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浙江绍兴近1半印染企业车间主任涉及受贿

  绍兴印染行业正在经历一场人事地震。

  绍兴县检察院昨日通报,从去年下半年至今,该院办理了169件发生在印染行业里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涉案169人,其中130多人是车间主任。

  目前,绍兴县有印染企业200余家,其中90多家涉及此案,相当于一半印染企业的车间主任,都被潜规则。

  此案案值1200多万元。“从受贿数量上看,多的有50多万元,少的是2万多元。有的已经拿了三四年。是隐藏很深的蛀虫。”办案检察官说。

  一个车间主任,两年受贿52万

  老莫是萧山人,今年50来岁。2004年,他进入绍兴县一家印染厂上班,第二年,被提拔为制网车间的主管。除了各种福利,年薪6万元以上。

  然而,在薪水之外,这两年,他的银行账号里,隔三差五会收到钱,只是最近,这笔神秘的钱一直没有打进。

  “会不会出事了?”老莫有了不祥的预感。

  老莫负责的制网,是给印花图案制造模板,一直以来,厂里用的制网原料比较杂,并没有统一的牌子。

  2009年初,老莫认识了一个人,他姓廖,是上海某新材料公司绍兴办事处的业务员。

  “你可以多用用我们的产品,好处肯定不会少你的。”廖某说。

  起初,老莫没同意,但后来发现,很多同行都是这样在拿好处。于是,他给了廖某一个私人银行账号。

  从此,老莫的银行卡上就会隔三差五收到钱。用这些钱,老莫还清了债务,还买了一辆小轿车。

  警方查明,从2009年9月至2011年12月,老莫共收取廖某25笔“好处费”,共计52万余元,其中最多的一笔有3万多元,最少的一笔也有8600元。

  行贿的公司明码标价:一年拿出150万当回扣

  目前,这起商业贿赂系列案件已陆续提起公诉,其中部分已被法院判刑。

  除了这些车间主任外,给他们行贿的原料供应商也逐一落网。

  检察院的工作人员透露,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共有上海、江苏等地3家供应商进行了行贿,已有14人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控制,“其中上海这家最多。”

  这些公司也有着各自的回扣政策,且明码标价。

  比如有的公司规定每年拿出150万元用于支付回扣,有的则拿出业务量的10%~15%。虽然回扣的结算方法略有不同,但一般都按销售业绩来。

  为了消除这些车间主任的顾虑,供货商业务员多是通过他们的私人银行账户,并统一上报给公司。

  就这样,每次印染企业采购了原料后,供货单位就会按照业务量的多少,让公司财务人员统一给车间主任账户上汇入回扣,这一支付方式比较隐蔽,也让不少车间主任心存侥幸。

  去年3月,绍兴县警方发现上海一家原料公司的资金进出频繁,有些可疑,警方随后进行了深入调查,并成为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商业贿赂案。

  “应该说,案件的侦破难度并不大,只是工作量很大,因为账户上的每一笔资金流向都要查实。”警方说,其实这是印染行业长期存在的潜规则。

  有点小权又没人监督,车间主任拿回扣成“潜规则”

  在这次涉案的车间主任中,基本上是在制网车间任职。那么,小小的车间主任,为什么能轻易拿到回扣?

  “一般我们说哪个产品好用,直接告诉老板,老板也就相信了,就会按照我们的要求,采购这一产品。”一位涉案的车间主任说。

  正因为这样,原料供应商看中了他们的话语权,也给车间主任提供了一定的职务便利。

  办案检察官分析,出现车间主任集体受贿的主要原因是缺乏监管。“在许多车间主任看来,行业都这个样,大家都在拿,我不拿就是傻瓜,也就是所谓的行业潜规则。”

  而对于原料供货商来说,行贿被当做了市场竞争的手段。“一个产品要做下去,走访客户、联系感情、请客户吃饭等必不可少,这些都需要开支,也是必须的。”一家原料供货商负责人说。

  本报驻绍兴记者 史春波

(原标题:绍兴县一半的印染企业都有车间主任“进去了”)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