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佛山三水村庄地下水变黄 村民称洗澡全身痒

没有任何植物在水面生长,村民说是因为污染太严重

没有任何植物在水面生长,村民说是因为污染太严重

工厂称,这条很脏的沟是用来排雨水的

工厂称,这条很脏的沟是用来排雨水的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徐浪

  “以前水可以直接喝,现在洗澡都全身痒,”想到地下水被污染成黄色,佛山市三水区乐平镇范湖太院村60余岁的杨婆婆忍不住叹息,“投诉了十多次了,没有用!”

  地下水被谁污染了?太院村村民都将矛头直指村里的杨盛电镀厂。

  25日,该电镀厂负责人回应称:“别的厂我不敢保证,我们厂绝对没有排污!”相关部门也表示,未发现电镀厂有偷排现象。

  污染严重

  井水不再能泡茶洗澡

  村民所指的偷偷往地下排废水的杨盛电镀厂位于太院村最深处,已存在至少20年了。村旁有一条封闭的小河涌,与电镀厂厂房相连,稍微走近河涌,浓浓的臭味便扑鼻而来。25日中午,记者在河涌旁站了20秒不到,便觉头晕胸闷、不断干呕。河涌上有一条小路,将河涌一分为二,中间有一条管道相通。离厂房较远的河段河水黑如墨,上面长满了浮萍;靠近工厂的河段水面没有任何植物,清能见底,但河底密布着一团团黑色的植物,有村民说:“这是污染太严重了,连浮萍都活不了。”

  在村里住了20多年的何姨说:“我来的时候,杨盛电镀厂就已经这里了,那时候井水还很清,大家都是直接喝的。”10年前,村民发现,井里打上来的水成了黄色的,大家当时还没太在意,“直到有一次,有个小孩用井水洗澡后,浑身发痒,身上还有红点,我们就不敢用了。”

  30多岁的杨小姐对此十分认同:“我也遇到过,用井水洗澡,洗完就全身发痒,从此,我再也不敢用井水了,家里的井都被我封住了。”来自贵州、在村里租住了5年的李先生说:“我刚来时,还用井水泡茶,但茶泡好后,上面就有一层很浓的油迹,现在用自来水泡茶,最多就一点点油迹。”

  “他们(电镀厂)知道村里的地下水不能用了,就帮我们接通了自来水。”对于电镀厂这一“示好”的举动,村民的反应并不热烈。“没有这电镀厂,我们的地下水会变成这样?”接受采访的村民均把矛头指向了电镀厂。

  工厂否认

  “我们厂绝对没排污!”

  陈先生的房子就在电镀厂旁,他说,电镀厂可把他们家害惨了,“晚上排废气,呛得你睡不着觉;往地下排污水,把村里的地下水污染了”。陈先生称,今年年前,他在村里的士多店玩,刚好有几个厂里的工人出来,“我就问,怎么不见你们厂排水出来啊?工人说,哪用那么费事,厂里打了几口深水井,直接往里面排就是了”。

  对于是否在工厂内打深水井排废水,杨盛电镀厂负责人杨绍迪回应道:“别的工厂我不敢保证,我们厂绝对没有排污!”杨绍迪还带记者参观了2012年工厂投资600万元建成的污水处理厂。“通过这个污水处理厂,我们的生产废水实现了循环使用,根本就不用排出去。而且现在要求这么严,偷排岂不是自找麻烦?”

  记者注意到,污水处理厂旁,该厂挖了一条直通外面另一条小河涌的沟渠,里面有一些黑色黏稠状的东西,但没有水排出。杨绍迪说:“这是工厂用来排雨水的,是有点脏。”

  部门回应

  污染可能来自别处

  “一直以来,我们都对镇里的重点排污企业实行一季度2到3次的抽查,杨盛电镀厂就是其中之一,但没有发现过偷排或者挖深水井偷排的现象。”25日下午,三水区环境运输与城市管理局乐平分局工作人员蔡强真称,在对杨盛电镀厂进行抽查时,太院村旁的一家名为“宏新”的电镀厂也会被顺带抽查,在两家电镀厂均未发现过偷排现象。

  “前段时间,有报道说有企业挖深水井偷排生产废水,我还去问了一下打井的人,他们说,排生产废水的井,至少要直径60厘米,企业的人告诉我,如果打这种井成本很高,”蔡强真说,“但近期,我们会加大力度和频率,对重点排污企业排查他们是否有利用深水井的方式进行排污,以及是否存在偷排行为。”他称,接下来该局还将在重点排污企业的雨水、生活污水和生产废水的排水口安装在线监控,实时监控是否有偷排现象。

  尽管部门未曾查获企业有偷排现象,但村里的地下水确实被污染了,这到底是何原因?蔡强真说,村里地下水被污染,目前还不能断定为“企业打深水井往地下排废水”所致,“地下水污染也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以前在对企业的环保要求不严时,可能企业在地表排过一些污水,结果这些污水慢慢渗透到地下水,导致地下水污染;也可能是区域间地下水的交换,别的地方被污染的地下水转移到了这里”。

(原标题:三水村庄地下水变黄 村民洗澡全身痒)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