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专家:大部制改革打了张好牌但牌局还没结束


  3月10日,市民来到铁道部门前合影留念。提请全国人大会审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将不再保留铁道部,实行铁路政企分开。本报记者 陈剑摄

 两会访谈现场,中为许耀桐,右为岳泽慧,左为王怡波。

  本报与新浪独家合作

  3月10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正式公布,备受关注的此轮大部制改革终于有了明确的蓝图,国务院将减少4个正部级机构,国务院组成部门将减少至25个。10日下午,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科研部原主任许耀桐和全国政协委员、辽宁省盘锦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岳泽慧,做客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新浪网联合举办的访谈,就此轮大部制改革进行探讨。

  作为长期研究行政体制改革的专家,许耀桐10日上午第一时间就上网了解新鲜出台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许耀桐感到非常兴奋,他认为,这个方案有几大亮点。

  “如果说2008年是一小步的话,这一次是中等的步伐。”许耀桐认为,方案的第一个亮点是稳中求进。他介绍,2008年的改革确定了大部制的方向,小试了一把,国务院组成机构由28个减到27个,这次减了两个,步伐比上次大,但仍然很稳。

  加大同一领域的机构合并,被许耀桐视为此次方案的第二大亮点,“也解决了上一轮遗留下来的问题”。许耀桐举例说,本来,交通运输部应该管海陆空的,但上一次改革后,铁道部还挂在外面,这一次就把铁道部合进来了。

  “第三个亮点,体现了四个分开: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许耀桐说,尤其是这次把铁道部合到交通运输部以外,还专门成立一个中国铁路总公司,“这很明显地体现了政企分开”。

  许耀桐认为,这次大部制改革,打了一张好牌。

  将原本分散在质检局、工商局等不同部门的食品监管职能,集中到食药监部门中来,作为来自食品药品监督体系一线部门的政协委员,岳泽慧对未来开展工作充满乐观。

  她曾经在查处毒豆芽问题上犯过难。豆芽到餐桌上就是消费环节,归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管。但如果餐桌上发现问题了,去检测它,就会追溯到上一个环节,从哪儿买的豆芽?可是,市场流通是由工商局监管的,再往前查,又该调查生产环节了,生产由质量技术监督局监管。“这样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追溯,就难免存在部门之间互相推诿扯皮的现象。”岳泽慧说,这一轮机构改革将所有的环节整合成一个部门监管,有利于对整个食品安监管,避免了部门和部门之间的职责交叉,也将避免互相推诿。

  “一方面,我们要简政放权,让政府真正变成服务型政府;另外一方面,凸显服务职能,并不代表政府就要把权力完全放掉,关键要明确职责,不能说政府什么都不管,还是要把该管的管好。”许耀桐说。

  改革的最终目标是要让老百姓获利,而要真正让群众从这次大部制改革中获得红利,岳泽慧认为,在改革推进过程中,更应该合理规划布局,“职能整合以后,人随事走”。

  许耀桐也认为,出台方案,只是此次大部制改革的开头,更多的推进办法,还要不断磨合,不断化解推进改革中可能存在的种种阻力。正如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在做方案说明时所说,不能让“队伍乱了、人心散了”。

  “我们可以采取很多好的办法,比如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虽然这个机构没有了,你这个职位我可以保留着。或者可能有些人当不了公务员,还可以采取保留工龄待遇等办法,慢慢消化。”许耀桐说,总体来说,机构改革会有一些阻力,但没有必要夸大阻力。

  此次大部制改革,已经是国务院第七次机构改革,相比于前几次改革,许耀桐和岳泽慧都认为,这次改革不仅动作大,而且对改革的目标有更清醒的认识,但在他们看来,未来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仍大有可为。“这次改革打了张好牌,但牌局还没结束。”许耀桐说。

  许耀桐介绍,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早就进行了大部制改革,它们都把原来的政府部门从30几个减到20个以内,“我们要朝着这个目标发展,当然,数量只是外在,更重要的是内在,关键是要找到政府的权力边界。改革核心的问题,就是要把行政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分开”。

  许耀桐对未来的大部制改革提出三点期盼:首先,要继续把这个牌局打下去、打好、打完,“比如说大文化这一块,我们还只是把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合到一块了,跟文化部还没有合起来”;其次,要加快进度;第三,现在只是机构上将发生一些“物理变化”,希望接下来发生“化学变化”。

  “化学变化就是要真正发挥政府的功能。”许耀桐补充道,机构要更加合理,管理要一条龙,“我们上一轮有这个教训,之前的交通运输部是由原交通部、民航总局合起来的,但表面上合并,实际上还是分开办公,各管各的业务,并没有很好地整合到一块。这些只是我们做的物理变化,没有发生化学变化。真正里面的职能都是有机的,没有形成一个整体,不是非常流畅,还是疙疙瘩瘩的。”

  本报北京3月10日电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