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媒体称部分省市纪委已成立信息部门搜集舆情

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在车祸现场微笑的照片引发人肉搜索,结果“搜”出其曾在不同场合佩戴各种名表,被戏称“表哥”。资料图片

  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在车祸现场微笑的照片引发人肉搜索,结果“搜”出其曾在不同场合佩戴各种名表,被戏称“表哥”。资料图片

  今年2月下旬,陕西省纪委释放消息,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在任职期间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对于反腐来说,这是2012年的一个经典案例。随之而来,网络上不断爆出的“表哥”、“表叔”、“房叔”、“房婶”及不雅视频官员主角,使得这一年的网络反腐显得格外汹涌。

  由此,对于网络反腐的争议众说纷纭。网络反腐的兴起终归不是解决腐败问题的终极砝码,究其根源,仍是制度上未能确保对于腐败的防范与治理。 本报记者周喜丰长沙报道

  被网友打倒的“表哥”

  因在灾难现场的一个微笑,而导致今天被免职、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的结局,这大概是杨达才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2012年8月26日,陕西包茂高速公路上,一辆双层卧铺客车和一辆装有甲醇的罐车追尾,致36人死亡。作为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前往现场,其微笑的照片引发人肉搜索,结果“搜”出其曾在不同场合佩戴各种名表,被戏称“表哥”。

  微笑只是引线,引发民意汹涌的是名表——对于有钱人来说,它是身份与财富的象征,而对于杨达才这样的官员来说,像是给自己埋下的一个不知何时会引爆的遥控炸弹——经历若干个“表哥”、“表叔”事件后,也让中国的很多官员意识到,那些平日里被自己忽略的生活细节,可能已经泄露了一些可供猜度的秘密。

  这一事件的注脚是网络。杨达才更难预料的是,一个微博名为“花总丢了金箍棒”(以下简称“花总”)的网友,早已将他戴过的手表建成了一个档案。于是,杨达才的倒下成为看似偶然的必然。

  8月底,杨达才通过网络微访谈进行辩解,“花总”发现他在撒谎,这超出了这位资深网友所能容忍的底线。从次日凌晨到下午,“花总”陆续贴出杨达才的另外5块名表——在网络世界里,官员佩戴名表的照片比比皆是,很容易就能搜索到高清图。

  2012反腐关键词:表、房、性

  杨达才事件,是自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原局长周久耕因高档香烟和佩戴名表被查办之后,网络世界再一次显现出反腐的威力。

  紧随其后的“表叔”、“房叔(婶)”层出不穷,重庆厅官雷政富不雅视频则将网络反腐推向了又一个顶点。广东顺德公安局副局长周锡开、兰州市市长袁占亭、新疆乌苏市公安局局长齐放、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等人,纷纷被卷入这场声势空前的“网络反腐”风暴。

  纵观2012年掀起的一波又一波的网络反腐风暴,大概可以归结为三个关键词:表、房与性。除杨达才、雷政富之外,诸如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衣俊卿、重庆不雅视频案的多名官员、广州“房叔”蔡彬、陕西神木“房姐”龚爱爱等应声倒下。

  网络上“表哥”、“表叔”层出不穷,也让一些官员心有余悸。在某些公共场合,先默默摘下自己的手表,成为网络流传甚广的一个段子。

  因给官员鉴表而爆红的“花总”并不认可人家赋予他“反腐斗士”的称号。他的思考已经趋于理性:“官员戴表和腐败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显然,以一个官员戴好表来判定其贪腐存在误伤的可能。这也是网络反腐当前争议的焦点之一。

  “舆论能够起到监督的作用,但网民不能用谣言去倒逼真相。”“花总”认为,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一是利用谣言倒逼,已是不择手段,而应该用证据倒逼真相;二是用错误的手段不可能达成正确的目的,“你不能因为反腐,就拿一把刀子,把所有的贪官都杀了。”

  网络反腐能否带来质变?

