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佛山市长谈改革:一下敲掉公务员饭碗不太合适

■昨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长刘悦伦接受记者的采访。新快报特派北京记者宁彪摄

■昨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长刘悦伦接受记者的采访。新快报特派北京记者宁彪摄

  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长刘悦伦谈机构改革

  转变职能,还需再造行政审批流程

  ■新快报特派北京记者 罗仕 罗琼 报道

  “机构改革只是一种手段,根本性目的是转变政府职能,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昨日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长刘悦伦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机构改革吸取了佛山机构改革试点的成功经验。他认为,机构改革需按照公开化、标准化、信息化原则去再造行政审批的流程。

  ●谈机构改革

  下一步应考虑补上行政审批流程

  “要按照公开化、标准化、信息化原则去再造行政审批的流程。”

  新快报:新一轮的机构改革已经启动,佛山两年前就曾试点机构改革,您觉得在机构改革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刘悦伦:机构改革不仅仅只考虑职能机构设置和职能转变,还有行政体制改革一大块。

  你有了机构和职能,但是你这些机构履行职能,还是按照过去存在问题的程序来做。所以,行政审批的流程要加进去,下一步应该考虑这个,应该补上。

  比如说佛山现在推行的网上审批,市民可以通过终端机扫描提供材料,不需要去现场,最后凭原始证件去取证便可。像这种信息化网上办事有很大的好处,因为它是公开透明的,甚至人和人不用见面,这就可以减少腐败。

  再举一个例子,过去审批是串联审批,批完这个再批这个,批完这个再批那个,耗时时间非常长,但如果你把他分为前台和后台,前台你把案子收下来,后台是十几个部门同时进行审批,这就大大缩短了时间,方便了老百姓,方便了企业。

  所以我觉得要按照公开化、标准化、信息化原则去再造行政审批的流程。

  新快报:一些人认为部门利益是机构改革最大的阻力,您是否认同这一观点?

  刘悦伦:这个阻力(部门利益),只要中央政府下决心,或者上级政府下决心,都是能够推进的。我倒不认为部门利益是机构改革的最大难度,真正的难度是把机构改好、行政职能转好。

  新快报:佛山顺德机构改革试点力度非常大,这次中央的机构改革,您是怎样看的?

  刘悦伦:这次中央采取这样的方式侧重职能转变和放权,这个是对的。机构改革,不是为了机构改革而机构改革,根本性目的是转变政府职能,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公平竞争,促进政府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这才是机构改革的目的。

  新快报:有媒体报道说,这次机构改革之后,一个局有可能会有很多副局长,您觉得这种现象是一种常态还是过渡状态?

  刘悦伦:肯定只能是过渡,说实话,这些人机构改革后怎么消化的办法还没有想到。我认为还是要人性化一点,逐渐逐渐地消化、淘汰。现在要一下把公务员饭碗“敲”掉,这个好像还不太合适。

  ●谈广佛同城

  充分理解广州车辆限行

  “要互相理解、互相尊重,尽量去减少对于跨地居民的影响。”

  新快报:目前广州已经开始车辆限行,这是否会影响到广佛同城的推进呢?

  刘悦伦:广佛同城力度在进一步加大,尤其是交通基础设施。前一段时间有人说广佛同城是假同城,我不赞成。现在高铁西站已经动工建设两个礼拜,很多人认为佛山西站实际上就是广州的西站。我们也有一个想法把西站打造成广佛的交通枢纽。

  至于广州的车辆限行,首先我们充分的理解,如果对外地车不限行的话,广州无论是从交通的拥堵还是环境质量都受到影响。当然很多市民也担心,怕限行会影响跨地区生活、工作的一些人群,我们也跟广州提出这个问题,看看通过什么方式来尽量解决。我想,首先是互相理解、互相尊重,在此基础上寻找大家共同能够接受的方案,尽量去减少对于跨地居民的影响。

  新快报:虽然佛山也有一些重大平台跻身省的平台,但跟南沙、横琴、前海等新区比起来,享受到的国家特别优惠政策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现在在区域竞争越来越强烈的一个时期,佛山怎么争创下一步发展的优势?

  刘悦伦:改革不应该总是提供区域的优惠政策,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是一种误区。为什么它能干,我们不能干,逼得各个市的市长去争取优惠。

  当然我作为市长来说,我也希望多争取一些优惠政策,但我争取到了,对人家也不是很公平。我认为,在改革开放初期是必要的,现在应该是促进区域统筹协调发展,而不应该是给予一些特殊优惠政策,这种特殊优惠政策导向的倾向,扼杀人的创造力,应该是谁有创造力,谁能改革,就鼓励谁干。国家应该鼓励体制、机制的创新,而不是说单纯给一些优惠政策。

  所以佛山下一步也不能够指望获得多少国家特殊优惠政策,我们历史上从来没有,佛山还是要依靠改革创新精神,大胆改革,大胆创新,依靠干部素质,靠我们的努力奋斗。

  ●谈GDP排名

  偶尔领先只是幸运,广东转型佛山先走

  “我真正关心的不是这个排名,关键是下一步能否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增长,通过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实现增长。”

  新快报:最近有媒体报道称,佛山GDP在全国滑落至15名,过去两年已被成都、武汉、南京、大连先后超越,您是怎么看佛山GDP下滑的趋势问题?

  刘悦伦:我注意到这一问题,说句实话,我心里从来没有认为,我们真正超越了你刚提的这些城市,这些都是全国赫赫有名的大城市。就算我们偶尔超过他们一下,那是幸运,况且15名的位置,我觉得也并不低。

  当然这两年有点下滑势头,因为佛山的产业结构决定佛山遇到了一些困难,这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但我真正关注的是下一步能否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增长,通过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实现增长。

  新快报:在佛山面临GDP被超越的同时,广东也面临着江苏、山东等省的超越威胁,您怎样看到经济总量“老大”之争?对广东的发展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悦伦:广东与江苏的总量之争,跟我刚刚讲的佛山跟其他的城市之争我认为态度是一样的。广东的优势在于,你先发展了10年,所以你先富了。但这也是广东最大的劣势,就是因为早了这10年,你的产业层次就比人家低,你引进的东西就不如人家。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