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媒体称四川百亿富豪疑洗钱被警方控制

  本报讯(记者 张建 成都报道)  多年来苦心经营、意图转型成为跨国矿业集团和能源大鳄的四川汉龙集团(下称“汉龙系”),这次却走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而与往昔动辄因数十、数百亿跨国并购而频频高调亮相相比,是次意外的媒体曝光或将决定着这艘资本大船的未来。

  3月20日,坊间传闻的“汉龙系”掌舵人刘汉在京被控制一事被媒体曝光。消息称,刘及其前妻在北京两会后期被警方“控制”,具体原因及状态不明。

  当日,其所控金路集团也突发公告,称自开市起进行临时停牌。其兄弟公司宏达股份也受此波及,股价一度大幅下挫4.64%。

  “很久没见过刘老板了,确实没想到会出事。”数位接近四川汉龙集团的资本人士在获悉刘汉“出事”的消息都颇为惊讶。作为四川最富神秘的超级富豪,刘汉鲜有出现在公众场合,但却被当地业界公认为最有能量的富商。从非洲铀矿,到澳洲钼矿,再到喀麦隆铁矿,短短三年多时间,其迅速完成了一个资本大佬到矿业能源大佬的角色转变。这远非他人所能及。

  不过,企业的跳跃式往往发展隐含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灰暗地带。以期货起家、娴熟于资本运作的刘汉同样也不例外。据接近四川汉龙集团知情人士透露,刘此番被控或缘于澳门赌场案件,但具体细节不明,尚待警方查实披露。而市场人士猜测,这很可能是涉及债务或者地下钱庄的洗钱问题。

  对此,四川汉龙集团方面未予证实。当日晚,金路集团则发布公告称,目前尚未收到公司董事长被控制的相关消息,也未能电话联系上董事长刘汉,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被传疑涉“澳门赌场”洗钱案?

  在资本业界人士看来,刘汉有着不同于一般商人的能量。

  “为人很豪爽,做事干净利落,别人拜托的事,很快就能解决,所以很吃得开。”四川某与其有过接触的资本人士如此评价。在他看来,正是刘汉这种待人江湖义气和办事干脆高效的风格,使其事业拓展上的公关能力极强。

  不过,与大多数中国富商一样,刘也秉持低调,几乎未接受过任何媒体采访,即便是其“汉龙系”的中层高管也很难得见真容,每年为数不多的现身则仅在公司新春年会上。这使得刘披上了许多神秘色彩。外界的传闻纷繁不一。

  为刘汉本人公开证实的是,其起家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四川广汉建材和成品油贸易。90年代中期,国内钢材现货和期货价格出现较大落差,刘伺机大肆收购的数万吨成钢、重钢的库存钢材,拿到期货市场沽空,一举获利近亿元,跻身亿元富豪。

  此后的1997年,刘在绵阳正式注册成立汉龙集团,并开始由资本投资转向实业。投资领域包括电力、水利、交通、地产、教育等。与此同时,其堂兄刘沧龙掌舵的资源化工产业也开始迅速发展,并最终上市成为宏达股份,而通过数年的运作,二人已分别交叉控制金路集团和宏达股份。

  2007年后,刘汉再次谋划转型,并在两年后发力矿业开发领域。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汉龙集团收购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和美国通用钼业公司,成为当时中国民企在澳洲最大收购项目,拥有了世界第一的钼矿资源;2010年,汉龙集团完成对非洲纳米比亚境内Marenica公司铀矿项目的收购,成为中国首次进军铀矿市场的民企;2012年,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谈判,汉龙集团完成了对非洲喀麦隆境内的Sundance公司战略收购,因后者占据世界第三大未开发的铁矿石产区,此次收购也使得汉龙成为继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之后的全球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在刘汉大肆进行海外矿业投资的同时,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工商银行等国有大行都充当了融资后盾。

  但过多资本的运作,仍让“汉龙系”资金来源备显迷离。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除了海外矿业投资外,汉龙还巨额投资太阳能光伏产业和国内资源开发产业。其中,其旗下四川中汉太阳能仅在成都双流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的太阳能聚光光伏发电装备制造产业基地项目,投资就达76亿元,是世界上最大的聚光光伏产业园区,生产规模200万千瓦,项目达产后,总产值可达200亿。

  前述知情人士称,刘汉此次被控就与资金运作有关,涉及澳门赌场,但具体情况还不明确。

  “涉及赌场,要么就是债务,要么就是地下钱庄的洗钱问题。从目前状况频发的国内富豪澳门博彩案来看,跟跨境资金流动必然有关。”一位资本业内人士如是提示道。对此,记者未获得四川汉龙集团方面证实。

  记者也注意到,去年12月初美国《华尔街日报》曾报道称,中国政府目前已开始加强对澳门蓬勃发展的博彩业以及为高端赌客提供资金支持的博彩中介的监督。其中,涉及内地资金的跨境资金流动有了更多限制。

  “汉龙系”屡遭举报

  不过,在个别资本圈内人士看来,此次刘汉出事也并不意外。“这些年,汉龙外面的资本运作过于猛进,所谓树大招风,自然有许多说不清楚的东西。”前述资本人士说道。

  记者注意到,2010年6月21日,汉龙集团与实际控制人刘汉曾通过四川致中和律师事务所,在华西都市报等成都当地主要报纸,发布了一则严正声明,称其自2009初以来,被不良份子盗用其名发送所谓的“举报材料”,混淆社会视听并对相关人士身心造成恶劣影响。

  这在民营企业实属少见。

  回溯汉龙集团资本运作,刘汉的不少交易的确也遭致诸多举报质疑。

  最为明显当数发生于2005年初黄龙电力的电站倒卖。

  可查资料显示,2005年初,一家名为四川汇日电力公司的外商独资企业,两个月内从刘汉所控黄龙电力以不足5亿元买下天龙湖和金龙潭两座电站,不足一月便以总价约27.32亿元卖予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该交易当时在市场惹来非议,有举报材料称其背后实际操作者为刘汉。据悉,当时有纪委和四川省委相关部门介入,但最终仍不了了之。

  此外,2011年有绵阳地税工作人员曾在天涯论坛发帖举报称,“汉龙系”旗下绵阳当地的相关公司存在偷漏税款行为,金额超过15亿元。该帖列举了汉龙旗下具体相关公司,以及具体的形式。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