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浙江嘉兴死猪事件调查:多名受访者否认有猪瘟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上海打捞死猪近6千头

play 上海打捞死猪近6千头

嘉兴回应死猪事件

play 嘉兴回应死猪事件

农户随意丢弃死猪

play 农户随意丢弃死猪

死猪就近消毒掩埋

play 死猪就近消毒掩埋

  在浙江嘉兴南湖区新丰镇的竹林村,养猪成了今年注定的一场亏本买卖。无论是死是活,猪的出路都异常艰难,并且还因随波四处漂流的死猪引发了备受瞩目的质疑而更加复杂。

  村里有7个死猪处理场

  新丰镇的竹林村集中了大量养猪专业户。镇长沈云明说,约有80%的农户养猪,“占到农民经济收入的50%左右”。

  竹林村四处是猪舍,空气中的味道就能说明一切。“我们环境压力很大,养猪其实是个高污染行业,尤其是在猪粪的处理和排污上。”沈云明说。竹林村遭遇的不仅仅是猪粪,还有死猪。

  除了猪舍、猪粪处理场,村里还有7个无公害处理场,那里是病死猪的葬身之地,面积一般在100平方米左右。处理场通过死猪的地下集中堆放,予以自然分解,然而,这一过程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新丰镇水网交错,水系汇入嘉兴塘和乍浦塘,又辗转成两个主要水系,其中一条流向上海松江水域。

  对于最近猪的死亡数量,版本不一。猪农说,村子每天有100头猪死亡,但村委会和新丰镇否认,称仅仅是30头左右。

  有关死猪的去向,村子里几乎众口一词“去了处理场,会上门来收的”。但眼下,村子里的7个处理场只剩下一个没有达到饱和状态。“其他全满了。”村委会陈书记说,每个处理场一年可以“消化”死猪40吨左右。

  诸多采访对象坚持认为,死猪并非因为“猪瘟”,也没有“疫情”。

  承认“扔死猪入水”行为

  金明是村子里的经销商,他手头有买猪的客户。“这或许和非法经销商的非法收购活动被禁止有关。”金明猜测说。

  去年下半年,嘉兴警方侦破了一起由12名非法收购、屠宰、销售“病死猪”的跨省案件,销售网络涵盖江浙沪三省市,涉案金额达100多万元。

  “村子的确发生过将猪扔进河里,任其漂流的事。”无论是村委会还是新丰镇,都承认有发生“扔死猪入水”的事,但无力实时监控。

  “要是谁家的猪舍里死了很多猪,谁还去收啊。”在金明看来,扔死猪入水不易被发现,而且相对成本较低。随着非法收购死猪行为的管制,猪农想到“一扔了之”。

  “如果要彻底根绝‘扔猪下水’,必须有偿鼓励‘回购死猪’。”金明认为,“比方说回购死猪奖励10元,我想村子里的老头老太太们肯定喜欢做这个事情,没什么不好的。”

  沈云明计划建立一个无害化处理中心,从死猪身上提取原料,可以用作肥料,也能制作肥皂。新丰镇在经历了30多年的“养猪业”发展后,环境面临巨大压力,养猪的密度已经超出了土地的承载力。

  浙江一养殖户乱扔死猪被立案

  13日傍晚,浙江省嘉兴市发布消息称,上海水域漂浮死猪事件发生后,上海方面向嘉兴提供的14个耳标中,1个耳标涉及的养殖户承认随意抛弃死猪,目前已立案;7个耳标因号码缺失或信息不全无法核查;余6个耳标尚待进一步核查。

  嘉兴市称,今年以来,嘉兴全市因养殖条件、养殖技术、气候等综合因素死亡生猪7万头。目前未发生生猪疫情,对打捞和收集的死猪都进行了无害化处理。

  相关新闻

  浙江特大产销病死猪肉案

  一审宣判

  卖病死猪千余头主犯获刑6年半

  一被告当庭笑称判得很轻

  13日,涉及46名被告人的浙江温岭市特大产销病死猪肉案一审宣判。

  法院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判处主犯张兴兵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追缴犯罪所得7万元。其余4名主犯陈光华、操兰玉等,以及41名从犯分别被判处5年至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46名案犯中,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并适用缓刑的共14人。法庭上,一名被告笑称判得很轻。

  法院查明,2010年至2012年4月12日期间,张兴兵在操兰玉的介绍下,与在温岭市肉联厂上班的陈光华结识,双方约定利用陈光华在肉联厂上班的便利条件,向张兴兵提供、介绍有病死猪的养猪户。张兴兵在当地一个垃圾场租赁了屠宰场所,买来屠宰工具,雇人屠宰病死猪。张兴兵共收购、屠宰并销售病死猪1000多头,获利金额7万元。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