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吴仁宝之子:父亲葬礼将一切从简

回忆起父亲,吴协恩伤心落泪

回忆起父亲,吴协恩伤心落泪

昨日,数万名村民前往吴仁宝家送别老书记

昨日,数万名村民前往吴仁宝家送别老书记

  商报无锡消息 3月18日晚间,原江阴县委书记、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因肺癌晚期病逝,享年85岁。昨天,设在吴仁宝家中的灵堂开始接受华西村村民及周边群众的公开吊唁。另据介绍,吴仁宝追悼会将于22日8点08分举行。

  据吴仁宝的四子、现任华西村党委书记的吴协恩介绍,按照父亲的生前意愿,父亲的葬礼将一切从简,所以将灵堂设在了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宅中。

  在吴仁宝家旁边,就是华西村久负盛名的长廊。曾经为了让“华西人不淋雨”而兴建,19日上午,长廊两侧被花圈堆满,成了吊唁人群排队的甬道。有前来吊唁的村民告诉记者,因为对老书记有很深的感情,华西村中心村及周边十多个被合并村庄的数万名村民,都将前来参加吊唁。因场地受限,所以将在未来几天内分3到4批前来。

  为维持秩序和规范交通,除华西本村的联防队伍外,当地交警部门也来到现场,疏导吊唁的人群和车辆。

  灵堂内,吴仁宝的遗像悬挂于墙壁正中,但一众身穿素衣亲友,围在遗体旁哭作一团。身穿藏青色家常外套的吴仁宝,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上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头上方是一张与爱人摄于1999年的“模范金婚合影”,照片上的两人都戴着鲜艳的大红花,笑容灿烂。在这个老书记生活了几十年的华西398号大门上,贴着一副对联:“百姓幸福我幸福,百年老店事业成。”

  另据华西村相关人士介绍,3月19日,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省长李学勇等领导为吴仁宝敬献了花圈; 江苏省各辖市以及相关部门也前来敬献了花篮花圈。记者从吴仁宝家属处得知,吴仁宝追悼会将于22日8点08分,在他生前为游客讲座的民族宫大礼堂举行。吴协恩表示,父亲的追悼会将用最节约的方式,从简但不失隆重的举办。

  亲属回忆吴仁宝最后时光:家里的事情一句也没讲3月18日晚,华西村的新地标——耗资30亿元、328米高的华西村龙希国际大酒店熄灭了炫目的外饰彩灯,为刚刚离开的老书记吴仁宝默哀。3月19日,华西村阴云密布,哀乐齐鸣,吴仁宝的四子吴协恩接受了一众媒体的采访,讲述了父亲最后时光的一些细节。

  从查出病情到离世仅俩月多吴仁宝爱抽烟,对于华西人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在不少相熟村民的印象里,他“一天两三包烟”,经常烟不离手。尽管如此,包括亲属在内,无人会想到85岁的吴仁宝会罹患肺癌。

  据吴仁宝的亲属介绍,元旦前后,吴仁宝出现身体不适,日夜咳嗽。作为华西人引以为傲的“福利”之一,吴仁宝却很少走进自己提出建设的华西村体检中心。据村里工作人员介绍,直到1月6日,他才在家人陪同下来这里进行了CT检查。结果显示是“癌症”。

  尽管家人希望他立即去医院治疗,但随后的一个月,他与往日一样忙碌,每天工作都在10个小时以上。

  3月6日,已卧床不起,无法进食的吴仁宝,住进上海华东医院医治。入院当天,便收到了三张病危通知书。其后8天,虽经全力抢救,但情况仍不乐观。

  按吴仁宝本人的意愿,3月13日深夜11点,家属将其送回华西村老家。

  临终前还念叨“开会”据吴仁宝的亲属介绍,送医上海后,老书记清醒后第一句话,就是要回村开会。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周丽回忆说,3月13日深夜11点,老书记从医院回到家里,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叫周丽来,报告写好了吗?叫她主持会议”。

  有媒体报道称,15日晚上8点半,受病魔侵袭,吴仁宝显得很痛苦。周丽在一旁拿出《人民日报》和《新华日报》读给他听。

  对此,吴协恩昨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是有的。不光是读了这些,还读了两会上总理的报道。”

  16日晚,吴仁宝说“帮我,帮我。”家人把他扶起一点,稍微坐了起来,女儿吴凤英把氧气面罩调整好,感觉周围人很多,老书记说了一句:“开会。”“现在开始,不要来翻花样了。”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走得安详,未提家事此前媒体报道称,吴仁宝生前曾表示自己的村支书职务要干到80岁,后来又表示干到85岁,再到后来的88岁,终究世事无常。对此,吴协恩昨日表示,在他看来,老书记是在给自己鼓劲加油。吴协恩昨日回忆说,父亲走时,特意让外甥去看了时间,正好是晚上6点58分,“非常安详,一点都没有烦躁。”“在上海医院里,问老书记对家人有什么要交待的,他始终没回答。”吴协恩对记者说,“临终前,我们兄弟一直问他,爸爸你有没有跟我们要说的,他表示没有。家里的事情一句也没讲。”

  现场对老书记 有太多的不舍为防范人员拥挤,66岁的村民老赵被安排在今日前往吊唁的村民中。但在昨天下午,按捺不住的他,还是跟着首批吊唁村民一起来到了吴仁宝家中。“好人呐,一辈子都在做好事。”吊唁完毕,走出灵堂的他对记者感慨。他告诉记者,此前每年年夜饭,村里都会组织聚餐,这期间老书记要挨桌敬酒,唯独不久前的春节例外——那时候,老书记已查出了癌症。“这个村子从一穷二白走到今天,全都靠他。现在他一走,感觉天都要塌了。”摆手抹着眼泪,老赵婉拒了记者的采访。离开前,他告诉记者,22日追悼会时,自己还会去往现场,送老书记最后一程。“以前开会或做报告,常见老书记。是他,让华西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44岁的华西村民赵中祥也表示,“现在突然之间走了,我们华西对老书记有太多的不舍。”

  “80后”“90后” 也来送老书记昨天下午,在吊唁现场,记者看到了两位小伙子,一位是“80后”,一位是“90后”,他们说,都说现在年轻人很少被什么打动,但他们还是对吴仁宝充满怀念,所以专门过来悼念这位值得尊重的老书记。

  王先生22岁,林先生28岁,俩人都在华西村周边的村子打工,“昨天晚上九点钟,我们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因为是在餐饮服务业,所以中午有几个小时休息时间,就结伴一起过来,送送老书记。”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