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宝钢集团总经理:可用社保基金直接投资国企

全国人大代表、宝钢集团总经理何文波。图/CFP

全国人大代表、宝钢集团总经理何文波。图/CFP

  宝钢集团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连续9年进入世界500强榜单。集团网站显示,其2011年利润总额181.5亿元,盈利居世界钢铁行业第二位。作为央企的领军者之一,宝钢对于提高央企红利的做法怎么看?

  今年两会期间,新京报记者对全国人大代表、宝钢集团总经理何文波进行了专访。

  宝钢的社会责任是照顾13万员工

  新京报:今年2月,国务院提出央企红利的上缴比例,在“十二五”期间要再提高5%左右,你怎么看?

  何文波:我不太关注比例到底是多少,我更关注国企的发展态势会不会越来越好,能否保持现在的利润水平。

  国有企业自身的改革,和国有企业的收益分配,是两个问题,我更关注前者。

  前者是源,如果前者并不能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继续推进),后者就意义不大了。如果国企能加大改革力度,能持续创造效益,那么分配怎么样调整,我们都有空间。

  新京报:你怎么看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

  何文波:我们对国有企业有很高的期望,但它自身的员工是非常多的,员工要求也很高。

  如果把这部分员工都能照顾得好,让他们买得起房,有车,跟得上现代社会的发展,这就为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也是一种社会责任。所以社会责任首先是对员工的。

  我在讨论的时候说,我们宝钢至少要尽到万分之一的社会责任。为什么是万分之一?中国有13亿人口,宝钢有13万员工,先把这些人照顾好,对于我们钢铁业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新京报:但央企其实是全民所有的,好像不应该只考虑企业员工的利益。

  何文波:这个问题我非常理解。但我有一个观点,国有企业交税交了17000亿还是多少亿,如果能很好地经营,很好地交税,能够自我积累,能够持续满足国家的要求,这就是一种贡献。

  关键是分红拿了以后做什么。如果说政府的使用效率,会比企业的使用效率高,那么可以。

  政府应该让国有企业持续地创造财富,培养一些不断成长的企业,这样才有收入的源头。

  不如用社保基金直接投资国企

  新京报:有专家提出,上缴的红利应该拿去充实社保基金。

  何文波:那还不如社保基金直接投资于国有企业,这也是一种办法。我曾经提出这种建议,让国有企业离老百姓更近一些,建立直接联系。

  新京报:但社保基金投入国有企业会有一定经营风险。

  何文波:对,是这个问题。如果认为国有企业是可以持续创造利润的,那这就是一种思路。如果你认为它有风险,恰如我所说,重点要改革。

  国企改革是还企业本来面目

  新京报:你觉得国企现在需要什么样的改革?

  何文波:最主要的还是让它像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运行主体,还企业本来的面目。比如董事会、管理层,怎么样既符合中国国情,又能和国际接轨。

  我们企业是改革比较早的,董事会是国际化、专业化的,一半以上的董事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美国会计学会全球委员会主席、香港利丰集团主席都是我们的外部董事,还包括科学家、银行家。在董事会中,外部董事占多数。

  现在这样的国有企业,国有独资100%,但是已经委托给了国际级的专家在运行,所以才有比较好的经营思路。

  下一步,让这个董事会更多地发挥作用,还是有空间的。

  新京报:让董事会更多地发挥作用,具体是指哪方面?

  何文波:在决定企业的重大事项,比如一些投资案上,现在或多或少还要受到约束,在这方面还是可以放一些权的,比如说,决定一些管理层的人员,让他们有更多的发言权等等。

  钢铁业讨论红利上缴比例意义不大

  新京报:是不是要先做国企改革,再提高利润上缴的比例?

  何文波:这倒不一定,可以同步。有些事情不应该顾此失彼。

  新京报:宝钢现在的上缴比例是多少?

  何文波:10%。全国钢铁企业都在亏损的边缘,现在对钢铁企业讨论上缴比例是意义不大的。

  新京报:再提高5%,企业能承受吗?

  何文波:我没做过分析,但是还是要分门别类,看什么样的企业。如果有些企业已经不能持续创造价值了,再加大上缴比例,没有意义。

  新京报记者 郑道森

(原标题:何文波 国企持续创造效益上缴红利空间更大)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