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黄奇帆:炒作重庆债务是新世纪的冤案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长黄奇帆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

  周远征

  编者按/2013年是“十二五”承前启后的关键一年,这一年也是改革之年,无论是顶层设计还是基层探索都将提上日程。中国在过去30余年,之所以能从一个贫困落后和封闭的国家成长为如今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完全是拜改革开放所赐。没有改革开放,便不可能有今天的社会生活和人的自由。正如李克强副总理所言,这个甜头百姓已尝到,“我们必须也只能往前走,没有退路。”进一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既要搞好顶层设计,又要结合基层探索,在改革当口一些地区和领域开展试点,被认为是改革的操作路径。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大部分省份完成了换届,新任地方要员如何继往开来,将改革和创新进行到底,如何在探索中“排雷”和清除“荆棘”?我们拭目以待!

  几多成就,几多辛酸,谁解其中味?

  台海网3月9日讯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炒作重庆债务,这是新世纪的冤案!”3月5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长黄奇帆在两会间隙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这个问题“你们有义务帮我说清楚啊!”

  黄奇帆有着经济学家的头衔,在坊间又被称为“金融市长”、“中国最懂经济的市长”。刚刚过去的2012年,黄奇帆主政的重庆爆发了薄王事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在经济发展方面一直高歌猛进的山城重庆陷入舆论的疾风暴雨之中。“最懂经济的市长”因此在一年之内经历了三次搭档之变,承受着社会上的各种质疑,忍受着各方的巨大压力。

  即便如此,3月5日下午5时左右,颇有学者风范的黄奇帆还是抽出时间在北京鸿府酒店的房间里面向记者敞开心扉,畅谈了他对《政府工作报告》的建议以及他对房产税、重庆成都城市群建设等问题的看法。

  对于重庆未来的发展,黄奇帆表示,重庆将继续推动房产税、公租房等重大改革试点,力争让重庆经济保持增长势头。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面临各种挑战的重庆市的GDP增速达到13.6%,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8个百分点,位列全国第二、西部第一。

  “金融市长”的货币观

  直言无忌是黄奇帆的一大特色。多年以来,这个市长在不同场合都展现出真实性情的一面,为此,他也招来了不少“骂名”。但黄奇帆不愿人云亦云,他一再对记者表示:“市长打官腔,那是官僚。”不愿打官腔的最新的例子就是,当不少人大代表都在对《政府工作报告》唱赞歌的时候,黄奇帆在两会期间针对我国的货币政策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3月5日下午,重庆代表团的讨论会中,黄奇帆就表达了对《政府工作报告》中货币供应量问题的一些担忧。讨论会刚刚开完,在北京鸿府酒店的房间里,穿着白衬衣的黄奇帆在宽大的沙发上一落座,还来不及擦掉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就拍着沙发的扶手向记者强调:“我今天在会议上说的意思是,M2的增速降得还不够,货币超发了,就如同堰塞湖一样悬在头上。”《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预期增长13%左右。

  黄奇帆表示:“现在中国的M2是100万亿,太多了,我们的GDP是50万亿,M2已经是GDP的两倍,总的来说,货币还是显得太多了。我们看看美国政府,他们的财政债务与GDP基本是1∶1(美国的政府债务为15.29万亿美元)的比例,不管他们Q1、Q2、Q3连续推行,但是他们的M2也只有10万亿美元。”

  黄奇帆对记者说:“2003年到2008年,我国M2的增速是17.4%,到2009和2010年,增速高达23.7%,2011年降到14%左右,2012年是13.8%,今年是13%。世界上有一个通行的规律,M2增速要等于GDP增速加上通胀率,但是我们的M2增速是GDP增速加上通胀率再加2%。这是新兴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时候形成的方式,过去30年,或者说刚刚加入WTO的那几年,中国经济面临货币不足的情况,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继续增量超发就会加大问题的严重性。”

  “现在M2已经达到一百万亿,还在惯性思维,多增长2%就是两万亿啊!印钞机一旦开了就收不回来了,还会加大问题的严重性,现在到了调整的时候了!”黄奇帆表示。

  “房产税很有成效”

  对于备受关注的房产税,黄奇帆表示,重庆的“房产税很有成效”。

  2011年1月27日,重庆在全国率先出台房产税细则,由此成为全国房产税改革的试点城市,从2011年1月28日开始面向个人房产征收房产税。

  黄奇帆透露,正是由于推出了包括房产税在内的一系列调控手段,中央才同意重庆不搞限购。 “现在我们的房价很平稳,我不能说这全是房产税的作用,只能说是重庆调控房地产的‘五招’起了作用。”

  黄奇帆告诉记者,重庆调控房地产的“五招”包括:一是土地调控,规定地价不超过房价的1/3;二是金融调控,也就是控制按揭贷款,第一套房首付两成,第二套房首付五成,第三套房零按揭、全首付;三是控制投资力度,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当中房地产投资不得超过25%;四是按照人均一定平方米数量计算,设定重庆房地产建设的一个总量,过量了就会有泡沫,建少了又不够住;五是税收调控,税收又分直接税和间接税,有四种间接税跟房地产有关,分别是交易契税、所得税、增值税、营业税。

  他进一步解释:“房产税属于资本税,不是直接交易环节的税种,有了这个税之后,增加了高档房产在持有环节的成本,这样有助于遏制投机,并且增加了一定的税收量,而且讲究了征收的策略。”

  对于征收房产税的策略,黄奇帆也进行了详细解释。“很多人骂我,说重庆房产税征得很少,但他们恰恰不知道这正是奥妙之处。”他表示,“房产税作为试点,如果一开始就征收很多,就会像所得税那样,落得都骂娘的下场。管事的人需要在制定政策的环节讲求策略和技巧。”

  重庆房产税主要针对中高档住房的策略,减少了试点阻力;实行差别化税率又能让应税对象接受房产税,符合容易操作的原则。黄奇帆告诉记者:“不要看我们现在征收的税少,如果十年以后来看,征收对象增加之后那是不得了的,而且未来我们还可以考虑将房产税的税率逐步提高,这需要一步一步来。”

  “重庆不会破产”

  重庆经济备受关注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地方债问题,但黄奇帆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重庆不会破产。”

  “重庆地方债处于绿灯状态,黄灯都不会亮!”对于外界对重庆地方债的质疑,黄奇帆予以坚决的回击,“地方债一般不能超过财政能力,但现在沿海一些大城市已经超过这一比例,重庆地方债现在是2600亿元,是地方财政的60%多,占GDP的比例只有20%多一点,目前重庆的不良资产率在全国是最低的,而且我们的地方债务也低于全国的平均线,我们GDP是1.1万亿元,2600亿元的债务占GDP的比重是23%,中央加地方政府的债务在GDP当中的比重是25%,重庆地方债的安全度排在全国第五位。如果重庆要破产的话,后面的省份都要破产了。”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