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必威体育 >

揭秘青岛病死猪产业链:死猪每斤1元病猪2元

位于莱西的无害化动物尸体处理厂里,死鸡被加工成生物柴油和有机肥。

位于莱西的无害化动物尸体处理厂里,死鸡被加工成生物柴油和有机肥。

开发区李家河边随意丢弃的死猪。

开发区李家河边随意丢弃的死猪。

处理家畜的流水线是崭新的,还没用过。

处理家畜的流水线是崭新的,还没用过。

  上万死猪投入黄浦江,让青岛人开始追问一个从前没那么在意的问题:青岛市全年生猪饲养量约400多万头,每年产生死猪约12万~20万头,这些死猪又如何处理呢?记者近日在莱西、即墨等多地农村采访,发现情况不容乐观:唯一一个现代化的无害化家畜尸体处理流水线还在闲置,埋掉、丢掉、卖掉——是绝大多数散养猪夭折后的归宿。而这导致的,往往是环境污染、与人争地甚至病死猪上了餐桌。

  死猪身后事该如何了?这不是一个如何对待猪的问题,而是一个怎样对待我们自己的环境与健康的问题。所幸,青岛正在迈出求变第一步。

  探访

  20万死猪的去向

  莱西市沽河街道铁家庄村,算是当地一个养猪大村,猪肉涨价的几年间,因猪发财的可不止一家一户。但最近,黄浦江死猪漂流事件,让很多腰包鼓起来的养殖户暗自捏了把汗。媒体都在说家畜尸体的科学处理方法,似乎离他们太遥远。

  小猪埋了,大猪卖了

  谈起这个话题时,村里养殖户老孙也有不愉快的回忆。老孙常常想起2011年。那一年,猪肉价格飙涨的同时,他们村也迎来了史无前例的病死猪高潮。

  “高热病。”他说,那一年,村里几乎所有养殖户都无一幸免,猪死掉一半的很平常。老孙家死得还算少,但也有一百多头,那年,他养了三百多头猪。

  当年死掉的大多是50斤以下的小猪。对于这些死小猪的处理方式,老孙坦言,各家都不一样。有的就当垃圾扔了 ,有的找个地方埋了 。老孙选择的是第二种,在自家地里挖个坑,把猪给埋了。

  但如果是超过一百斤的大猪,老孙坦言,养殖户们一般就不舍得这么埋了 ,一个是因为处理起来费时费事,一个是因为,大的死猪可以有更经济更省力的“出路”。

  “都是在它快死但还没死之前就卖掉。”当地的市场价,这样的猪一斤能卖到一两块钱。如果不幸死了,也有人收,只是收的人越来越少,价格也会降一些,“最多一块钱一斤”老孙很坦白。

  记者又前往即墨的几个村庄走访,发现许多养殖户处理家畜尸体的情形都和老孙他们差不多。

  即墨市七级镇的康家庄村,不远处即是青岛市最大的生猪交易市场,村里养猪户老李向记者坦言,死掉的猪一般都是扔到垃圾堆里,“很多都是让狗给吃了”。

  难得“善终”

  青岛市畜牧局提供的数据显示,青岛市每年生猪的饲养量约为400多万头,按照3%~5%的平均死亡率计算,青岛市每年死猪的数量大约为12万~20万左右。而青岛的养殖户数有60%属于散户,他们的处理方式都跟老孙差不多:自行丢弃、埋掉或者卖掉。

  实际上,根据2005年农业部发布的《病死及死因不明动物处置办法(试行)》,老孙等人的做法显然是不合法的。因为《办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病死或死因不明动物时,应当立即报告当地动物防疫监督机构,并做好临时看管工作”。

  对于家畜尸体的正确处理方式,则要“在动物防疫监督机构的监督下进行深埋、化制、焚烧等无害化处理”。

  按照青岛市畜牧局总畜牧师陆红的说法,这些死猪,目前主要的无害化处理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深埋,另一种是挖窖。

  但这两种方式,都存在问题。

  深埋的死猪有可能会经雨水冲刷出来,还存在着污染地下水的风险。而挖窖,就是挖一个水泥窖,来存储死猪。这样虽然避免了深埋的弊端,但成本也更高。而且,“死猪腐烂之后,剩余物的处置也是个问题。”

  农户们自行埋掉死猪,存在的问题更大。因为按规定,埋猪要埋到地下2米以下,很少有农户能耗费精力挖这么深的坑。浅埋尸体一旦受雨水冲刷或者被狗刨出地面,很有可能传播疾病。

  而卖掉,这种处理法结果更可怕。因为很有可能死猪肉会最终走向餐桌。

  尴尬

  专业焚尸炉无猪下“肚”

  其实,为了对家禽家畜尸体更好地进行无害化处理 ,青岛早在2005年就已经在莱西沽河街道兴建全市首个动物尸体的无害化处理厂。但六七年过去了,到目前为止,只有家禽的尸体处理设备在运转。

  3月15日,记者来到了这座至今仍是全市唯一的处理厂,刚一走近这个厂就能闻到一股腻人的鸡香,就像家里煮鸡的味道,只不过这股味道更加浓烈。

  车间里,这条流水线正在运转。死鸡先是通过运输的小车投到一个巨大的罐中 ,在此之前,封闭的运输车把鸡运送来时都会登记这些鸡的来源、处理方式以及残留物流向。

  在与锅炉相连的罐里,进来的鸡会被高温煮烂。据工作人员介绍,罐里的温度可达到140摄氏度 。这个类似一个巨大高压锅的容器起到了高温杀菌的作用,并把鸡煮得烂透,蒸出的油会被再利用做生物柴油。

  用死鸡身体打成的碎渣则会被烘干,然后装袋,成为有机肥。

  死猪的处理流水线,流程和鸡大体一致。不同的是,这条流水线的容器显然更大,一次能处理30头猪。

  但是,记者却发现,同一个厂里,同样一条能日处理三百多头死猪的流水线,却没运转过一次,甚至连控制流水线的电脑屏幕上的塑料包装,都还没有拆掉。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起原因,相关负责人表示,无害化处理死猪,一个是缺乏宣传,另外,收集、运送死猪也要耗费成本,很多养殖户不愿花费这个精力。

  实际上,为了吸引养殖户把死猪交给正规的动物尸体无害化处理厂,青岛市政府早已出台了补贴政策:养殖户每头死猪将得到80元补贴,不论猪的大小重量。

站长推荐