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政协委员议收入倍增:更盼文化素质翻番

  中新社北京3月9日电 题:政协委员众议“收入倍增”:有希望有担忧更盼素质翻番

  中新社记者

  “收入倍增要靠释放改革红利来实现”、“不可低估居民人均收入翻番的难度”……正在北京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的委员们在接受中新社记者调查时,各抒己见。

  委员们聚焦收入倍增的背景是,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这是中共首次明确提出居民收入倍增目标。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研究员蔡昉说,实现收入倍增要靠释放改革红利来实现。他认为,改革与红利相结合,说的就是通过制度性设计激发改革活力。如果现在单纯依靠涨工资,企业可能无法支撑,所以需要政府出台更多具体政策。

  蔡昉强调,通过制度性福利,以公共政策代替涨工资,显然更有激励价值。收入倍增要靠政策,尤其是公共福利政策,“这部分就是改革的红利部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张蕴岭认为,需要针对不同群体制定分类指导政策,财政支出也要向边远地区和低收入人群倾斜。

  他指出,中国地大、人多,城乡、地区差异很大,要让不同收入群体出现不同的倍增。如中等收入群体的增长要超过两倍,低收入群体的增长要超过三倍,而高收入群体的增长是零点五倍。“这样,低收入人群才能最大程度获益,生活的满意度才能提高。”

  张蕴岭认为人均倍增不是强调“平均数”的倍增,而是要借此调整结构性收入差距。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委员吴志明。他建议,在推进倍增计划时,数据的统计应更细化,对高、中、低三类人群的收入增做分类统计,列出每类群体的收入涨幅,这样会更客观,对政府的决策会更加有用。“收入倍增,更应该是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倍增,发展必须兼顾社会底层的利益。”

  吴志明认为,如果国民经济运行正常,收入倍增计划的目标有可能实现,但仍然具备一定难度。过去20年中的许多年份,中国GDP与收入没有实现同步增长,造成现在两级分化比较严重。而缩小贫富差距是实现2020收入倍增计划的最大阻力

  来自西藏阿里地区的洛桑山丹委员告诉中新社记者,边陲百姓增加收入、改善生活难度要大得多。阿里这个边境线达1116公里的地区有近一半土地属边境地区。当地放牧守边固边的任务繁重,农牧业发展与传统边民互市贸易受限等多重因素,使边民收入徘徊在较低水平。

  2011年,中国实施每人每年1000元人民币的普惠性边境补贴政策,基于此,阿里边境地区农牧民每人年均纯收入才达到2900-3200元。同期,阿里地区农牧民和西藏全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5145元、5645元,差距较大。

  居民收入翻番目标可以实现,但难度不可低估。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刘树成委员7日在政协大会发言时强调。他认为,提高居民收入的最根本环节是,把生产搞上去。生产是分配的基础,不能只就分配论分配。经济总量这个“蛋糕”做大了,不一定就能分好;但如果没有“蛋糕”的适度做大和质量做好,也就更难去分好“蛋糕”。

  他认为提高居民收入的最重大举措是,抓好国民收入分配大格局的改革和调整。为实现居民收入翻番,要努力做到国家和企业二者都要为居民让利,国家财政收入、企业收入和居民收入三者增速都要与GDP增速相协调。

  “其实我真正想听到的不只是到了2020年收入翻番,达到小康水平;我更想看到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和文化素质到2020年翻了一番。这是我最期盼的。”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导演赵宝刚说。(完)(中新社记者邢利宇、刘舒凌、张蔚然、刁海洋、蒋涛、张冬冬、杨柳参与采写)

(原标题:政协委员议收入倍增:有希望有担忧 盼素质翻番)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