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广东拟禁摊贩经营盒饭冷熟食 白领吃饭成难题

  《广东省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

  本报讯 (记者阮元元)3月上旬,《广东省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送审稿)》(下称《条例》)向公众公开征求意见。《条例》严格限制了摊贩们的经营范围,深圳白领们常见的盒饭、凉菜、生食海产品、冷熟食、现制乳制品、裱花蛋糕、寿司和三明治等,或将统统禁止经营。对此,深圳白领的心情比较复杂,喜的是小摊贩的生存艰难、市容市貌将大为好转;而少了小摊小贩的盒饭和熟食,自己的吃饭问题也同样忧心。

  众所周知,市中心白领的“吃饭问题”一直是个老大难。不论是福田CBD,还是南山的高新科技园区,一日三餐何处解决一直是白领们心中永远的“痛”。而小摊贩所出售的品种繁多的廉价小食品,往往是他们在匆忙的工作中得以果腹的最佳选择。

  记者昨日走访了福田CBD、景田北、南山高新科技园以及旁边的白石洲城中村等多个白领出没的频繁之地,了解他们对该《条例》的看法,以及对小摊贩们“又爱又恨”的感情。

  摊贩爱玩“躲猫猫”

  不少白领和城管人员昨日向记者爆料,由于城市管理比较严苛,深圳市中心的摊贩喜欢昼伏夜出和“躲猫猫”。

  “比如福田的岗厦和皇岗村附近,白天几乎是看不到摊贩的,七八点左右也许会有一批卖早餐的摊贩出来,但是很快就撤了。然后下班和晚饭时间又会出来更多。”在福田新洲路段工作的李凯告诉记者,除了这些地段,比如景田北、罗湖水库新村等地,小贩也是昼伏夜出的多。

  而曾在南山工作的黄世雷也告诉记者,除了昼伏夜出,摊贩们也爱寻找人气旺的时段和地段“集体出击”。“比如宜家和大沙河公园之间的桥面上,平时看不到小贩,一到周末就被小贩占满了,卖荷叶饭的、山东大饼、臭豆腐的,什么都有。”

  “这一带的小摊贩灵活得很。”在侨香路一带巡逻的某城管人员对记者表示:“比如侨香路这一条路上,起码就有2个晚上摆烧烤的,每天地点都不固定,有时候藏在树后面,有时候藏在草丛里,这边灯光也暗,晚上连烧烤的烟都很难发现。”

  白领:盼治安市容更好又恐吃饭难

  在深圳生活近10年的黄世雷对此表示支持。“以前,我曾在大冲水厂工作过,那时住在城中村里,一到晚上各种烧烤档和小吃档就出来了。”黄世雷回忆:“到处扔垃圾,吐了一地不说,我还见过好几次别人喝醉酒,把水厂的保安给打了,实在是不安全。”

  虽然恼怒小贩违法经营,但更多白领考虑的还是自己的“温饱”大事。李凯在福田某知名金融公司上班,他则对小贩的出现表示容忍和理解。李凯说,“在这边,吃个早饭好难。像我这种住得远的,哪有时间去排队,还不是出了地铁口就在小摊贩那里随便买点东西。”

  家住南山、在高新园上班的杨芳也表示小摊贩是“有需求才会出现”。“高新园并不是所有公司都有食堂。尤其是晚上加班的时候,我和同事都偶尔会从小摊贩那里买点麻辣烫、炒粉、订个盒饭,又快又便宜。”

  学者:盼人性化管理 不赞成一刀切

  深圳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易国松表示不赞成“一刀切”和“盲目取缔”,并期望对小贩也实行“人性化管理”。

  “深圳很多地方的配套设施还不完善,吃饭难也是一直存在的,而且深圳白领有深圳这个城市的特质,就是包容性强。所以他们的态度并不是支持‘一刀切’。”易国松建议:“小贩占道违法经营,食品安全没保障,影响市容市貌,肯定是不可取的。但是对他们的管理也可以更加人性化一点,考虑白领们的实际需求,比如划取适当的时段和适当的位置(让给他们经营),并鼓励他们积极转型。”

(原标题:摊贩不得售卖饭盒熟肉)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