全国人大环资委,同样在替空气不洁的全国性怨气背黑锅。

  环境问题在中国的确很严重,民众要求还我青山绿水的呼声并没有错。但环境问题说到底是个发展“副产品”。只能尽量减少副作用而不可能根绝副作用。如果要根绝,只能停止发展,并将已经运行的产生污染的工厂和矿山统统关闭。这有可能吗?

  就总体进程言,整个国家已步入工业化中级阶段。就地区差异言,中西部的广大县域,才刚刚步入工业化的初级阶段,甚至少数县域连初级阶段的门槛尚未迈入。而越是工业化初级阶段,对环境造成的污染比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更甚,这是全球共识。这就是远比环境污染更头痛的国情困惑,只能由13.5亿国人共同面对,而不仅仅一味的责怪环保部长治污不力。

  发展与环境的困惑,本质上呈现为两对突出矛盾:一是温饱与小康的冲突;二是两者如何兼顾的矛盾。就前一个矛盾,显然温饱比小康更显迫切;就后一个矛盾,对比西方发达国家百年工业化历程,不能说中国政府做得很好,但至少从现有资料分析,不比它们做得要差。

  于是,一个看上去近乎残酷的结论由然而生,那就是,脱离现实国情,一味要求中西部广大县域一步登天直接进入工业化高级阶段,既不现实也不厚道,绝无可能!

  所以,一方面,舆论敦促政府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抓紧治污很有必要;另一方面,我们每个人都得放平心态,共同面对齐心治理环境污染造成的各种危害。

  在这方面,习近平总书记的态度值得重视。

  3月6日,习近平看望全国政协科技界委员并参加他们的联组讨论,有个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当着习近平的面,朗诵了一首《沁园春.霾》,习近平不怒、不温、不火,就势谈了他的个人看法:在问题面前急不得,用生活的淡定去面对这些问题。小时候在北京,那个时候其实沙尘也很大,戴着口罩骑车去上学。到学校之后,口罩上都是厚厚的黄沙子。到了冬天,加上煤烟气,情况就更遭了,那个时候没有PM2.5,但是有PM250。老的问题解决了,我们还要面对新的问题,其实老的问题和新的问题,在中国社会里面同时存在的。

  人人都希望呼吸清新空气,人人都有权要求喝上干净的饮用水,人人都渴望吃上放心食品。这些要求每一个都合情合理。为此鼓与呼无疑绝对“政治正确”。由此,呼吁者足以占据道德良心的制高点。可是,网友也需要同样看到并有能力分辨一种病态的现象,那就是,在网上鼓动宁要青山绿水,不要带血GDP的大V们,往往是环境污染的主要制造者。他们通常开着大排量的坐骑,家里开着大功率空调,出入高档宴席……他们的奢糜生活方式,每天所排放的有毒尾气、有害气体至少是广大农民工和基层一线劳动者的数十倍甚至数百倍。如果百姓甘心由这样的人替百姓代言,那真是……

  环境问题对于中国是个发展中的问题。既然是发展中的问题,就没有必须对其过度“政治化”,更不可动辄拿体制当原罪痛批。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用生活的淡定去面对这些短期内不可能根本改观的问题,是我们理当拥有的世处哲学和生活态度。

  此外,有时间、有精力在网上持续表达“环境不满”的网友,往往是生活遇境相对优育的有车一族。那么这些网友能否从自身做起每周少开一天车呢?而正准备购车者,能否尽量购买节能环保电动车呢?全国每年新增私家车1700万辆,上海每年实际新增私家车30万辆(三分之二上外地牌),许多人本无买车必要甚至不惜贷款举债买车,只为图个虚荣心的“周边平衡”而已,倘若这样的势头继续发展下去。再怎么治污,灰霾天气只能越来越甚。

  人人希望改变现状,因而人人高喊改革。可改革一旦当真了,而且可能会影响到个人的切身利益,态度就立即180度大转弯,由主张改革到反对改革。譬如铁道部不分拆,人人高喊必须拆分。可一旦真拆分了,闻火车票可能会涨价,骂骂咧咧的还是这批人。化解中国的各种矛盾和纠结,如果人们继续抱定不肯牺牲自我只能牺牲别人的极端利已心态,老实讲,中国的任何矛盾都无法化开。

(原标题:鲁宁:投“反对票”并不是最难的)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