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环保部副部长:一些地方治污先治官效果很好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play 环保部称治污先治官

  ●我们虽然已迈出实施空气质量标准这一大步,但仅迈出大气污染治理的一小步。我们必须针对重污染地区出重拳、用猛药,而且还要打组合拳。

  ——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

  ●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进程中,能源消耗量大、机动车保有量不断增加,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大城市短期内还达不到新的空气质量标准。

  ——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

  新京报讯 昨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表示,今年将督促国控重点企业污染物排放监测信息向全社会公开。

  “公开便于公众获取全面、及时的企业污染物排放信息,环保部门也将依法做好监督性监测工作,同时接受社会监督。”吴晓青表示,公开的准备工作已展开。

  个别城市年雾霾天数超200天

  “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占我国国土面积的8%左右,却消耗全国42%的煤炭、52%的汽柴油,生产55%的钢铁,生产40%的水泥,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的排放量均占全国的30%,单位平方公里的污染物排放量是其他地区的5倍以上。”吴晓青指出,监测表明,这些地区每年出现霾的天数在100天以上,个别城市甚至超过200天。

  “要突出重点抓好重污染地区的大气污染治理,针对重污染地区出重拳、用猛药,而且还要打组合拳。”吴晓青表示,“十二五”期间将在京津冀、珠三角、长三角以及山东城市群开展煤炭消费总量的控制试点,并督促各地加快油品质量升级步伐。

  2015年京津冀等地PM2.5浓度降6%

  吴晓青称,环保部已在2月发出公告,从今年开始在重污染区域,对火电、钢铁、石化、水泥、有色、化工等六大行业实施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这是迄今为止我国污染治理史上最严厉的一项措施。此前环保部仅在太湖流域使用过特别排放限值。特别排放限值的实施将从源头上严控大气污染物的新增量,为治理大气污染提供有效的倒逼手段,也有利于加快该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

  “到今年年底,我国将有190个城市近950个监测点位组成的国家空气监测网投入运行,并且实时发布监测数据。”吴晓青说,按照“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重点区域的可吸入颗粒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细颗粒物PM2.5年均浓度比2010年下降10%、10%、7%和5%。其中,京津冀、珠三角、长三角PM2.5纳入考核目标,而且三区的PM2.5浓度要下降6%。

  热点回应

  雾霾天气 粗放经济模式付出环境代价

  今年以来,我国中东部地区反复出现雾霾,大气污染十分严重,给工业生产、交通运输和群众的健康带来了较大的影响。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吴晓青:这些问题表面上看有不利气候条件的外部因素,但深层次原因则是我国快速工业化、城镇化过程中所积累环境问题的显现,高耗能、高排放、重污染、产能过剩、布局不合理、能源消耗过大和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持续强化,城市机动车保有量的快速增长,污染排放量的大幅增加,建筑工地遍地开花,污染控制力度不够,主要大气污染排放总量远远超过了环境容量等多种原因造成一些大中城市的雾霾不断发生。

  我们已为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如果我们不尽快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不尽快调整产业结构,不尽快改变落后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要想减少雾霾、改善空气质量将非常困难。

  邀市长下湖 “治污先治官”收到很好效果

  前几天习总书记参加代表团审议时半开玩笑地说,网民检测水质的标准是要看市长敢不敢下湖游泳。您有没有考虑帮网民实现这个标准?

  吴晓青:我们注意到日前习总书记曾风趣地讲,网民检验水质的标准是市长敢不敢下湖游泳。总书记的讲话既反映了党中央对水环境保护工作的高度关心和重视,也反映了全社会对改善水环境的期待,还反映了地方党委、政府、尤其是一把手对水环境保护肩负的重大责任。但目前确实还有一些河流、湖泊不适合游泳,部分地方水环境治理成效也不明显。

  这既有治理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因素,也有当地政府重视不够、措施不力的影响。我看到有些地方创造了很好的经验,一些地方政府提出“治河先治污,治污先治官,治官先治人”的铁腕治污措施,收到很好效果。下一步,我们将切实加大执法力度,严厉查处各类环境违法行为。

  重金属污染 逾千家重金属污染企业被关

  很多重金属是在有色冶炼或废旧电池中产生的锌和砷,会长期隐藏在土壤中。环保部怎么治理土壤中的重金属?

  吴晓青:国家对治理重金属污染高度重视,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特别是2011年国务院批复了《重金属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中央财政专门设立了重金属污染防治资金。三年来,国家已拿出97亿元支持重金属污染治理,我们连续四年开展了以打击重金属违法企业为主的环保专项执法行动,全国31个省(区、市)政府近两年已关闭了1000多家重金属污染严重的企业。

  《规划》提出,在一些重金属污染严重的地区要强化规划考核,将考核结果与领导干部的政绩挂钩。

  会场花絮

  出题十三道记者未尽兴

  昨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吴晓青、污染防治司司长赵华林、环境影响评价司司长程立峰、环境监测司司长罗毅、自然生态保护司司长庄国泰就“环境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这场跟环境有关的发布会,全场爆满,除了记者席座无虚席之外,后排被层层叠叠的国内外媒体的摄影机占满。

  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开场发言,他说自己准备了一个开场白,但不再照本宣科地念了,而是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记者朋友们。

  或许知道记者会就1月份的大范围雾霾天提问,吴晓青首先开始主动解释雾霾问题,他说,这是这次“两会”代表委员普遍关注的,也是记者们普遍要问的问题。

  吴晓青用了超过20分钟时间解释雾霾引起的大气污染问题,在讲到“我们已经为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时,他的语气显得沉重。

  记者会持续超过一个小时,环保部每回答完一个问题后,记者席上就举起了无数双手,除了吴晓青“自问自答”的问题之外,环保部一共回答了13个问题,问题涉及大气污染、水污染、《环保法》、重金属污染、PM2.5监测等方面,即使这样,见面会结束后,记者们并未尽兴,他们涌到台前,试图让吴晓青能够再多说几句。几名记者不约而同喊出“黄浦江的水质怎么样了?”但此时,环保部副部长已被工作人员快速带出门,未能回答这个问题。

  本版稿件/新京报记者 金煜

(原标题:京津冀将试点煤炭消费总量控制)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