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浙江媒体称嘉兴1个村1月死猪万头遭村官否认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已打捞死猪超4600头

play 已打捞死猪超4600头

死猪来自浙江嘉兴

play 死猪来自浙江嘉兴

死猪就近消毒掩埋

play 死猪就近消毒掩埋

黄浦江死猪多来自嘉兴

play 黄浦江死猪多来自嘉兴

村民处理死猪

村民处理死猪

  本报记者 朱琼华 嘉兴报道  3月12日上午8点,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杨庄村66岁的孙玉英在地里劳作。阳光明媚,但依旧掩盖不住扑鼻而来的猪屎臭味,而远处的河道边还有被遗弃的死猪。

  “20年了,养猪让这里富裕,但现在却面临环境污染问题。”孙玉英说。

  此时,作为黄浦江死猪来源地之一——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正在遭遇着前所谓未有的震动。上海市农委开始与嘉兴市政府多方沟通,落实死猪“回收无害化处理工作”。

  3月12日,嘉兴市政府工作会议上公开否认当地死猪源于瘟疫,也否认了所有病猪来源于嘉兴,承认部分死猪或来自当地,但本报记者走访发现,当地村、镇干部在对死亡生猪数量等方面的说法自相矛盾。。

  “小而散的养殖不断增加,这是个头痛的问题。”3月12日,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镇长沈云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镇年出栏生猪45万头。嘉兴市里政府的指导意见是,为了改善环境,每年减少存栏生猪14%。

  但多位小养殖户向本报记者直言,像他们这样的散户,政府无法监管,也无法严密管理,曾有死猪流向消费市场,而乱丢死猪的事情不知道还会不会发生。

  大量死亡之谜

  孙玉英说,上世纪80年代开始,附近的竹林村开始养猪,因向香港提供生猪而被称为“临港猪”。后来逐渐发展到新丰镇其他几个村庄,猪越养越多。本地村民基本家家养猪,多的几百上千头,但多数只养几头,几十头。

  孙玉英表示,因为养猪的大量增加,所以每年都有病死猪,去年下半年至今,不知道何故,死猪的数量骤然增加。

  “前几日,驾车1公里就发现路上有40多头死猪,这几天因为媒体的报道,露天的死猪才少了许多。”新丰镇上的一位中年村民告诉本报记者,天气确实较冷,冻死了不少小猪,但不至于数量如此庞大,而未知的原因,需要畜牧局下结论,虽然有人怀疑是传播瘟疫,但是无法确定,因为过去也经常死,所以谁也不好下结论。

  而养猪最多、受灾最严重的竹林村死猪数量更多。据3月5日《嘉兴日报》题为“死猪处理,一个养殖大村之痛”的报道,该村死亡猪数量,1月1万头,2月8000头,平均每天300头。不过,竹林村村委书记胡文庆却向本报记者表示,这个数据是假的,因为该村每年出栏数量11万头,存栏数量5万头。真实的生猪死亡率为3%。“如果死亡了几万头,那就基本死了一大半了。”

  3月12日下午,记者随同政府工作人员采访竹林村养猪户,可是记者看到的一户中型养猪场存栏为零,随同人员表示因为猪价大跌,所以全部卖光了。竹林村一位田间的老妇人告诉记者,死猪,跌价,她现在越养越少。

  沈云明曾表示该镇近段时间死猪数量不超过1万头,随后改口称1、2月死亡的猪的数量确实庞大,但不方便公布。

  根据最新统计,上海已经出动打捞船233艘,共打捞的死猪5916头。但沈云明认为,该镇每年向外运猪仔10万头。这些猪仔流向当地,也也流向平湖、嘉善等地,不能确定这些死猪源自该镇,但不排除一些死猪确实源自这里。

  它们去了哪?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以前这里死猪采取的方法就是直接掩埋,从来没有用过焚烧,因为焚烧的成本极高,普通老百姓根本承担不起。而且这里属于平原,有麦地和河湖,麦地是不允许乱扔猪的,村民图省事,将大量死猪往河里一扔了事,“不是说政府不收,而是因为这里的散户太多,政府根本无法管理”。“从2011年开始,我们针对死猪回收有一套严密的体系。”沈云明表示,首先加大宣传,通过短信、张贴文告,一改以往村民乱扔的习惯;每个村专设回收人员,只要村里人打电话,就立即免费送至垃圾站,再通过垃圾站送至“无害处理池”。

  其次,从2010年开始,该镇设有112个无害化处理池,其中村里建40个,养殖大户(300头以上)出钱建72个,这些池子每个5.5万头至6万头;将死猪扔进池子,加上药物死猪需要一年才可分解。

  “镇里准备投资7000万建设死猪无害化处理中心,区里拨款,有望今年下半年建成。”沈云明说。

  而记者跟随竹林村党委书记胡文庆发现,其中一处2011年建立的可装40吨生猪的“无害化处理池”已经装满,而竹林村一村拥有7个池子,还在继续建设中。

  当地村民表示,该镇曾有人收购死猪病猪,这些猪流向了肉制品厂。这一说法得到了沈云明证实,他表示以前确有此事,但是从2010年起,加大了打击力度。

  但是农户表示,这里的猪并未全部建立档案,死猪数量如果不上报,政府根本无法掌控。

  无奈的养猪村

  1470户中906户人养猪的竹林村,也是新丰镇最大的养猪村,如今正准备收缩养殖。

  胡文庆表示,快20年了,这里的养猪模式依旧没有改变。农民养母猪自产幼猪,根据自身经济实力,一步步扩张。“但这里的环境正在遭遇破坏。”胡文庆坦承,养猪发展了这里,却也让这里变得不适合居住。

  此外,村民告诉记者,现在养毛猪每斤猪肉亏损1元左右,这样低贱的猪价,更加降低了村民养猪的积极性。

  在竹林村马路上,安徽城市肉联厂老板汪祖宝向本报记者表示,春节期间,毛猪收购价格在7.2元/斤左右,现在降低到了5.8元/斤。这里的猪主要被安徽、浙江萧山、江苏无锡、苏州等地的肉联厂收购,上海来此收购生猪的很少。

  “我们无法改变市场竞争以及价格波动。”沈云明向本报记者表示,也无法与外界肉企形成长期合约,主要靠农户自己对接市场。

  目前,新丰镇有9830户农户,从事生猪养殖的大概有7035户。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2012年生猪存栏25万头,出栏45万头。如今这里农民养猪与种田的收入比例各占一半。

  “2010年之后,嘉兴市出台了一个控制目标,每年保证生猪出栏量降低14%以上。”沈云明表示,小而散的农户养殖模式,严格限制了这里的养猪业进一步发展。农民的收入虽然增加了,却对环境破坏严重。

  沈云明介绍,新丰镇出栏生猪万头以上的养猪企业只有五家,只有他们注册了公司,其他全部为散养,几头到几百头不等。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