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湖北麻城千余亩集体林场遭不同程度采伐(图)

 

管驿河村红城坳山上为砍伐新修的路

管驿河村红城坳山上为砍伐新修的路

红城坳山砍伐的现场

红城坳山砍伐的现场

类似的木材收购站和加工作坊有四十八家之多

类似的木材收购站和加工作坊有四十八家之多

顺河镇周家坳村的山顶已经“秃顶”

顺河镇周家坳村的山顶已经“秃顶”

顺河镇周家坳村山顶所剩无几的小树也被砍伐

顺河镇周家坳村山顶所剩无几的小树也被砍伐

有明显的过火痕迹

有明显的过火痕迹

  荆楚网消息(记者 黄平)接连出现的毁林事件,令黄冈市麻城的多个乡镇的山林满目疮痍。

  本网2012年4月23日发表了《麻城数百亩山林被砍”秃顶“  森林公安已介入调查》一文,报道了麻城毁林现象严重的问题。文章刊发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时隔一年过去,记者再次接到爆料称,在盐田河的管驿村,千亩林场被卖给私人老板滥伐,而且出现了更多的木材收购和加工作坊。

  又现林场被贱卖  承包面积成疑点

  3月17日,记者驱车前往位于麻城市东的盐田河镇管驿河村,在当地村民夏宏(系化名)的带领下,徒步上山查看。据他介绍,这原是一片相当茂密的马尾松林地,树龄都在40岁左右,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几代人每年都会上山种树,才有了有一片茂密的森林,而且这些年这片林子属于封山育林范围。

  令他不解的是,封山育林这么多年,怎么说砍就砍了呢?到底是谁有这么权利将这1300多亩林子卖了?又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拥有了这片林子?他介绍,村委会出售集体林场的事情大部分村民都不知情,即使事后有村民知道了一些情况,具体卖了多少钱和这笔钱的用途也都不知情。有村民向当地林业部门举报,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记者在现场看到,有几片经过砍伐之后遗留下的树干一概被火熏得焦黑,并且殃及周围经济价值不高的灌木和树苗,树子树孙一概灰头土脸。夏宏(系化名)告诉记者,由于这片山林已经封山育林50年,山高林密,不方便采伐,承包人就纵火烧山。

  记者在林中发现,除了新修的路的两边有不同程度的采伐之外,松林中也有不同程度的采伐,痕迹大都新鲜,树桩上还冒有松油。记者粗略地做了一个统计,一平方米就有五六个树桩,最大的直径有六七十厘米,最小的直径只有六七厘米。虽然砍伐之后绝大多数树桩被连根挖走,但从破坏掉的表皮还是能看出有大量的松树在这次采伐中没有幸免,然而这样大到数百平方米,小到十几平方米“伤疤”,不完全统计有数十处之多,被砍伐的松木更是无法统计。

  记者在盐田河镇政府见到了管驿村村支书和该镇林业站长。村支书夏金球介绍说,在2012年的3月份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三十名党员和群众代表参加了会议,将1300亩属于村集体财产的山林以20.1万元的价格租给了雷付阳30年,现在还有2万元没有付清。记者算了一笔账,这片林子每亩的年租金是5.5元。租金中的3万余元为全村的村民购买了社会治安保险,剩下的钱还在村委会的账上。关于购买保险是否经过村民同意,坐在旁边的该镇办公室方主任打断了他的话。

  该镇林业站蔡站长介绍说,2012年在村委会组织的公开招标中,有三个人竞标,最后由雷付阳取得这片林地的租赁权。事后向麻城市林业局作了专题汇报,并获得许可。2012年11月份,以村委会的名义向林业站申请了共计八十方的两个采伐证。后有村民举报,他们通过核查,雷付阳在采伐过程中超采了十立方,对其进行了处罚,并于12月1下达了停采通知。至于有村民反映2013年2月还在砍伐,他说绝无可能,即使有,也是村民盗伐。另外,挖走大的树桩和树根,是为了补种新的树苗。

  记者在村委会提供的《关于村级林转让的请示》中发现,在村委会向镇政府的《请示》中提到转让的是该村的丁家奄林厂和枫树坳林场,而非此次被采伐的红城坳,而且村委会申报的是300亩,而不是1300亩。另外在村委会出具的《管驿河村林厂承包合同》显示,承包的面积包括枫树林场178亩和丁家奄林厂的210亩。

 

  四十八家木材收购站

  记者根据报料人提供的线索来到位于麻城市东的白果镇的老大桥头,沿路两边是堆积成小山丘的木材,最粗的木材直径有六七十厘米,最小的也有一二十厘米。记者数了下,大约500多米的道路两边共有木材收购站和作坊式木材加工四十八家之多。

  记者在麻城市的部分乡镇转了一圈,再怎么峰回路转,就是转不出“木材的坟场”——观察外观,这些木材就是外行也看得出都是新材,树皮还是新的,树脂还在滴沥,其中,距离麻城市城区不远的白果镇和盐田河镇一带,路边堆放的木材量完全可以用“垛”、用“小山”来形容,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树脂香。打听木材来源,路边询问任何一位行人,都会漫不经心地指向后面:山上。这些收购站或者木材加工作坊的场地上,小的有几十方木材,大的有上百方。

  记者带着追问再次踏访了去年曾披露过数百亩山林被砍”秃顶“ 的顺河镇,沿着熟悉地山路驱车到了山脚下,看着远处几片已经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棵小树摇曳着的大山,记者决定上山一探是否如去年所说,会进行补种。沿着当时为砍伐树木所开掘的路上山,在山上记者发现除了在路的两边的山坡山种植了少量松树苗之外,山的腹地没有补种,而且之前仅剩的树也被砍了,而且痕迹很新鲜。

  一切都是为了遏止生态林的破坏,然而在麻城在这个“生态示范区”,原木的交易居然公开在白天进行,没有迹象表明,这种交易会停止。

  村民疾呼 终止毁林行为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我们这个地方土地本来就不肥,而且山高坡陡,现在山上树木被砍了,将会加快地表水源流失,以后我们的土地肯定缺水。不仅如此,下雨加剧水土流失,农田还会被埋没……”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