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两会锐观察:养老金双规制产生贫富差

  陈锡文:必须改变人口城镇化滞后现状

  陈锡文:土地是农民的财产 地方政府不能随意收回

  今天上午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举行了第二场记者会,经济学家厉以宁、林毅夫、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中农办主任陈锡文等多位政协委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其中,“中国的新型城镇化之路”成为记者关注的热点。数据显示,我国城镇化率虽然已经超过50%,但仍有约2.7亿人并没有实现从农民、农民工向市民身份和地位的转变,对于这种“生活在城市,根基在农村”的“半城镇化”现象,很多委员认为,下一步必须认真解决人口城市化的问题。

  中国经济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是依赖于逐步加速的城镇化,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现有的城镇化表现,实际上是大量人口在城市和农村间的有规律的迁徙,并没有落地生根,这也是下一步城镇化必须解决的问题。在今天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陈锡文委员就指出了目前城镇化的三个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表示,“第一,粗放。城市的规划粗放、建设粗放、管理粗放,导致大量资源能源的损耗。第二,人口城镇化明显滞后。这2亿5千万新增城镇人口绝大多数都没有他所在城市的户籍,其中最主要的是农民工占大多数。第三,城市扩张非常快,现在接近有670个城市,还有将近2万个城镇。但是城市的布局,以及城市和城市之间,城市和城镇之间,它们的体系和功能都不够明确”。

  很多代表和委员都认为,要解决人口城镇化滞后的问题,一个关键措施就是进行户籍制度改革。

  记者:户籍制度的难点可能并不是户口本,关键是依附在它后面的社会保险、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您觉得接下户籍制度改革的破冰之举应该是什么?

  全国政协委员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我觉得没有什么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事,因为这个量太大了,要有这样一个制度设计,第一要让农民工自己做选择,你选择将来永久成为这里的市民,还是我在这赚了钱我回到家乡去,或者到小城镇去。第二就是要留给当地的政府和当地的城市的社会有一个时间上的空间,就是一个缓冲的过程。一般来说我到国外去考察,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制度,你选了要将来留城,一般要多长时间呢,8年、9年,交够了我就给你。那么这么一轮一轮地慢慢解决,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有点积重难返,进城的人太多,一定要看到这个问题解决的艰难性、艰巨性、长期性,一定不能希望一纸制度就解决了。

  对于进城务工农民在农村的耕地和宅基地归属问题,陈锡文认为,必须依照相关法律,只有在农民全家都迁入地级以上城市,并且全家都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前提下,土地发包方才可以收回。如果年轻农民进城,而老人依然在农村务农,则不能收回承包地。而宅基地按照法律规定可以永续使用,除非是违法乱占,否则不能随意收回。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说,现在有一个非常不好的说法,就是农民进城,在家里有车有房,进城又要来占一块,说农民两头占,我是很听不懂这话。因为财产问题,你只能讲是不是合法,不能讲多少,你看城里面很多房子都卖出去了,都空在这里,那些人占了多少呢?我一直到现在我还能听到有些干部有些群众一讲农村土地还说,这不是国家的吗?宪法规定这是农民集体所有,是他的财产,所以有时候我很奇怪,我们有些干部开会,有些村长、镇长开会,甚至有些更高的市里头(领导)开会,在那里研究农民的地,那是人家的财产啊,你要拿,你必须要给人家合理的补偿,这才叫依法合理处理。

  林毅夫:中国经济能维持20年8%的年增长

  林毅夫:提高融资成本抑制“投资冲动”

  在今天上午的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备受关注,林毅夫说,刚从世界银行卸任时,他曾经说过,中国有20年保持8%增长的潜力,这个观点在业界也引起很多讨论,中国增长的动力究竟在哪?林毅夫今天上午也再次谈及这个话题。

  林毅夫指出,中国目前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收入水平,相当于美国的20%左右,基本等同于50年代初的日本、60年代的新加坡和70年代的台湾地区与韩国同美国的差距。而这四个经济体,都先后维持了20年的高增长。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称,我们现在东亚经济发展模式是一样的,如果他们利用这个后发优势,可以维持而且实际上实现了20年每年7.6%-9.2%的增长,我相信,利用同样的后发优势,我们应该有潜力维持20年每年8%左右的增长。

  不过林毅夫也表示,今年依然有许多省份把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锁定在投资,不少省区市都把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目标设定在20%以上,这需要警惕,也应该提高他们的融资成本。

  林毅夫称,一方面原因就是他投资大部分靠银行的贷款,用别人的钱,而且这个钱的价格又很低,赢了是自己的输了是银行的,所以就会造成这个冲动比较大,如果说我们在产业发展上面是按照我们的比较优势,在投资的时候用的又相当多的是自己的钱,同时跟银行借钱的价格、融资的成本高了,那我想大家自己就会比较谨慎。

  养老金双轨制调查

  新闻特写:不同的身份 不同的退休金

  今天上午这场记者会上,关于民生话题的讨论特别深入。其实对于老百姓来说,最关心的就是每月的工资收入,还有就是退休以后的生活保障。而由于历史和人口的原因,我国的人均保障水平还不高,目前还只能做到“广覆盖,低水平”,由此引发的问题也不少,对于不少退休的职工来说,在企业退休和在事业单位或者国家机关退休,能够领取到的退休金是不同的。我国建立养老保险制度时,最初只涉及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并未将机关事业单位等包含在内,由此形成了养老保险的双轨制。企业职工需要缴纳参保费,而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不用缴费,但是养老金却要比企业高,由此引发的关于企事业单位退休金双轨制的争议也越来越多。我们记者就选取了上海的部分小区进行走访调查,发现这些住在同一个小区,平时在一起休闲玩乐的老人领取的工资收入差别还真是不小。

  记者来到了位于上海市长宁区的威宁小区,10多个退休老人正在活动中心内朗诵文章,居委会主任介绍,社区每个星期都会组织读书、合唱、健身等活动。由于建成时间较长,小区住户中老人所占比例特别大,退休人员大概有1000多人。

  威宁小区居委会主任说,我们一栋楼吧,12家人家,有8家是老人,你看这个比例大概就那么大。因为上海特点是老房子,就老人。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