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广西村民10年讨债无果:政府有钱盖楼无钱还款

10年讨债,谢汝忠没有向陶圩镇政府要回欠款,多年的努力只是化成了借据下方密密麻麻的7个公章。

10年讨债,谢汝忠没有向陶圩镇政府要回欠款,多年的努力只是化成了借据下方密密麻麻的7个公章。

陶圩镇政府办公楼。

陶圩镇政府办公楼。

陶圩镇财政所新落成不久的办公楼。

陶圩镇财政所新落成不久的办公楼。

  从南宁市区到横县陶圩镇有100多公里路程,开车要1个半小时。为了追讨镇政府14年前欠下的20余万元借款,62岁的横县陶圩镇荔枝村村民谢汝忠不知在这条路上跑了多少回。

  “我知道找政府要钱不容易,可没想到拿着白纸黑字的借据凭证和法院判决书,问题解决起来还是那么难。”谢汝忠说。

  10年讨债换回7个公章

  谢汝忠和陶圩镇政府的这笔债务,还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当年陶圩镇为发展农村经济,成立了农村合作基金会。拿着多年辛苦经营的积蓄,谢汝忠陆续向陶圩镇农村合作基金会入股28万元。

  1999年,国务院出台政策清理整顿各地基金会。其时,陶圩镇政府和镇财政所从基金会贷了许多款,须尽快归还。两个单位的负责人找到谢汝忠,希望借他的28万元代为偿还贷款。

  在一份发黄的借据上写着:“今从陶圩村委荔枝村谢汝忠借到人民币贰拾捌万元,借期三年,即从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至二〇〇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分四次归还……利息从二〇〇〇年元月一日起按银行同期定期利率计付。”借款单位盖着横县陶圩镇人民政府和横县陶圩镇财政所的公章,经手人一栏印着当时的副镇长杨焕荣和镇财政所所长黄至广的名字。落款日期是“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2000年1月,政府按照约定如期还了我4万元,但除了这笔还款,之后我再没有从镇政府手里拿到过一分钱。”谢汝忠说,第二笔借款约定的还款时间是2000年12月31日,当时他去镇政府追讨欠款,之前借款的经手人镇财政所所长黄至广已经调走,副镇长杨焕荣也换到别的岗位。他们说这事现在他们也管不了,必须找镇长、书记这样的一把手才行。

  但找镇长书记又谈何容易,谢汝忠经常是跑老远的路赶到镇政府,镇长不是开会就是下乡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人,得到的答复都是镇政府没钱,得再想想办法。谢汝忠好说歹说求他们在借据上盖上政府公章认数,以避免借据的法律时效过期,可管公章的人如果不在,他就又得再跑一趟。尽管谢汝忠当时因工作原因已在南宁市区居住,但为了追债,他只得一趟趟往镇里跑,每个章对他来说都是一段辛酸过往。

  从1999年到2009年,谢汝忠从黑发人跑成了白发人,多年的努力没有帮助他要回欠款,只是化成了借据下方密密麻麻的7个公章。除去两个是当年立据时镇政府、镇财政所所盖,其余5个章印下均写有“某年某月某日已来追过款,但目前没钱,无法归还”字样。最新的章印是2009年9月4日的。

  “镇政府领导今年换一个,明年换一个,我印象里镇长起码都换了三四个,但没有人负责任,都是能拖就尽量拖。”谢汝忠无奈地说,镇里面老说没钱,可财政所几年前弃用了原来占地一两亩的办公楼,又在别处盖起了新办公楼和宿舍楼,镇政府院里停着好几辆小轿车。“我也曾经想过去堵镇政府的大门,但冷静下来又觉得,如果做得太过激了,也会伤害到自己。”谢汝忠叹道。

  “为什么在反复追讨无果的情况下,你都没有选择法律维权呢?”

  面对记者的问题,谢汝忠叹了口气,他说,以前周围的亲友都认为,和政府打官司很难有什么好的结果。他去镇政府讨债时,也曾有镇领导亲口对他说,你们去法院告吧,告赢了也没有用。

  2009年下半年,谢汝忠的糖尿病和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加重,再没有精力催债了,便让儿子谢振新接手此事。拿着已经无法再盖下更多一个公章的借据,谢振新决定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法院判决遭遇执行难

  2009年,在儿子的催促下,谢汝忠将陶圩镇政府和财政所告上了横县人民法院,法院判决两个部门共同归还24万元本金,并3年期存款利率计给利息。

  因对逾期归还借款的利息计算方法不服,谢汝忠又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经审理判决,陶圩镇政府和财政所要归还24万元本金,逾期利息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30%计算。

  2010年2月判决后,在横县人民法院执行庭有关领导的主持下,谢汝忠委托谢振新跟镇政府和财政所的有关人员进行了多次调解,但镇政府方面只答应归还本金,且要分7年还款,上下半年各归还两万元。

  “经过10多年的通货膨胀,24万元人民币已经严重贬值,如果再等7年才能拿回完本金而得不到适当的补偿,这样的还款条件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多年的讨债经历让谢家父子感到担心,如果这7年中,镇领导又换人了,继任者不认账怎么办?

  事实上,就在谢汝忠向法院起诉这起案件时,陶圩镇镇长已由林照耀换成了陆周。陆周告诉记者,他是2011年从县政府下来陶圩镇当镇长的,到任时这起案件还在法院的受理过程中,判决结果出来后,他并没有“新官不理旧账”,而是一直正视这个问题,有心履行债务。去年年底,镇里已经从办公经费中挤出3万元交到县法院执行局了。

  在调解的过程中,陆周向谢家父子表示,现在镇政府也有困难。从2008年起,我国在多个省份推开“乡财县管”财政管理方式改革后,陶圩镇一直都是零户头,所有工资都是县里发,乡镇的办公经费是申请一点就拨一点。对于历史债务,目前镇里已没有专门的财政拨款来解决这类问题了。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以后,镇政府也一直在向县里反映,但县财政局没有明确经费支持,要偿还欠款,只能从镇政府的办公经费里挤。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后,办公经费可能还要缩减,希望谢家父子能退让一些,不要利息了。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