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统计显示吴仁宝4个儿子可支配9成华西村资金

华西村

华西村

送别

送别

  江苏华西村,吴仁宝家中,一片哀乐和哭声。这个天下第一村的当家人 3月18日因病逝世,享年85岁。

  昨日上午,数百人组成的吊唁队伍依次来到吴家祭奠逝者。华西村工作人员介绍,吴仁宝的追悼会将于22日,在他生前为游客讲座的民族宫大礼堂举行。

  送别现场

  几百人的吊唁队 来见老书记最后一面

  吴仁宝的老宅位于华西村的正中心,一栋有些陈旧的二层小楼。以往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来,但最终,他还是在这里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途。

  在吴仁宝家旁边,就是华西村久负盛名的长廊。曾经为了让“华西人不淋雨”而兴建,昨天上午,这里却被花圈堆满,成了吊唁人排队的甬道。

  9点刚过,在华西村从事海运工作的小龙就来到这里,从大学毕业后,他就来到村里工作,并最终和当地的一名女孩结婚。在几百人的吊唁队伍中,像小龙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他们穿着入时,但面色凝重。

  按照当地习俗,吴仁宝家门前拉起了一面白幔,帷幔之后,鼓号队奏起了乐曲。在看似并不怎么协调的雄壮节奏中,队伍缓缓地向吴仁宝家中行进。

  入门前,需要将佩戴的黑箍扔在地上再拾起,一位老者蹒跚弯下腰,再起身时已泪流满面。

  虽然经过翻建,但一下涌进这么多人,吴仁宝的老宅仍显得局促。灵堂内,一众亲友腰缠白布,围在遗体旁已哭作一团。

  小龙从吴仁宝家走出,接过按当地习俗分发的花生糖。用力嚼着坚硬的糖体,小龙眼眶晶莹,一个劲儿念叨着:“太突然了,太突然了。”在他的脑海中,仍是3月初老书记开会时激昂的模样。

  临近中午,吴仁宝家仍然被哀乐和哭声笼罩。还有太多人要赶来见老书记最后一面。村里工作人员介绍,吴仁宝的追悼会将在22日,在他生前为游客讲座的民族宫大礼堂举行。

  临终时刻

  从查出病情到离世 仅有短短月余

  吴仁宝爱抽烟对于华西人来说,不是什么秘密。村里一直流传着他“一天两三包”烟的说法,但人们最终没想到,他会罹患肺癌。吴仁宝走得有些突然,从春节前身体出现不适,到最终离世,只有短短月余。

  作为华西人引以为傲的“福利”之一,吴仁宝却很少走进自己提出建设的华西村体检中心,据村里工作人员介绍,直到1月6日,他才在家人陪同下来这里进行了CT检查。

  在几年前从村委会书记的岗位上退下后,吴仁宝仍然参与着村内党政及经济工作的决策。此次,他又以年底工作忙为由,推迟了入院治疗时间。

  3月6日,吴仁宝在上海入院当天,便收到了三张病危通知书。其后8天,虽经全力抢救,但情况仍不乐观。

  按照吴仁宝本人的意愿,3月13日夜里11点,他回到了华西村。不少村民前来探望,他们只能隔着窗户看到,老村长戴着呼吸机躺在床上。

  吴仁宝生前总会到村内的“民族宫”为游客们讲座,浓重的江阴口音使他不得不带上一名“翻译”。在最后的几个月里,即使不能亲自上阵,他仍要翻译代为讲授,自己在一旁坐镇。而当最后时刻在病榻上,吴仁宝仍然念叨着生前最爱提的“开会”二字。

  3月18日,18点58分,吴仁宝离世。当夜,他主持建设的大小酒店、高塔通通关掉了灯光,华西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儿子回忆

  “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穷人过好日子”

  吴仁宝之子,华西村党委书记、主任,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表示,父亲去世时,家人都在身边,该交代的事情也都交代了,所以去得很安详,没留下什么遗憾。他表示,父亲去世时依然关注着华西村的发展,并叮嘱他继续带领村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父亲生前一再说,看到有人穷就心疼,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穷人过好日子。无论什么时候,华西村都将在党的领导下,走共同富裕之路。华西村走这条路的决心不会动摇。”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18日也表示,吴仁宝虽然身患癌症,但一直心系华西村的发展。直到去世前几天,他还在为到华西村参观的游客做演讲,介绍华西村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他还表示,吴仁宝罹患癌症的消息华西村很多人都知道,在他去世前,很多村民都轮番到家中探望他。

  发展之路

  从“穷得叮当响”到亮相纽约时报广场

  2011年11月10日,华西村形象宣传片结束了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为期两个月的亮相。两个月来,每天50次的播放频率,刺激着世界各地到此的游人,传递着华西村跨出国门的雄心。

  这期间,华西村建村50周年庆典办得轰轰烈烈。投资30亿建成的328米高楼比肩北京最高楼;楼内置一头重一吨、价值3亿人民币的金牛,加上各种装饰,整幢楼价值近50亿;而村后龙砂山上的“万米长城”、“小天安门”和“美国白宫”,是来华西村游览和学习的国人眼中的神奇景观……

  华西村刚组建时,面积只有0.96平方公里,人口667人,穷得叮当响。在“以粮为纲”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吴仁宝率领村民办起了一家小五金厂,这座“地下工厂”运营10年,给华西人创造了上百万元的利润,也是华西村走向共同富裕的第一个台阶。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吴仁宝大胆解放思想,发展多种经营,很快使集体收入达到上亿元。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如今的华西村方圆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南有“钱庄”(工业区),北有“粮仓”(农业区),中间是村民生活的“天堂”(生活区),全村总资产超过160亿元,年销售收入超过500亿元,上交利税超过8亿元。

  “华西中心村内,外出就读的大学生回村率是200%,他们不仅自己回来了,而且还会带自己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甚至带同学回来。”华西村宣传科赵开军自豪地说。

  “回来有房子、车子,也不用找工作,我为什么要在外面?”从华侨大学毕业回村的赵龙贤说。和他同一年回村的李梅红之前就读徐州空军学院,“和身边同学唯一不同的,就是优越感。”

  回应质疑

  儿子全票当选 被疑搞“世袭制”

  2003年,吴仁宝和吴协恩父子交接班,引得舆论一片关注。

  吴仁宝对此回应说:“新书记是通过民主选举全票当选的。从上到下,从内到外,新书记的能力都得到了公认,各方面的评价都很好,是一个有能力、有办法、有水平驾驭各种复杂情况的好班长,德才兼备。”但这并没有完全止住质疑的声音。

  另有研究者统计后指出,吴仁宝4个儿子可支配的资金占华西村资金总量的90.7%。从党内职务来看,华西村党委的50多人中,“以吴家为核心的圈子达到36人,占党委总人数的72%”。

  对于外界对华西村是家族企业的质疑,吴仁宝说,如果吴家真要个人发展,就搞私有企业了,而不是现在华西村坚持的集体所有制。

  (综合法制晚报、潇湘晨报)

(原标题:送别吴仁宝)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