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透视贫困地区宴请风:办酒成部分人重要收入来源

透视贫困地区宴请风

透视贫困地区宴请风

  在我国部分贫困地区,宴请风愈演愈烈,互相攀比、奢侈浪费现象严重,令不少干部群众叫苦不迭。贫困地区传统礼尚往来缘何变味?愈演愈烈的人情消费应如何遏制?本刊记者前往多地进行了调查。

  农民因“吃酒”卖耕牛

  “每逢‘黄道吉日’,一批批人就寻各种理由‘办酒’,稍具规模的酒店纷纷客满,连一些大排档都开始承办酒席。”提起宴请风,家住广西西北部山区县城的王成摇头叹息。

  近年来,被人们视为“隐形负担”的人情消费快速增长,名目繁多的宴请让不少人叫苦不迭。

  广西天峨县位于黔桂交界地带,刚摘下“贫困县”帽子。占女士是当地一名公务员,月收入2000多元。“去年10月,仅国庆节当天我便赶了6场酒席,几乎都是递了红包就走,当月连续‘吃酒’,不但工资一分不剩,最后还借了1500元继续‘吃’,非常狼狈,我一个朋友甚至一天赶了10场。”她说。

  在一些贫困地区的农村,酒席更多,宴请风更甚。西部山区一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由于务农需要,在当地农村耕牛等大牲畜很重要,是重要的家庭财产。为防这些大牲畜被盗,所有买卖行为都必须到派出所登记。

  自己有一次执勤两个月,就发现有七八名村民卖牛、卖马或卖骡,细问之下,这些村民道出原委:村里人情消费很重,遇到婚丧嫁娶等大事,血缘近的亲属要送8000元以上的大红包,而贫困山区收入少,无力给红包,只能卖耕牛。“一些家庭卖牛后,春耕只能借牛耕地。”这位民警说。

  西部贫困地区一名公务员告诉记者,近年来“请客名目”多到令人咋舌:“离婚酒”“复婚酒”“参军酒”“相亲成功酒”“焕然一新酒(粉刷一下墙壁)”……甚至成功申请廉租房都可成“办酒”事由。

  “我们县城人口才五六万人,而一些酒席动辄四五十桌甚至上百桌,有时我们一家5口人要分赴5家酒店‘吃酒’,连80多岁的老父亲也被派出。”一贫困县居民说。

  互相攀比致此风愈来愈盛

  我国2012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7000多元,而西部部分山区农民人均年收入仅4000多元。一些居民告诉记者,贫困地区的酒席宴请正发生变化,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以往办酒席只邀请亲朋好友,如今仅打过照面的人也会邀请,有人办酒席甚至直接群发短信请人。”

  记者了解到,一些贫困地区每桌酒席成本价约为500元,而客人礼金每人至少100元,关系稍近的亲友礼金为200元甚至更多,这意味着一桌酒席颇有赚头。

  “人们寻着法子‘办酒’,形成恶性循环。”占女士说,身边朋友都办,自己如不办送出的礼金很难收回。在西部部分山区,甚至出现了“三年不办酒,老本亏起走”的流行语。

  “另一大原因是,攀比心理拉动人情消费快速增长。”天峨县一名公务员说,受邀客人喜欢攀比,认为礼不够重丢“面子”,久而久之劣俗愈来愈盛。

  因礼金失和的现象也并不鲜见。一贫困山区派出所民警说,此前一中年男子在亲戚“办酒”时给了7888元的大红包,待自家办酒时对方无力如数回礼,最终双方因琐事反目打到派出所。

  广西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罗国安说,大操大办宴席的不良风气之所以浓厚,还因个别领导干部巧立名目、借机敛财,在群众中起到了反面作用。

  山区县开始狠刹酒席宴请风

  为狠刹大操大办宴请风,广西天峨县、都安瑶族自治县纪律检查委员会相继发文,要求当地所有干部职工禁止举办婚丧以外的宴席,且婚丧宴席须申报,规模须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这一规定已取得一定成效。天峨县纪委书记黄文建说,大部分干部职工欢迎此项规定,天峨县已有多家酒店接到宴席退订电话。

  然而多名群众对记者说,规定出台后有一定效果,但由于只限制干部职工,社会整体风气并未发生大的变化,且一些干部职工现在变通方式“办酒”,分批邀人前往酒店“吃酒”,而被邀对象也心领神会。

  罗国安认为,要从根本上改变愈演愈烈的大摆宴席风,必须从移风易俗上着手。政府部门应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对民众的教育,引导民众将有关内容纳入村规民约,共同遵守。“此外,应从制度着手限制领导干部的权力,规范领导干部的行为,防止其以权谋私,促进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半月谈》2013年第5期,记者 夏军)

(原标题:透视贫困地区宴请风:三年不办酒 老本亏起走)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