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官员解析大部制改革:计生委合并后计生政策不变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play 官员解析大部制改革

  演播室:

  欢迎。本周,全国上下最为关注的新闻,无疑是2013年的中国两会。5200多位新的代表、委员,将代表13亿国人参政议政,为一个更好的中国建言献策。本次两会的焦点问题很多,今天《面对面》栏目要特别关注的是在今天刚刚公布的备受瞩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这也被公众简称为大部制改革。对此,我们专门采访了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的副主任王峰,请他为我们来解剖一下这一轮大部制改革的来龙去脉。

  【3月10日上午两会现场同期:马凯对机构改革的说明】

  【解说1】

  在今天上午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就《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进行了说明。

  【马凯现场同期声】

  这次改革,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4个,其中组成部门减少2个,副部级机构增减相抵数量不变。改革后,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5个。各位代表,按上述方案,新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不再保留铁道部、卫生部、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解说2】

  自此,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的方案公布于众。新一轮机构改革中,与老百姓关系最为紧密的一点就是对食品安全监管职能的整合。

  近年来,“三聚氰胺奶粉”,“瘦肉精”、“地沟油”等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暴露出食品安全监管领域存在的弊端。目前我国的食品安全监管权分散在农业、质检、商务、工商、药监等不同系统之中,多头监管、分段管理的体制,已成为制约食品安全监管的最大障碍。

  【访谈内容】

  王峰:现在食品问题依然是老百姓最关心的一个热点问题,食品领域的安全问题,这个隐患依然不少,怎么办?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的问题,也有我们政府监管不是太有力的问题。监管是政府的责任,包括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有机制的问题,机制靠谁来建?也得靠政府,说来说去,政府的监管责任这块是很重要的。在过去,我们的食品监管,在这次改革之前,它采取分段管理,生产环节或者加工环节归质检部门来监管,流通环节工商部门监管,餐饮环节或者叫消费环节归谁管?归食药部门,叫食药局它来监管。本来一个相互联系非常紧密的监管环节,切成三段了,严格来讲,是不符合管理科学规律的,它本身就是一个整体嘛,都是食品,应该是一个系统地来进行管理,这样才能够真正管住、管好。现在在分段管理的情况下,往往出现一些要么重复检查,重复管理,要么就形成监管漏洞,形成空白。

  记者:我们怎么改?

  王峰:两个字,整合,就解决这个问题了。

  【解说3】

  【马凯同期】

  组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主要职责是,对生产、流通、消费环节的食品安全和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实施统一监督管理等。将工商行政管理、质量技术监督部门……

  在此次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将现有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及国家质检总局、工商总局的相关司局合并,成立了新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人们希望,食品安全监管体制的重新定位和设计,能给餐桌安全筑起一道没有缝隙的屏障。

  【访谈内容】

  王峰:把这几支队伍都把它整合起来,第一,力量可以集中统一使用,也是显而易见的,过去是分散的。第二,我在监管的过程当中,就可能把每一个环节,由一个部门来把它都想到了,想细了,它在监管的时候就不可能像几个部门相互之间很可能有点推诿、扯皮呀,甚至工作衔接不够。由于工作衔接不好,造成监管空白。一个部门要全面负责,就要统筹地来考虑这些问题。再一个,一个部门监管,它的好处在哪里?发现问题可以重点监控,在哪个领域当中有问题,我的力量可能要重点往这个方面去投。再一个,现有的一些资源我也可以充分利用。同样,出了问题之后,也好追责呀,现在出了问题,往往是你推我,我推你。一个部门管,给谁推呢?你就是干这个事的,干得好,这是你的业绩。干不好,出了问题,我们要依法追责的。现在责任明确,就一家管了。我前面讲,管好是你,管得不好也要追你的责任,把队伍统统整合起来,这样力量就加强了。应该说这是我们这次改革,老百姓最关心的一点。也是这么多年,我们经过不断地研究、探索、实践,感觉不走这步不行了。所以,最后下决心把它整合起来。

  【解说3】

  在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中,铁路改革尤其受到关注。在方案公布之前,有关铁道部会不会被撤并就有着不同的猜测。直至今日,铁道部仍兼具政府和企业双重职能,这种政企不分的体制早已经弊端丛生,广为社会所诟病。特别是近年来随着铁路建设的快速发展,推进铁路改革的呼声愈加强烈。

  【访谈内容】

  王峰:这次改革铁道部撤销了,实际上是给它一分为三,在职能上给它一分为三。一部分,企业职能剥离出来,成立一个总公司;一部分属于综合性管理职能,就是和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有关的这部分职能,比如规划、政策,制定一些法规等等这些,这部分职能剥离出来,给到交通运输部;再一部分职能,主要是安全生产监管这部分职责,我们还专门成立一个叫做国家铁路局,这是政府的行政职能,大量的铁路运营,包括铁路建设,铁路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起码这三大块,包括铁路的统一指挥调度,这些都由新组建的铁路总公司承担起来,现在把它政企分开了,把企业这部分,让你做独立的企业法人,让你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资金筹措的渠道就可以多元化,社会哪些方面有钱,愿意修铁路,可以,也可以加入进来。资金筹措的渠道就打开了,它就可以按照企业的这套方式来进行运作了。第二点,有利于从体制上或者机制上保障我们的铁路运输的安全。

  记者:这个怎么说呢?

  王峰:在政企不分的情况下,政府的安全监管责任和企业安全的主体责任,这两个是捆在一起的。监管和被监管者是一个人,我说句通俗的话,融为一体了,从机制上来讲这是不合理的。它应该形成一种什么?我来监督你,您呢应该对安全负起责任,是这么一种关系,现在混在一起了,以至于出了事故,老百姓都不知道这是政府的事还是企业的事造成的,因为是合在一起的。作为政府来讲,这个责任究竟怎么去追究?那好,政企不分,既有政府的监管责任,也有企业的主体责任,混在一起,现在分开了,你承担主体责任,我承担监管作用,出了问题,对不起,我要分析它的原因,是你的责任,必须要追责。政府监管不到位,政府负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安全责任才能够落到实处,才能够真正到位,才能够从体制上,从这种机制上来保障企业运营的安全。

  【解说4】

  【马凯同期】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