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钟南山:政府部门对议案的回复看一遍就不想再看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 中国网 魏婧摄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 中国网 魏婧摄

  ——2013全国“两会”特稿“代表的分量”之十

  中国网3月10日讯 (记者 魏婧)广东团的代表向来以敢言著称,钟南山可谓是“敢言派”的领军人物,他习惯用沉着、平静的语调表达自己对民生问题的看法,但他的任何看法都有严谨的调研结果和精确的数据作为支撑。

  3月9日上午,参加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广东团刚结束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坐在七组第二位的钟南山还没起身,就被记者团团“包围”。

  2003年非典爆发,那一年的热词是盐,是口罩,是隔离,是温度计和消毒水,人们通过非典认识了斗士一般的钟南山。今日,与非典相关的话题已不再火热,钟南山的名字却更加频繁地被人们提起,因为他的新身份:三届政协委员和第十一届与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建议多个部门联合研究大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

  钟南山说自己对pm2.5做了一些调查,他说:“这个涉及到环保部门和健康部门,我找了很多资料,中国受pm2.5的影响,健康部门和公共卫生部门并没有像国外一样做了非常严格的研究。”

  钟南山举例说:“像国外做一个研究可能会做二十几年,因为环境对集体的影响是慢性的,特别是对肿瘤和心脏的影响,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至少要做十年以上的研究。”

  钟南山建议环保部门、气象部门,预防医学部门、还有医疗部门,各个部门联合研究一个大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因为国外在比较低范围上的研究,我参考的资料他们都是在(研究)顶多是50微克每立方米之下是怎么个关系,而我们的是100、200、500、1000(微克)的,在这么高的时候到底会有什么影响,没人知道。”

  钟南山表示,假如天气一直按照现在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将来北京的肺癌将有2.42%的增加率,如果再过十年可能就会是几何基数的增加。

  “当然还有一个思想转变,大气污染不是政府的事,不完全是政府的责任,是全民的责任,是一个社会的责任,是一个公众和企业都有的责任。”钟南山补充说,“燃料结构的改变是很关键的,但是切入点还是汽车的尾气,这个是需要主要考虑的。”

  不太满意政府的原则性答复

  谈到人大代表的履职,钟南山表示对于人大代表来说,职责是四个,一是立法,二是监督,三是履职,四是交流。“履职这方面是做得不太够的,我的看法。”钟南山说。

  钟南山认为履职比以前有进步,“比如说我自己就比以前进步了,因为平时都比较注意,如果碰到共性的问题,能够帮助我们在人大提出一些。”他说,“最突出的作用是去年pm2.5的公布,人大和媒体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但他认为存在的问题是:“履职常常只体现在人大会议上,而在日常的履职还是远远不够的。”

  钟南山不记得自己究竟提过多少份建议、议案,但政府部门对它们的答复令他“不太满意”。“政府的答复常常处于一种原则性的答复,我们需要的答复是具体性的答复。”他说。

  “比如这一次,我们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建议,”说着,钟南山将蓝色文件袋的拉链拉开,从中掏出一本厚厚的建议册子拿给大家看,“村医的待遇, 我们做了非常多的调查报告,又做了两个很详细的报告,希望能解决村医的问题,像这些我们希望回答的不是原则,而是具体的答复,你怎么解决。”

  多年来,钟南山的建议、议案涉及食物安全、药品管理,医疗等众多领域,他说这些都没有具体答复,“我没有统计过我的建议、议案有多少是被具体答复的,因为有的是个人建议,有的是共同建议,但总的给我的感觉是看了一遍就不想再看了。”

  对政府部门的答复不满意归不满意,这并不影响钟南山关注民生问题,厚厚的建议册里写满了两三万字的调研报告。

  2013年1月12日,中央电视台“寻找最美乡村医生”公益活动正式揭晓了最美乡村医生名单,钟南山说之所以要做村医调研,就是因为看了这个节目。

  关于村医调研,钟南山介绍说他们团队一共去了南北两个城市:一个是广东兴宁市,一个在黑龙江双城市,通过电话或座谈的形式,直接找到村医。

  “从南北两个城市的调研结果来看是很相似的。村医最大的困惑和困难是没有身份,又不是农又不是医,没有职称,没有晋升,没有培养,没有教育,没有养老,没有保险,就是这个状态。”

  面对全国的600多万村医,钟南山认为:“首先要给他们一个身份,让他们纳入到真正的乡村医务人员的编制,可以经过考核,一些实在不行的就淘汰。现在很多人不愿意当村医,在兴宁市罗岗镇,三十个村医,其中超过六十岁的占了15个,其他都快到60岁,面临后继无人了。还有一部分有自己的村卫生站,那个站就在村医自己的家。所以我觉得这些人被边缘化了,我们搞新农合,搞医疗,没有很好的考虑他们。”

  建议大部制统一管理地沟油

  介绍完村医报告的事情,钟南山又回答了一些医改的问题,这时已经11点多了,他对大家说:“对不起,我11点半还有个会,真的得走了。”然后一边站起来,一边收拾东西,但面对锲而不舍的记者们,钟南山还是从容淡然,态度温和地与他们交谈了一会儿才匆匆离开。

  下午的小组发言上,钟南山准时赶来,作为第二位发言的代表,他谈了地沟油的问题,“我搜集地沟油资料,每年中国回收七百万到一千五百万吨,其中上餐桌的有三百五十万吨,所以有的时候人们还在吃地沟油。”

  发言结束后,有其他代表来找钟南山商讨建议的事情,钟南山便与小组人员打好招呼,从椅子上拿起那件灰色西服上衣,步伐紧张地往电梯间赶去,这时候,旁听小组讨论的记者们迅速起身,一路追逐而去,大家跟着他一起走进房间,此时,另外一位女代表“看不下去了”,对大家说:“我们几位代表要一起讨论点事,现在先不接受采访。”经过多次“阻拦”,有几位记者才离开,而有几个人依然受在房门外等候。

  小组讨论结束的时候,钟南山与其他几位代表的讨论也结束了,因为他又要赶去人民大会堂参加另外一个会议。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