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湖南嘉禾公开三公消费后全县1年省百万

3月1日,嘉禾县县委党校公示栏晒出去年三公账本。

 ■制图/王珏

吃饭花多少,买了什么车,出差去哪了,告诉大家 嘉禾“三公改革”试点两年:10单位晒账本,全县一年省百万

  记者 邹丽娜 雷昕 通讯员 齐振嘉

  改革

  背景

  机关治奢

  全国先行

  它曾是全省民意调查的“末位县”,民怨积沸。

  苦心治吏,卧薪尝胆,它在全国率先开启了公开“三公消费”的改革。

  它是湖南嘉禾。

  时至今日,全县三年没买车,现任嘉禾县长郭薪的车已经坐过四任县长。

  嘉禾实验

  每笔钱花在哪了

  要对大家说清楚

  2011年4月,嘉禾三公试点启动,首选10个单位。

  从那一天起,这些单位须设立“三公消费”公开专栏,接待费要公开支出明细表,差旅费要公开到个人,交通费公开到每台车……

  一项指标用完不能挪用其它的,否则在财政局报账时会被卡住,超额也会报不了。

  改革困惑

  多少钱一顿算浪费

  标准不细,惩罚不硬

  何时才能彻底公开?“很难定一个具体时间表。”

  什么是浪费,什么是节约?到底800元一餐算浪费还是500元算浪费?还没有细化标准。

  公车购置有标准,但车辆装修就是一个空白,一些车容易钻豪华装修的空子。这些都是三公账本公开的现实困境。嘉禾也正准备扩大试点范围。

  3月8日下午,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主任戴柏华在解读201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时表示,继续严控“三公(公务接待、公车使用、公款学习考察)经费”,督促地方加快公开步伐。

  一时间,在“反腐”这个持续的热词前,“三公消费”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鲜有人知的是,自2011年4月起,湖南嘉禾县就已实行“三公消费”公开试点,开创了全国县级政府三公“账本”公开的先河,与如今的“中央八项规定”、“湘九条”殊途而同归。

  时隔两年,一群勇敢的嘉禾人在“三公”这个全国难题前,虽如履薄冰,却也果敢坚毅。解读嘉禾范本,亦有望窥全国“三公”之堂奥。■记者 邹丽娜 雷昕

  通讯员 齐振嘉

  “三公消费”账本公开难度有多大?

  嘉禾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场人士说:“当官的基本上还是原来那批人,原来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现在要晒在阳光下,谁愿意呢?”

  但嘉禾仍然启动了这场被视为“触雷区”的改革,确定了首批10个试点单位,嘉禾也成为全国首个“吃螃蟹”的县级政府。

  民主嘉禾

  让嘉禾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孙佑民感慨良深的,是嘉禾人民的民主意识,“爱较真”。

  嘉禾曾是上访大县,2010年,一位副县长曾被上访群众缠着解决国有企业负责人改制的遗留问题,堵在县政府二楼楼梯长达3小时。

  除了企业改制、山林水土等问题,“机关干部作风奢侈”也曾是群众诟病的关键问题。在县纪委2011年的一份内部材料中显示“奢风不止是机关作风建设中比较突出的问题,特别是近几年来,全县纳入集中核算单位的‘三公消费大幅度攀升,群众反映强烈。’”

  问题积压的结果是——嘉禾县在2010年全省120余个县市区的民意调查中排名倒数第二。

  这是摆在履新的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赵宇桌上的难题:疏还是堵?

  赵宇下令,从2011年起,每周一县领导不准下乡、不准开会、不准在外留宿,专门接待上访户;所有的干部上至县长,下至主任,必须开门办公、挂牌上岗,门牌上必须公布姓名和职务。

  与之同时,被一些嘉禾官场人员视为“触雷区”的一场改革——三公消费公开试点工作启动,决定从2011年4月起,对政府部门三公消费进行公开。

  铁腕纪委

  在孙佑民看来,嘉禾三公试点能起步离不开两大推手:强势的县委书记和县纪委。

  一位熟谙嘉禾官场生态的人称,在县级政府里,各部门看起来是平级的,其实权威、地位千差万别,在嘉禾县,县委就是纪委的地位最高,甚至高过组织部,县政府就是财政局权力最大。

  嘉禾县纪委常委李学雄清晰地记得,2011年底升任县委书记的赵宇曾在一次提及三公账本公开工作时明确表态:纪委是把剑,要亮剑;纪委是把刀,要用在刀刃上;纪委是堵墙,要做防火墙。这种力度令李学雄底气十足:“组织部是戴帽子的,我们就是摘帽子的”。

  契机在大势所趋下出现:2011年3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求中央各部门公开“三公经费”,科技部率先晒出全年的三公账本。

  2011年4月,嘉禾县纪委党风廉政室主任曹家康受命牵头起草了《关于开展嘉禾县“三公”消费公开机制建设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 》(下简称《意见》)和相关配套方案《嘉禾县行政事业单位公务卡结算试点方案》。赵宇亲自担任三公账本公开试点项目领导小组组长,将管“摘帽子”的纪委和管“钱袋子”的财政局“强强联合”起来。

  2011年6月18日,嘉禾县《意见》正式下发,三公试点工作正式启动。

  尺度三公

  作为政府部门最敏感的问题之一,嘉禾县的三公试点步伐走得果敢,但也如履薄冰。

  “科技部都只是公布总数,全国都找不到任何范本。”曹家康坦言,起草方案时曾一度左右为难。

  最终,经县纪委、县政府、县委三轮会议研讨决定:先试点。

  这种尺度首先体现在范围上,嘉禾县首批试点的10个三公账本公开试点单位为县审计局、农业局、科技局、县委党校、县五中、物价局、司法局、文化局、卫生局及县物资总公司。“考虑到试点单位必须具有代表性,10个试点单位中既有县五中、县委党校等相对‘弱势’的部门,也有卫生局、司法局等比较‘强势’的部门。”李学雄说。

  此外,公开的程度也令纪委慎之又慎。“既要体现民主让群众满意,又要考虑目前各级政府的现实。”县纪委一位领导说,公开频率、怎么公开等都是难题。

  最终,嘉禾县决定,试点单位的公务接待费采取通报的形式,在单位领导班子内部进行公开;公车使用费采取召开大会或在单位公示栏上公布的形式,在本单位全体干部职工中进行公开;公款学习考察费采取在县内相关媒体上公布的方式,全县公开。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