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小丫跑两会: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谈女性梦想

  《小丫跑两会》三八妇女节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小丫跑两会。展望中国梦》。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我们首先在这里向参加全国两会的女代表、女委员,还有向电视机前的女性朋友们问一声节日快乐。现在大家都在谈论“梦想”,在过去的一年当中,我们的神九航天员刘洋,奥运冠军焦刘洋、叶诗文等都是坚持梦想,勇敢追求的女性。如何鼓励更多的女性拥有梦想?又怎样才能帮助她们实现自己的梦想呢?今天在这个特殊的妇女节日当中,我们共同倾听女同胞的心声,展望春天里的中国梦。今天特别邀请到了一位嘉宾,她是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甄砚。同时还有另外一位女嘉宾,她是被大家评为“最美90后女孩”的云南姑娘铁飞燕。

  小片一

  甄砚,1954年生,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成员。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铁飞燕,1992年出生,云南普洱渡收费站收费员。2010年,在四川旅游期间,勇敢地跳下大桥,救起落入水中的修桥农民工,被称为“最美90后女孩”,今年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主持人:我们知道,很多女性朋友在不同的阶段都有着不同的梦想, 我们先来请两位听一听她们都有着怎样的一些梦想。

  小片二

  女C:我的梦想啊,挣很多钱。反正我现在就是小会计嘛,先慢慢干,做大会计。

  老奶奶:最大的梦想,我想买彩卷,中奖。中了奖我准备自己买套房。剩下的捐献。

  女E:就希望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女B:现在刚刚找到工作,然后就是好好的努力工作,慢慢的实现一些我的小愿望吧

  女L:最大的梦想,我现在是学生,就想以后的工作能做自己喜欢的吧。

  女K:现在的梦想就是学习吧。就是能考上研究生最好了。

  女A:我有了一个小外孙子,特别高兴,这是最大的希望。

  记者:长大了想做什么啊?

  小妹妹:想做一个蝴蝶。

  妈妈:愿望啊,就是(希望她)健康长大吧。

  张琼:我的梦是有一个很完美的职业,自己很热爱的职业,很愿意献身的职业。然后还有一个和谐的家庭。

  人大代表刘绍英:我个人的梦想就是在一个平等的平台上,跟男性一个平台上,建功立业

  古丽努尔:我的中国梦是更多的女学生素质都提高,让她们得到更好的教育

  龙红:我们能够非常开心地工作,非常温暖地生活,人与人之间的非常的信任,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一个我们最向往的一种状态。

  主持人:我们想问甄主席,您在少年时期或者是青年求学时期,您的梦想是什么?

  甄砚:我觉得我的梦想跟我的职业有高度的契合。作为一个专业的妇女干部,我们的基本职能一句话,代表和维护妇女权益,促进男女平等。我想我的梦想,就是在党和政府对妇女儿童的高度重视良好的政策环境、政治环境和发展环境中,让妇女的权益能够得到实实在在的落实, 我老说妇联,就是我们妇女的娘家人,提出要代表和维护妇女的权益。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飞燕,你在小时候都有什么样的梦想?

  铁飞燕:小的时候,曾经很向往那种城市里面的生活,特别羡慕城市里面孩子穿漂亮的衣服,漂亮的书包,可以坐汽车之类的,特羡慕。到我长大了, 希望这个社会特别和谐,人与人之间互助互爱,没有争斗。

  主持人:就像飞燕刚才说她小时候很想到城里,有漂亮的书包,其实现在也有一些孩子希望像城里的孩子们一样,到了入学的年龄就能够去幼儿园。去年我采访过一位小姑娘,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去幼儿园上学,我们现在一起来看一下她。

  小片三

  2012年,在贵州省松桃县的一个小山村,我认识了五岁的唐金梅。金梅和年迈的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身体不好,行动也不方便,年幼的金梅早已是奶奶离不开的帮手。

  金梅很聪明,也很好学,她总是缠着奶奶教她识字、数数。

  小金梅:1、2、3、4、5,5。

  奶奶:5个,3+2=5。

  小金梅:3+4。

  奶奶:3+4=5

  奶奶没念过书,教金梅数数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可金梅学得很认真,还会在废纸上写写画画,但她画得很吃力,因为手中的笔是一支捡来的、几乎没有油的废笔芯。

  记者:你为什么要吹一下啊,金梅?

