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央行行长周小川:不管是否连任政策保持连续

昨日,周小川和三位央行副行长就“货币政策与金融改革”有关问题回答提问。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

昨日,周小川和三位央行副行长就“货币政策与金融改革”有关问题回答提问。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

 

  继续靠首付和房贷利率控房价

  【房价调控】

  记者:最近中国国内房地产价格上涨较快,央行今年将会采取怎样的货币政策来避免房价过快增长?

  周小川:货币政策主要是管理总需求,一般情况下,如果总需求过度,会导致物价上涨,同时资产价格也会上涨,这其中也包括房价、股票和其他资产的价格。但往往价格也可能是不同步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国家都曾出现过这种现象,有时候物价低迷,资产价格上涨,有时候资产价格低迷,物价上涨,不同类别的资产价格上涨的方向也是不一样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更主要的是应对总需求,主要是根据像CPI这样的消费物价指数以及生产资料价格指数来调整货币政策。

  如果各种价格变动不一致的话,货币政策作为控制总量的工具,不一定全都能照顾到。但对于房价来讲,我们有一些结构性的政策,几年前就已开始运用,比如说首付比例和专门针对房贷的利率,还有专门针对房地产的一些价格调整措施,这些措施还会继续使用,有的还会继续加大一定力度,这不是总量政策,而是结构性的信贷政策,可以通过这个来实现控制房价目标。

  中国不再是宽松的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

  记者: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年7.5%的GDP预期增长目标,还有不超过13%的M2(广义货币)预期增长目标,这存在保增长和控通胀的矛盾。这会迫使央行继续执行中立的货币政策,您怎么看?

  周小川:中国的货币政策是为四项目标共同服务的,第一是保持低通胀;第二是促进经济增长;第三是促进就业;第四是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这四个目标确实有时候相互之间会存在不一致,是需要权衡的。

  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预计的经济增长目标就是GDP增长7.5%,CPI控制在3.5%左右,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是13%左右。这个13%是代表了稳健的货币政策,稳健的含义就是比较中性的,我们不再是宽松的货币政策。

  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在应对危机的那两年采取的,之后在2010年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已将货币政策的取向转为稳健,不再是宽松的、扩张型的货币政策。

  从数量上来看,今年定13%左右的广义货币供应量预期增长目标,如果与去年和前年实际实现的数字相比,应是趋于更紧一点,这表明大家对于保持物价基本稳定的强调。

  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只有0.95%

  【不良贷款】

  记者:2012年,商业银行的盈利水平和利润增速都出现了较明显下滑,不良贷款也在上升,请问央行对这个现象有什么看法?同时请预测一下今年银行的利润增速以及不良贷款的情况。

  潘功胜:这些年来,中国的银行业盈利的增长速度还是不错的。目前,中国的银行业无论是从不良贷款的余额,还是从不良贷款的比率看,都处于非常低的水平。现在整个银行业不良贷款的余额不足5000亿,而中国银行业整体的贷款余额到去年年底已经接近65万亿,很快就会接近70万亿。不良贷款率只有0.95%,这说明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总体是比较好的,在这样低位水平基础上有些波动,应当属于正常状态。过去几年中,中国的银行业在拨备的提取上采取了非常逆周期的政策,去年年底拨备覆盖率的水平是300%,说明银行业风险抵御的能力是非常强的。

  至于未来,我有信心中国银行业会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稳定盈利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而且具有良好的投资价值。现在主要银行的市净率的水平在1:2左右,市盈率的水平在6、7倍,应该是具有比较良好的投资价值。

  M2增长率合适 物价不会突涨

  【货币供应量】

  记者:中国的M2已快接近百万亿,很多人形容为“堰塞湖”,您怎么看待这么大的货币量,中国经济今后要消化它时,有没有可能会引起长期的通胀风险?

  周小川:首先从中央银行的角度给大家一个正确理解的方向,就是中央银行高度重视保持低通货膨胀的目标。我刚才也提到过货币政策有四个目标,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中央银行最强调的还是物价稳定的目标。

  M2的数量是和谁去比呢?有的同志是和GDP相比,即便和GDP相比,中国也不是最高的,日本比我们更高,还有其他一些国家也比我们要高。这些高的国家是不是会产生很高的通胀呢?也不见得。因为日本迄今还在担心通货紧缩。对此,可能需要考虑很多复杂的因素。我们可以给大家一些思路,就是要注意到,通常储蓄率高的国家M2也比较高。本来亚洲的储蓄率就是高的,而中国在亚洲国家中也是高的。

  如果我们今后能够控制M2的增长率,将其保持在合适的水平,就不会导致突发性的物价上涨,所以M2的总量和“堰塞湖”不是一回事。

  20%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有风险

  【地方债务】

  记者:目前一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面临数量多、举债融资不规范,不少地区和行业的偿债能力弱等问题,您认为下一步应该如何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

  周小川: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应该量化分析,既不要低估了它的风险,也不要说的好像风险已经大的不得了。

  根据银监会对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类别的划分,有相当大一部分是项目型的贷款,再有一部分贷款是有抵押和质押支持的。还有大约20%左右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项目可能是公益性的,它本身没有收入来源,要靠地方财政运用未来的其他收入综合进行偿还。这部分平台贷款是大家比较重视的,也是容易出风险的,还涉及地方政府做的有些担保或者保证是否恰当的问题。

  对于这部分贷款,一方面我们要高度重视风险,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中国在城镇化进程中,有一些地方政府应该做的事但是没有合适的融资渠道,金融市场还应该考虑通过改革、通过引进新的金融工具、通过规则的制定和调整,来使得一些有综合收益或者有社会效益的项目融资,能够获得金融市场和金融服务的支持。

  不管是否连任 政策保持连续

  【央行政策】

  记者:请周行长谈一谈有关央行行长以及央行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问题,因为过去十年里,是在您的主管之下,中国逐步推进了金融体系的开放和改革。

  周小川:本届政府,也就是从2008年到今年,政府的工作方针中历来都强调一条,就是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实践表明,这一段实行的政策大体上方向都是正确的,政策是有效的。

  当然我们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改进和完善。凡是做得对的,就会强调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不管我本人是否连任,所谓实践检验真理、实践检验政策,做得对的东西肯定会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