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湖南畜牧水产局职工称多起死猪乱弃事件为个案

 3月21日,在湖南浏阳市普迹镇内,数十头用编织袋包裹好或裸露的死猪被丢弃在浏阳河畔,腐臭味弥漫四周。据当地村民介绍,河边丢弃和漂浮的死猪现象常年存在。图为一位村民指向河畔裸露的死猪。杨华峰 摄

   3月21日,在湖南浏阳市普迹镇内,数十头用编织袋包裹好或裸露的死猪被丢弃在浏阳河畔,腐臭味弥漫四周。据当地村民介绍,河边丢弃和漂浮的死猪现象常年存在。图为一位村民指向河畔裸露的死猪。杨华峰 摄

  中新网长沙3月25日电 题:湖南出现多起死猪乱弃事件 凸显监管困局

  记者 李俊杰

  “浏阳河风光秀丽,如果在水中,出现数十头死猪,你是不是觉得很倒胃口?”湖南浏阳市普迹镇普花村50岁的村民黎锦希指着门前水域上漂浮着的几头死猪尸体,气不打一处。

  每天早上,黎锦希14岁的儿子和妻子,都要经过水域上方的这条马路,去镇上上学、上班。

  “每当天气放晴,大家都得捂着鼻子,恶臭难闻。”黎锦希说。

  黎锦希的遭遇并非孤例。公开报道显示,近一个星期内,湘江长沙段三汊矶大桥附近、永州市道县洑水河、株洲市天元区和株洲县等地,分别被曝出数目不等的病死猪乱丢乱弃现象。

  对于湖南境内多起死猪乱弃事件,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工作人员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表示,近期湖南未发生生猪瘟疫,上述事件没有大面积存在,“属于个案”。

  目前,畜牧系统广泛推崇病死动物无公害化处理及深埋方式。而记者走访大量生猪养殖户发现,这些方式同样遭遇了现实困境:病害动物无公害化处理池成本较高、数目较少,选址偏远,容量有限,加上日常的管理维护不及时,宣传不到位等,弊病暴露无遗。

  被湖南省确定为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的浏阳,也开始放慢无公害化处理池建设的步伐,尝试新的处理方式。

  “选择一种容易推广又便于百姓接受的方法,是目前摆在畜牧系统面前的一道难题。”21日,浏阳市畜牧兽医水产局总畜牧师鲁典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病死动物乱丢乱弃现象依然存在

  死猪乱丢乱弃现象,对长年居住在浏阳河畔的黎锦希来说,几乎每年都有。只不过,今年的现象尤为严重,数量显著增加。

  相关部门调查表示,生猪死亡与春季多变的气候有关。

  黎锦希说,伴随着春季气温的升高,装在编织袋内的病死猪腐化严重,一些从公路上丢弃没有滚落至浏阳河水域的动物死尸,就直接搁置在草堆中,秽味难闻。

  由于该条道路是通往浏阳市镇头镇及长沙市区的必经之路,一些村民不得不捂着鼻子,甚至带着口罩,以小跑的距离离开这段约1公里的路面。

  黎锦希也曾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但他家所处的位置位于与浏阳市另一乡镇镇头镇交界处,“政府的回复十分含糊”,黎锦希说。

  对这些死猪的来源,黎锦希观察发现,丢弃时间大部分在晚上。死猪较为集中的地段,也正好为两镇交界处附近,一端少有人家居住,为乱丢乱弃制造了便利。

  21日下午,中新网记者在现场看到,浏阳河普迹镇普花村一带,路边有几十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苍蝇不停地围着打转。在多处水域,记者还发现了一些被水浸泡膨胀的死猪。

  记者粗略统计,仅镇头镇与普迹镇交界处1公里左右,就约有被丢弃的死猪数十头。多位受访的普花村村民纷纷表示,担心饮用水的水质会受到影响和死猪造成细菌传播。

  当日下午,接到上级电话,要求处理沿岸死猪的浏阳市镇头镇畜牧站工作人员赶往了事发地,对死猪进行就地掩埋。

  镇头镇畜牧站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一直在加强对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巡查工作,但此地养殖较少,又系两镇交界处,在工作上尚存欠缺。

  当天,与此地不远的长沙市开福区三叉矶大桥附近,也被发现50多头死猪。株洲市畜牧兽医水产局通报称,自3月14日起,株洲共打捞和无害化处理死猪113头。

  无害化处理池利弊共存

  记者发现,选择水域丢弃病死的动物,是多地存在的共性问题。多位养殖户和基层畜牧站人员分析认为,通常情况下,养殖户们都喜欢在晚上“作案”,一是图省事,丢弃方便;二是水域具有流动性;三是不易留下证据。

  事实上,为了追根溯源,加强动物的流通管理,生猪的耳朵上都有编号组成的“耳标”。

  鲁典于告诉记者,为打击贩卖病死猪肉及病死动物乱丢乱弃行为,该局去年联合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了5人,此举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其中,“耳标”成了公安机关破案的一个有利证据。

  “如今,你去看看那些随意丢弃的病死动物,耳标肯定被处理掉了。”鲁典于无奈地说,这也为取证造成了较大难度。

  采访中,鲁典于多次向记者强调他们所作的工作。他说,在病死动物方面,设立了宣传举报电话,出动宣传车,告知养殖户,病死动物不能乱丢乱弃,必须进无害化处理池,甚至写进了辖区各个村组的“村规民约”。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被湖南省确定为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的浏阳,一度被各级农业部门视为“湖南经验”,并要求全省推广。那么,在浏阳出现的死猪乱弃事件,又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1

  鲁典于表示,浏阳作为一个养殖大市,目前全市共有规模养殖场(户)数百户,各类散养户20多万户,生猪年出栏量为190万头。以畜禽的正常死亡率来计算,“每年要处理的病害畜禽尸体都不少,如果不严格处理,势必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不利于畜禽疫病的防治。”正是出于保护环境等多方考虑,浏阳市畜牧部门决定下大力气推广无害化处理池的工作。

  据介绍,无害化处理池均由红砖水泥砌成,每个池子的容积大约是30至50立方米,全部进行了密闭式处理,仅在上方留有活动的弃尸窗口和排气口。当村民家中有病死猪等畜禽动物时,都可以将其扔到处理池中,当地工作人员将定期向池中添加烧碱、消毒剂等,用以化解动物尸体和作消毒处理。

  鲁典于说,以修建一个30立方米的无害化处理池为例,成本价大约1万元左右,加上另行再开辟道路以及派人监管巡查,费用更高。修建池子的费用,由政府补助一半左右,其余的费用村里和养殖户共同承担。

  他解释这一资金“筹措”方式的好处在于,村民和养殖户会共同维护好无害化处理池。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