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广州白云区贪腐案几乎均与土地和违建有关

  长期以来无序的规划,直接结果就是无序开发、人人违建。在这片违建四起的土地上,各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寻租空间悄然滋生。

  两种基层组织成员——城管和“村官”成为其中的受益团体。高风险伴随着高收益而来,近些年,白云区不断集中爆发的贪腐窝案主角,正是这两大人群。

  白云区法院的一份材料显示,4年间,白云区已有73名“村官”落马,这还是一个不完全的统计数字。

  而本报找到的太和镇消息人士则透露,就在今年1月中旬,太和镇的部分村主任和城管人员由于涉及在京珠高速沿线违建问题上收受利益被移交法办。

  据称涉及的有4条村,由于村里被征地建货运场,合法征地后,获得了留用地指标,而就在留用地上,有幕后老板出资建违建,其中4名村主任分别受贿400万元。

  ●违建房新“业主”

  全副身家,可能一夕之间蒸发

  算是小产权房吧?没有房产证,就跟村民签订了一个购房合同。只有这样的房子我们才买得起啊。对面两三百万元的房子根本不是我们能消费的!”

  春节前,白云区太和镇上。刚刚搬家的李先生正在努力布置他的新房,他的两个邻居,则在毛坯房里督促两拨装修工人赶工。

  13楼,一梯五户,8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20来万元。而就在马路对面的小区,这个面积的房子,价格在十倍左右。

  这是一栋楼高13层的住宅楼,显然突破了“村民自建房三层为合法面积”的规定,与白云区默许的“4层半算合法面积”也相去甚远。住宅楼刚竣工不久,已到了装修的收尾阶段,楼内有一部电梯,直上12楼,再步行一层到顶层13楼。“5楼以上是卖的房子,我们是租的,租金是1000元,一房一厅。”楼下一个外地女孩简单答了新快报记者几个问题。

  由于正逢白云区开展新一轮拆违专项行动,这栋住宅楼的旁边就是正在拆除中的桐林别墅。

  李先生在附近物流园工作三年,终于下定决心花光所有积蓄买了一套没有房产证的违建房做了“业主”,把家人也接到了广州。“算是小产权房吧?没有房产证,就跟村民签订了一个购房合同。只有这样的房子我们才买得起啊。对面两三百万元的房子根本不是我们能消费的!”李先生信心满满地表示,不是没考虑过风险,但自己不怕被拆,他引导着记者从13楼往外看,一眼望去,几乎城中村地带全部都是这样的宅基地房,“要拆就全部都拆,可这得有多大的量啊,要多少年啊”。

  在违建的链条上,像李先生这样的“业主”处在风口浪尖“拆”字当头的链条顶端。他们努力合法地赚钱、辛辛苦苦地积攒,却有可能一夕之间全部化为乌有,他的全副身家,不在国家政策保护范围内。然而,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真有一天拆违会拆到自己头上。

  ●操盘手“村官”

  掌管天价财富,都与土地有关

  其实几乎所有的‘村官’犯罪案件,均与土地的出租、出售及征地补偿有关。此中利益,都是天价。”

  出面跟李先生签订购房合同的村民,是土生土长的太和镇人。他不愿与记者有任何交谈。据李先生称,十多年前,这户村民还是以种植为生,但现在全家的最主要收入来源则都来自于租房和出售,这一栋13层的房子足够他们衣食无忧。

  和白云区的许多村子一样,太和镇这个村庄的经济生态圈也围绕着土地和房子运转。

  十多年来,大量村地开始改变用途,农田越来越少,但不耕地村民该干什么,许多村、镇、经济社的负责人也并不知道。“哪里是村民集中居住的,哪里是发展产业的,哪里是建公园的,大家都没个谱。”太和镇一个经济社社长Q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土地是最大也最炙手可热的财富,而“村官”成为掌管这笔天价财富的操盘手。

  去年8月的朱健康案件就是其中一例。朱健康是白云区钟落潭镇钟落潭村原村委会主任。村里的土地要么村民自己种,要么租给村里。有了“村官”的头衔之后,朱健康以村委的名义征收土地,再将地转租出去,赚取中间的巨额差价。村民只分得较小一部分利益,其余都落入了少数人的口袋。按这种路数操作的还不止一个。

  2007年6月,白云区江高镇双岗村第十五经济合作社原社长钟常焯主持召开社员会议讨论通过后,没有经过国土部门批准,就代表经济合作社与潘某签订协议,将该社名为“矮岗脚”的70多亩农用地非法出租给潘某,用于建设厂房,现在这块地的农用功能已严重受损,很难复耕。

  检察院办案人员说:“其实几乎所有的‘村官’犯罪案件,均与土地的出租、出售及征地补偿有关。此中利益,都是天价。”

  ●“刚需”村民

  在自家用地,找人借钱或合资建房

  如果兄弟多的家庭,历史由来的宅基地面积又不多的话,怎么办,只能盖得很高才能满足结婚生子的需要啊!”

  村民则铆足了劲儿盖房子。经济社社长Q先生告诉记者,村民的宅基地也就是原来自己家的房舍、猪圈、打谷场、草房等用地,每家不同,有多有少;面积大的一家人可以盖两三套房,面积小的只能几兄弟挤在一栋里面,“向上”发展。“如果兄弟多的家庭,历史由来的宅基地面积又不多的话,怎么办,只能盖得很高才能满足结婚生子的需要啊!”

  除了自住,失去耕地收入后,租金往往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目前大源村的普遍租金是单间300元/月-500元/月,一房一厅的可以租到800元/月。

  向上发展、见缝插针地违建成为一个几乎不可避免的逻辑。

  除了本地村民的租金利益驱动,越来越多的外来资金注入,则使村民们的违建增加了更多复杂因素。

  Q社长更是告诉记者,现在几乎九成以上城中村的房子都借力于外来资金。也正因为此,连城管方面的发言人都承认,目前违建速度越来越快,“10多层楼的房子,半个月就可以盖好”。

  因为有利可图,对于大多数自筹资金建房的村民来说,借钱并不那么难。Q社长表示,很多村民在宅基地上建房都采取两种方式:要么借钱盖楼,要么和愿意出资的人合资建房,建成后再利益分成。

  合资建房有多种形式的合作方式:第一种是朋友亲戚把借给村民的钱分摊到出租屋的租金上来,比如说盖6层楼,村民自住一层,其余五层的出租收入的部分或全部用于还钱,租金直接存到出资人的账户上,“如果一年租金收入是4万元,投资要20万的话,那就得给对方5年!”

  第二种方式是将宅基地楼的部分“产权”直接卖给出资人,也就是合伙建房。

  第三种方式则是第一第二种的混合体,但出资人可能不是亲戚朋友,而是带资的包工头。这些带资的包工头会用盖房子的收入、租金等作为建筑工人的工资和远期回报。

  ●裁量者城管

  送钱就少拆不拆,没送就大拆快拆

  这里就像一座庙,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萨,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们到庙里来上香,肯定不是只给我一个上。”

  如果说,白云区的“村官”是巨额土地财富的操盘者,那么,白云区城管则是违建利益里的裁量者,收放尺度中自有空间,而在这些灰色空间里滋长的利益链,却往往在不动声色中将身居其位者带入深渊。

  王宝林,2009年6月至2011年7月担任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白云分局太和镇执法队队长。他所受到的21宗受贿指控,涉及432万元人民币、500克黄金制品,全部是发生在查控和清拆违法用地和违法建设的过程中。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