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湖南男子不满治疗方案28刀捅死女医生(图)

左图为被杀害的医生陈妤娜生前照片,右图为犯罪嫌疑人王运生在接受审讯

左图为被杀害的医生陈妤娜生前照片,右图为犯罪嫌疑人王运生在接受审讯

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南院)十二病区医生办公室,这里曾是案发现场

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南院)十二病区医生办公室,这里曾是案发现场

  患者不满治疗方案行凶  不服一审死刑判决提起上诉

  独家还原衡阳杀医案

  来源:湖南广播电视台-《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实习记者 余修宇  文/图

  核心提示

  一年前,衡阳市三医院南院(原结核病医院)33岁的女医生陈妤娜被患者连捅28刀。患者王运生称,对陈妤娜的治疗方案不满,因而采取杀人方法报复。近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运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现年26岁的王运生是衡南县栗江镇村民。2011年7月27日至8月23日,因患肺结核病,他在衡阳市三医院南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主治医生陈妤娜针对其病情制定了治疗方案,但王对医治方案有意见,对陈妤娜产生不满。

  2012年4月28日下午,王运生携带尖刀来到医院,朝陈妤娜背部捅了两刀。陈倒地之后,王运生又朝她连刺20余刀,致其当场死亡。此时距哈医大杀医案、北京连续两起刺医案仅一个月时间。

  同年5月1日,公安部门将王抓获归案。12月21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死刑。王运生不服判决,现已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此案再次引公众关注。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近两年发生的恶性医患纠纷已有16例。死者丈夫廖崇舟表示,希望爱人的死能够引起社会对医患问题的重视,使医患矛盾得以缓解。近日,《法制周报》记者实地采访多名知情人,还原出此事件的全过程。

  ◎一名戴口罩的男子来到医院办公室,见陈妤娜一人在,便从裤子口袋中掏出折叠式尖刀,朝其背部捅了两刀。

  ◎王运生曾两次到衡阳“踩点”。2012年2至3月,王运生先后两次从广州坐火车来到衡阳,并曾两次在衡阳火车站旁同一五金店购买了柴刀。

  ◎廖崇舟常常失眠,“每天晚上一闭上眼就想起妻子惨死的样子。”他每天上班前都会把妻子的QQ挂上,QQ签名改为:活着。“我知道,她想活着,她也永远活着。”

  不满治疗方案动杀机

  2012年4月28日,周六,衡阳第三医院住院部十二病区内,医生陈妤娜与其他四名护士当班。

  据当日值班护士描述及警方的审讯记录记载,下午2时许,陈妤娜正一个人在办公室写病历,其余四名护士因查房和备药均不在办公室。

  一名戴口罩的男子来到办公室,见陈妤娜一人在,便从裤子口袋中掏出折叠式尖刀,朝其背部捅了两刀,陈妤娜惨叫一声,转脸看了王运生一眼,便赶紧起身朝办公室门口走,才走了两步便跌倒在地上,王运生跟上去朝陈妤娜的颈部、头部、胸部连刺20余刀,致陈妤娜当场死亡。(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

  经过调查取证,警方认定,现场戴口罩男子即为王运生。

  据了解,该院结核科主任陈文明也是王运生的刺杀目标之一,据警方透露,王运生杀害陈妤娜之后,在陈文明所住的小区附近转了一晚上,准备报复他。陈文明表示:“他杀人主要是认为治疗方案有问题。”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后,经衡阳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专家认定,该治疗方案符合医疗常规。

  王运生原本在广州做装修工人,在发现自己病情后,曾在衡南县防疫站取过一些免费治疗肺结核的药物。因服用后经常失眠,他怀疑药物有副作用,便于2011年7月27日到衡阳第三医院看门诊,当时由陈文明接诊,随后安排陈妤娜做他的主治医生。

  王运生在接受审讯时表示,住院后前三天医生并未给自己用药,认为医生延误了病情。陈文明解释:“入院前三天不用药是惯例,要先弄清他自用的药有没有副作用,所以只给他用了消炎药,并做了肝、肾功能及细菌培养等检查。”

  三天后,医生陈妤娜给王用了二线药物。(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据了解,在抗结核的治疗中,人们常把首选药物叫做一线药物,把由于某种原因需要更换到治疗方案中的药物,叫做二线药物。随着病情好转,王运生出院了,不久便回广州装修工地继续工作,咳嗽痰多的毛病再次复发,在广州市增城慢性病防疫站检查被诊断为“耐多药性肺结核”。

  “就是因为陈医生,换了二线药也不跟我说一声,随便停药、减药,现在反而说治不好了,如果真治不好,我就报复陈妤娜!”在警方的审讯记录中,王运生如此说。

  “性格偏执”的患者

  记者拨通警方提供的一位王运生亲属的电话,回应是:“你打错了。”陈妤娜的母亲赵柏秀说:“他们(王的家人)几乎放弃他了,庭审时只有三个人来听审。”

  在法院出示的一审判决书中,王运生的姐姐曾陈述:“听他说医院医生害了他,耽误了他的病情,王运生得病后心情一直不好,喜欢骂人。”

  医生陈文明表示:“王运生的性格接近于偏执,你怎么解释他也不听,但是他总是会反复地问。”据悉,针对住院初期失眠的情况,他曾每天反复询问医生,有时陈文明到门诊看病没在办公室,王运生便会从住院部跑到门诊去问,并责怪:“你怎么老是躲着我?”

  据陈文明讲述,因王运生出院时其细菌培养检查结果还没出来,王运生出院后多次到医院找陈妤娜,陈告诉他细菌培养标本呈阴性,没什么大事。“但他对自己的病情非常紧张,多次找陈医生询问。”

  2012年春节前,王运生拿着一份在广州检查的单子给陈文明,说自己病情加重了,服治结核病的药有耐药性了,埋怨陈妤娜用药不当。陈文明说:“我当时跟他解释说所有药用一段时间,身体里有一部分没有杀死的病菌都会有耐药性,但是他听不进去。”

  办理此案的衡阳市蒸湘分局刑警大队民警毛凌甫表示,在王被捕后,他还埋怨警方为什么不帮他,要抓他。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