  小金梅:不吹没有水。

  金梅最羡慕的,是那些上学的孩子,每天她都会一个人站在村口远远地望着她们。。。村里没有幼儿园,渴望上学的金梅只能跟着大孩子们,去村里唯一的小学“偷学”。这一天,金梅站在了三年级的教室门口,一堂四十分钟的数学课,金梅几乎没有挪动一下脚步,她虽然听不懂,但她的神情甚至比教室里的任何一个孩子都要投入,可就在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金梅突然哭了。我们不知道金梅出了什么状况,就把她叫了出来。。。

  记者:你为什么哭?

  小金梅:我站累了。。。(哭)

  主持人:我们想请问一下主席,您在整个了解的情况当中,学前教育对农村的留守的女孩子来说,有多么的重要,目前的状况是怎样的?

  甄砚:我们的社会和政府也是在努力着给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母和这样的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公共教育的机会,而且在努力地发展学前教育,这一点我们从最近这几年政府工作报告里边都能看到, 第二个问题,关于农村留守的这些女童, 我想从妇联和社会做了很多工作,比如说在村委会的一些妇女之家里边,成立一些留守儿童的学校, 还有一个,妇联还成立了留守妈妈的互助组,交流一下对孩子的教育,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在当前情况下,一种很好的补充的形式。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一些情况,就是很多留守在家的女孩子,她们在心理上其实有很多压抑的时候,或者说是觉得自己的父母远离自己,其实是很需要温暖,很需要做一些心理健康的调整的一些孩子。 就有这么一个小姑娘,当时我们也是采访到了她,现在也请主席和飞燕来看看。

  小片四

  星期天,古寨乡琴堂小学的学生们都放假回家了,整个空荡荡的校园里,只有一个女孩还呆在教室里。

  因为生活上我已经跟不上别人了,成绩如果学习上再跟不上,那就是真的穷到家了。

  她叫陆泽利,今年13岁,父母带着弟弟在杭州打工。因为承担不了俩个孩子在城市的花费,这些年泽利一个人被寄养在姑妈家。尽管姑妈对她很好,但泽利总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比如他们在房间里交谈的时候,我不是他们家的亲人嘛,不敢进去,就在外面听那样子。

  一堵自己设下的无形屏障,让泽利不愿意与姑妈交流,即使学校组织活动需要交钱,她宁可不参加,也不向姑妈开口。

  她不是我的妈妈。

  在姑妈家,泽利总是喜欢一个人呆在楼顶的露台,看到来来往往的车辆,看到别的父母骑着摩托车带着孩子,她总在期待着会有一辆车突然在路边停下。

  总是会想我爸爸会不会坐在那辆车上来看我。

  不和姑妈交流,不说给远方的父母,也不愿意向人倾诉,泽利选择把自己的心事一笔一划地写在纸上。

  把它全说(写)出来,心里不会太压抑,然后就会感觉比较舒畅、轻松。

  在这张纸条上,泽利这样写道:寒冷的冬天又一次降临了,爸妈,你们过得好吗?我好想你们啊,只希望你们平平安安的,我怎么样都可以。一些话不能当面跟你们说,但是我会写在纸上祝福你们。

  你觉得你现在最需要父母给你的是什么?点点的关心。

  这一点关心包括什么样的东西?你现在生活好吗?那里冷不冷?吃饭了没有?那个聊这些话。他们都不太关心自己心里的感觉,就是这样子。他们对你的生活,好像外人一样。

  长年被寄养在姑妈家远离父母,这让小小年纪的泽利,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遥远而又清晰的梦想。

  就是自己有一个房子,然后爸爸妈妈都在里面,然后我每天就去工作,养活他们,一家人生活得很快乐,就是这样。

  主持人:这是我们采访到的小泽利,她很懂事,但是她内心也很敏感, 怎样关注她的健康,有没有切实的在目前可操作的措施?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