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山东潍坊地下水遭违法排污9年 水中有活虫子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打井排污形成产业链

play 打井排污形成产业链

省环保厅:无地下排污

play 省环保厅:无地下排污

潍坊被曝向企业报信

play 潍坊被曝向企业报信

潍坊悬赏10万求举报

play 潍坊悬赏10万求举报

  本报记者郄建荣

  一个养猪场污染了几个村的饮用水源,村民告状9年无果。经有资质部门检测,被污染的地下水粪大肠菌群指标超过国家标准的50多倍。该案事发地就是近日被曝深井排污的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污染源则被认定为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商品猪养殖场。

  3月7日,环保部下属机构中华环保联合会依照新修订的民诉法向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公益诉状,要求第三猪场立即停止污染行为,并提出索赔700余万元,以用于环境污染治理与修复。

  中华环保联合会督查诉讼部部长马勇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是该会依据新民诉法向普通法院提起的首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了诉状及诉讼保全申请。

  超标废水直排水库

  落户于昌乐县五图街道的第三猪场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在当地却是妇孺皆知。

  第三猪场因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配套最完善、质量最好的肉鸭、生猪一条龙生产经营企业之一”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下属猪场而底气十足。网上资料显示,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现有总资产50亿元,员工11000人,年产值70亿元。

  3月6日,《法制日报》记者随马勇等人从第三猪场排污口一路步行排查近6公里至五图街道鞠家村的鞠家水库,记者发现,从第三猪场排出的废水绵延数公里,其间,至少3座养鱼塘因污染已经变成臭水坑。

  从鞠家水库开始,记者与马勇等再往下游走,发现第三猪场超标废水最终直接排入庙子水库。据当地人介绍,庙子水库是潍坊市饮用水源地之一。

  村民们说,第三猪场污染的不仅仅是五图街道的几个村庄,潍坊市的饮用水源也正遭受着污染。

  违法排污长达9年

  3月5日上午,记者看到,散发着强烈恶臭气味的浓稠黑水不停地从第三猪场污水处理厂的排污口源源排出。“现在是白天,水量小了许多,到了晚上或是凌晨,水量要比这大得多。”随同记者一起到此的五图街道张家庄的张喜旺告诉记者,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9年。他说,猪场表面上有污水处理设施,实际上只是个摆设,根本没有运行。猪场的废水只是在沉淀池中沉淀一下,就原始排出。

  张喜旺说,9年的时间,污水所流经地区的地下水已被彻底污染。“我们祖祖辈辈本来都是喝地下水,从去年开始,地下水也喝不成了,抽出的地下水都是猪粪味。”张喜旺告诉记者,为地下水被污染问题,他们几个村的村民代表不知找过有关部门多少次。“市、县环保局我们也都去过,还向环保部门提出过信息公开申请,但是啥也没解决。去年下半年,村民们实在气不过,就把猪场污水处理厂的外墙给拆了。”张喜旺说,事情闹成这样,也不见环保部门来督促猪场整改。

  在第三猪场污水处理厂的排污口,被村民们愤然拆除的一部分墙砖至今仍散落在地上,重新修补的污水处理厂的外墙明显与其他墙体不同。

  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宋杰斌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去年12月,他们曾到此进行调研,时间过去了3个月,猪场没有进行任何整改。

  据中华环保联合会志愿律师杜祖乐介绍,就第三猪场的污染问题,2012年11月11日,受中华环保联合会委托,他曾给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及该公司董事长孔凡圣发过律师函,在律师函中,杜祖乐明确告知第三猪场存在非法排污问题,并向第三猪场提出“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将排放的污水进行无害化处理,设置专门污水排放管道并连接到城市污水管网,防止进一步损害发生;立即补偿因贵司养殖场排污造成地下水污染给当地居民带来的饮水和生活用水损失”等三项整改要求。

  2012年11月22日,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回函给杜祖乐,称第三猪场有环评报告,其生产是经过了环保部门的同意。对于律师函中提出的污染地下水等问题,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全部予以否认。

  地下水中有活虫子

  胡家庄是距离第三猪场排污渠最近的一个村,五图街道胡家庄村民胡红妹告诉马勇,从她家到排污渠也就100米的距离。正是因为距离近,胡家庄也是受污染最重的一个村。

  在胡家庄的一个老汉家,被废弃的地下水管里放出的水居然是黑色的,而且还带着臭味,“这味还是小的,如果水烧开了,臭味更大。”胡老汉说。

  在胡红妹家,她从地下水管中放出两桶地下水,两桶地下水里均发现了活虫子。

  “这样的水我们哪还敢喝。”胡家庄一名村干部说,从去年开始,他们的地下水就没法喝了,被逼无奈,他们去找第三猪场讨说法,在他们的多次抗争下,第三猪场被迫同意胡家庄、张家庄、宋家庄三个村的村民可以免费接用猪场的自来水。

  “我们曾经跟他们提出过,让他们给我们安装自来水管道,但是遭到拒绝。”张家庄村委会一名干部表示,他们只得每家拿出600多元钱,自己找人安装了自来水管道,“现在勉强接上了第三猪场的自来水,但是,村民们反映,猪场自来水也有时断水,条件好一点的村民家又自费从县里装了自来水。”这名村干部说。

  据介绍,并不是所有村民都能拿得出这600多元钱。3月6日,记者在宋家庄的宋宝福家看到,至今他家仍在饮用被污染的地下水。“我们村只有他一家没有装自来水。”宋家庄一名村干部说。

  据这名村干部介绍,宋宝福已经年过5旬,至今未娶。宋宝福现与有些智障的哥哥一起生活。在宋宝福家,记者看到,两间老式房屋里,没有一件像样家具,更不用说电视、冰箱等电器了。从水管中抽出的地下水就存在宋宝福家院子里的水缸里,“水在水缸里沉淀一下,就用来做饭烧开水。”宋宝福说。

  宋宝福的院子里两头牛在不停地吃草。村干部说,这两头牛每天也要喝这地下水。

  据村民们介绍,第三猪场投产前,五图街道的所有村庄都是饮用地下水。目前,不仅是离第三猪场排污渠较近的胡家庄、张家庄以及宋家庄的地下水被污染,就连5公里外的鞠家村的地下水也已经被污染了。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