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两会锐观察:利率市场化不要再等二十年

  说到利率市场化,实际上我国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就开始谈论利率市场化。这二十多年来也有所进展,比如2012年我国允许商业银行下调贷款利率至基准利率的0.8倍,上浮存款利率至基准利率的1.1倍。但时至今日,总体上我们实施的仍是固定利率。

  如果我们把资金比作一种商品,那么如果有了市场化的利率,那么一个存款的客户,可以在各银行之间进行对比,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银行来存款;一个贷款的客户也是如此,可以像逛百货商店一样货比三家。但在规定利率的局面下,就等于一体街上只有一家商店,或者有好几家商店,但价格都是一样的。优劣可想而知。

  现在的固定利率由于是人为设定,经常会向市场发出错误的信号。比如,现有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比较低,在6%,但这样低的资金成本会导致信贷量持续增加,投向诸多的原本回报率不高的领域,这当中房地产就是一个案例。我们知道,房地产的资金大部分靠的就是银行贷款,开发商之所以敢一大片一大片地盖房子,原因之一就是资金成本低,也就是规定利率低。如果资金成本高了,精明的开发商们绝不会再有这样毫无顾忌的大手笔投资。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实践都证明,该归市场还是要还给市场。有调查就显示,16名受访分析师中有12人相信,中国会放宽甚至取消对存款利率的限制,或者是放宽或者取消贷款利率的下限要求。之所以形成如此共识,就是因为,这个听上去很专业、实际上又和绝大多数人密切相关的问题,是在是太迫切了,在讨论了二十多年时候,我想,谁都不希望再等上二十年。

  老姚评两会

  芮成钢演播室专访姚景源

  姚景源:利率市场化是完善市场经济的需要

  姚景源:利率市场化可以防止资金错配

  姚景源:利率市场化有利于增长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

  姚景源:利率未市场化会导致地下钱庄等问题

  姚景源:利率未市场化  金融机构竞争力就不强

  姚景源:利率市场化改革应是渐进式的

  姚景源:利率市场化需要好的市场环境

  姚景源:市场利率化改革要防止国外热钱短期套现

  芮成钢:货币问题看上去很抽象、很学术,实际上它和每一个人的钱包都密切地相关,利率的市场化,是一个说了几十年的话题,但是到目前为止进展不大,其实这个对于老百姓来说还是有意义的,比如说真的实现利率的市场化,至少不会再出现钱放在银行越存越少这种情况,不会出现负利率的情况?

  姚景源:利率把它讲通俗了,它就是资金的价格,或者说就是钱的价格,比如说我们把一万块钱我们存到银行放一年,银行它现在会给我们三百多块钱的利息,这三百多块钱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把这一万块钱一年的使用权卖给了银行的价格,那么利率是资金的价格。大家知道市场经济最重要的要求就是价格要由市场决定,我们现在恰恰是资金作为市场经济当中最重要的一个要素,它的价格没有完全由市场决定,所以这样的话我们看到这个市场经济当中存在着诸多的问题,比如说资金错配,比如说我们现在的增长方式,我们这个结构,我们调整起来难度非常之大。应当讲这些都是和我们利率还没有完全做到市场化有直接关系,当然像你刚才讲的我们利率市场化了,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比如说有什么好处,说我们钱存到银行就不会存在较长时间的负利率,比如说你要想获得贷款,你就不用再去找地下钱庄拿高利贷。

  还有我们利率没有完全做到市场化,也影响我们金融创新,我们现在这个银行大家知道,我们这个利率现在是把贷款的下限定住,再把存款的上限控制住,所以我们的银行应当说是有三个点的利差,那么我们现在银行利润80%左右是靠这个利差在这种状况下,我们银行它由于竞争压力不大,它就会出现创新的动力不足。所以我是讲利率市场化对于我们完善市场经济、调整结构转变增长方式,是至关重要的。

  芮成钢:您说得非常通俗,资金的价格应该由市场来决定,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概念,那么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利率都是市场化的,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在这个方面也有过一些经验教训,所以中国的实际来说,总体来讲改革通行的速度是相对滞后,肯定有一些具体的原因吧,到底其中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姚景源:利率市场化它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你利率要进行市场化的话,应当具备一些个条件,比如说应当有一个良好的、稳定的宏观经济局面,如果说我们还是处在通货膨胀,或者经济次序的下行,你在这个时机去推进市场化的话,恐怕要导致整个经济出现动荡,金融也出现动荡。另外利率市场化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比如利率市场化可能会带来利率上升,会导致企业的资金成本上升,本来我们现在的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就比较大,那么你资金成本上升,对它就带来更大的困难,还有一点就是说世界经济是开放的,我们现在中国已经完全融入到了世界经济当中去,如果说我们利率上升,恐怕热钱就会流入到我们这里进行套利。所以利率市场化,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的复杂性,要积极地去为它创造条件,当条件还不完全具备的时候,我们不能冒进。

  另外一方面呢,我们还是要看到我们这几年在利率市场化方面有了一个很大的进步,比如说大家知道我们现在贷款的上限已经取消,贷款的下限可以浮动0.7倍,我们存款的上限可以向下浮动1.1倍,就是说我们已经向市场化方面迈出了很大的步子。当然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小川行长讲得非常对,就是我们要渐进。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