  法学博士肖洪泳认为,网络反腐的正面意义值得肯定,它让公民的参与意识得到觉醒,也拓宽了反腐败的渠道,提供了其他途径难以比拟的优势,但需要思考的是,能否带来反腐败的质变——这恐怕跟网络没有绝对关系。

  有专家担心,网络反腐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破坏国家的法治基础。其中最主要的是非理性、泛道德主义、诬告错告及其对人格权、隐私权等私权的侵犯。

  肖洪泳认为,隐私权是宪法中非常重要的关于人格保护的内容,是人格权的基石,而网络反腐中的舆论,往往衍生对当事人极端否定性的评价,对人格的全面否定即是否定人性,网络非理性的狂欢淹没了对当事人隐私权的侵犯之恶,这对中国法治的伤害较大。网络反腐如何平衡隐私权与社会公共利益,值得思考。

  事实上,以表查人,杨达才案仅是一个个案,涉事官员应对的成本极小。“大不了以后在公开场合不戴表了嘛”,此类心态成为某些官员规避舆论风险的应对之策。

  一个细节是,今年2月在另一起灾难事故中,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德学当场拭泪,也引发了网络舆潮,拭泪照仅仅曝光几小时后,其十余张各式戴表照就被放到了网上。在网络生态中,官员可谓“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期待网络反腐制度化

  2009年,时隔20年后再次出版的《党的建设辞典》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发行,其中删除了“修正主义”等,而另一方面,则收录了“网络反腐”一词。在某种意义上,它是时代的留声机和记录仪,是当下社会生活的鲜活反映。

  如果从2003年最高检建立网络举报平台,标志网络举报正式获得官方认可算起,网络反腐如今已走过十年。在网络反腐事件中,近年官方的反应渐快:2004年轰动一时的“下跪市长”李信事件,从网上举报到李信被捕,历时45天;2008年南京周久耕事件,从网友举报到周被免职,15天;2012年杨达才事件,从网络发酵到杨被免职,26天;而雷政富案,从不雅视频上网到雷被免职,只花了60多个小时。

  但即便如此,民间网络反腐依然缺乏法律的支撑,反腐未形成制度化,无法为民间反腐提供制度化出口,使民间反腐与现有的反腐机制良性互动。

  近年,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建立一直为舆论所呼吁。早在1994年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将财产申报法正式列入立法规划,但近二十年来,没有实质进展。目前,我国官员财产报告制度仍处于只申报不公开、申报情况不实、公开试点多数“昙花一现”的尴尬现状。

  而这正是“花总”作为一个普通网民所呼吁的:“网络反腐只是制度反腐的补充,如果不能推动官员财产公开,信任危机只会扩大,如果没有制度反腐,网络反腐也将变得毫无意义。”

  一波又一波的网络反腐风暴正倒逼中国反腐机制创新。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某些省市的纪委已成立信息部门,其中的一个重要功能便是搜集舆情,加快对网络反腐的反应速度。

  肖洪泳认为,政府应对网络反腐的着力点应当回归到法治化的状态中去,规范公共权力的同时保障私人权利,党和政府需真正思考,让不受约束的权力受约束,让掌握权力的人约束权力。

  这正应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3年1月22日在中纪委全会上所强调的,“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2012年大事记]

  4月10日

  鉴于薄熙来涉嫌在王立军事件和薄谷开来案件中严重违纪,中央决定停止其担任的职务,由中央纪委对其立案调查。此后,薄熙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检察机关依法对其立案侦查。

  4月10日

  菲律宾海军军舰在黄岩岛海域与两艘中国渔政船发生对峙。9月,我国宣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

  8月20日

  合肥市中级法院以薄谷开来犯有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9月24日,成都市中级法院以王立军犯有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

  9月25日

  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在按计划完成建造和试验试航工作后,正式交付海军。

  11月15日

  十八届一中全会,选举产生25人组成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选举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为中央政治局常委,选举习近平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原标题:斗“表哥”制约公权)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